《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无论于公于私,宋家自然竭力反对新方案;但于、吴家则在两可之间,毕竟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
  宋家苦心费诣利用诸云林的案子把方晟叫到晋西,实际上就是试探于家态度,同时释放合作的信号,希望通过联手反对新方案结成联盟。
  于家到底怎么想,上次于云复在池塘边那一席话早已表明心志,白老爷子也听出来了,所以于白两家毫无悬念将站在反对阵营前列。
  但方晟还不想亮出底牌,否则后面怎么玩?
  故意沉吟良久,缓缓道:“我明白……过两天回趟京都,陪小贝练高尔夫,跟白翎也有顿饭局,顺便转达宋家的意思。不敢打包票,但我尽量不让宋部长失望,如何?”
  听方晟刻意提到白家,宋仁槿不觉大喜!因为联姻关系,宋老爷子已跟樊老爷子达成共识,如果向来相互掣肘的白家也站到反对阵营,等于代表大多数军方势力,其影响非同寻常!
  宋仁槿激动之下主动站起身与方晟握手,道:“多谢方部长成全!请放心,陇山那边我们当竭尽全力!”
  绕到这会儿才真正承诺下来,方晟暗骂他真是现实势利透顶!

  谈完正题,两人又寒暄会儿,话题无非是省里人事变动、京都圈子里的传闻等等,待第二开茶谈完方晟便起身告辞。
  在机场候机时,方晟回电话给樊红雨,说宋仁槿压根没提两人关系,更没提到臻臻,而是“京都里的事儿”。樊红雨心领神会,说了声“明天九点我去省城开会”便结束通话。
  这是两人约定的暗语,意思是“今晚六点见面”。
  回省城后,方晟选了家闹市区的五星酒店住下,吃完晚饭冲了个澡,神清气爽喝了杯茶,樊红雨正好敲门进来。
  换作平时肯定要搂在一块儿先大战三百回合,然而樊红雨急于知道方晟在晋西到底谈了些什么,非要他说个明白。
  听完方晟冗长的叙述,樊红雨不屑挑挑眉毛:
  “他脑子里就那些破事儿!一个厅级干部成天盘算正国级人事安排,累死活该!”
  方晟笑嘻嘻将她压到床上:“他累不累还两说,但今晚我是准备累死算了……”
  樊红雨欲情被一点就燃,气喘吁吁道:“不……不准死,明早还有一次……”
  然而昨晚方晟被徐璃那句“碰不到的地方”撩得梅开二度,非但今晚后劲不足,战斗力都打了八折,尽管让樊红雨“死过去”一回,随即草草收兵,不管她使什么手法都雄风不再。
  “不对啊方晟,每况愈下也应是渐进式的,你这叫断崖式下跌,”她起了疑心,“昨晚跟谁幽会了?”

  “唔,”方晟眼皮直打架,“没……”
  “最近姜姝请假在京都养病……不会是养胎吧?你的种?”
  方晟吓了一跳:“别胡说!人家有老公的,怎甘明晃晃戴绿帽子?”他心知姜姝正在京都配合做试管婴儿手术,估计需要一段时间。
  “我也有老公,那顶帽子照戴不误。”

  “不一样的,姜姝老公性取向正常,在京都花天酒天,不知搞了多少女人。”
  “姜姝不在,白翎陪着叶韵养病,徐璃调到省正府后忙得焦头烂额,还有谁呢?安如玉,还是鱼小婷出现了?”
  “呼——”
  方晟已发出香甜的鼾声,樊红雨无奈叹了口气,熄灯睡觉。
  第二天清早,方晟将功补过又让樊红雨“死”了一次,“死”的程度和持续时间超过昨晚,可归属“优秀”级。本着彻底榨干的原则,樊红雨还想中午继续,但八点后两人手机响个不停,一刻也耽搁不下去了,只得勉强起床匆匆洗漱,早饭都没吃便各自回程。
  赶到榆洛县组织部,中午召集小组碰头会,毛顺峰等人都反映经过密集谈话和调研,发现郁进军说的情况不是空穴来风!
  以安置房为例,毛顺峰组调阅大量资料、走访相关举报者、分析银行账后,发现郁进军所说的那家房产商——百驰房产公司,堪称榆洛百年老店,组建于八十年代初期,原系建设局下属的事业单位。
  毛顺峰发现,几十年间百驰房产承建近一半的市政项目,包揽所有安置房工程,以及近四分之一新建商住小区。而百驰本身规模并不大,二十多号人,银行账面资金四十多万,比平时所说的皮包公司稍稍好了一点点。
  “市政和安置房工程都明令禁止转包、分包,这个问题之前没人质疑过?”方晟沉声问。
  “奥妙在于百驰参与每个项目前都与其它建筑公司注册一家新公司,然后以新公司名义与正府议标,也就是说那家建筑公司借了百驰的名头,实际承担工程主体承建工作,百驰只需议标时露个脸,什么都不用干就坐地分肥,本质还是皮包公司。”毛顺峰道。
  “几十年里换的县领导少说也有十任,百驰一直这么干?”方晟奇道。
  毛顺峰面色凝重:“之前县领导与百驰关系如何有待查证,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傅町陷得比较深,有个未经证实的传闻是他儿子去英国留学,所有费用包括往返机票都是百驰包办,更不要说在英国的房租。”
  “有没有证据?”
  “难就难在这里,”毛顺峰道,“百驰行贿资金不从账面反映,全都以现金方式或个人行为,就算上门调查也抓不住把柄。以机票为例,据说是百驰工作人员以个人账户购买后直接把取票码发给傅町儿子,有人向纪委举报,傅町却表示自己不知情,是儿子私下委托人家代购,后面就没法查了。”
  方晟转向李婉珑问:“环保那边情况怎样?”

  “差不多,很多情况都是风闻,有线索没证据,”李婉珑道,“两家拿到许可证的治污公司账面现金流动量比较大,他们的解释是治污设备通常比较昂贵紧俏,必须以现金方式交纳订金,琪琪特意打电话了解了一下,的确存在这种情况。汇总押金收据金额似乎也对得上,当然大家都知道收据不是正规发票,很容易做假。”
  “市里的联合调查组也到两家治污公司查过?”
  “之前我不清楚,在钱浩书记手里就查过两茬,百驰房产、两家治污公司、享受财政补贴企业都是调查重点,这些企业做账水平也日益高明,达到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境界。”毛顺峰道。
  方晟久久沉思,然后问:“对于目前态势,大家有什么意见?”
  毛顺峰与李婉珑对视一眼,道:“昨天我和李科长碰了下头,觉得继续纠缠无证据的事没太大意义,不如从根本上解决榆洛县的问题。”
  “怎么个根本法?”方晟饶有兴趣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