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56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银行职员很不耐烦,这种人她是见多了,多少自认为长得漂亮的女子拿着一张数额巨大的支票过来,结果都鉴定为假的。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落了空,不知该如何反应,该怪齐桓吗?他若真的如邱芸芸所说,那应该没空再理会我吧。
  我恹恹地回了家,邱芸芸已经不在了,我没有打开灯,只是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才母亲来电询问了我的情况。
  当一切归于安静的时候,昨晚那般汹涌的回忆向我卷卷袭来,我真恨这种肮脏的交易,但现实中的无奈哪里容许你来那么多的恨呢。
  我眼睛欲要眯着的时候,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我沉浸的思绪被打断,传入我耳朵的是齐桓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喑哑和憔悴。
  “阿秋,对不起,我现在脱不开身,支票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等下让秘书去解决,你在在家吗?”齐桓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焦急不已。
  “麻烦了,齐总。”我心情烦闷,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我清楚地明白我和齐桓始终只是适合远距离。
  “阿秋,不要闹好不好,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陪你。”齐桓语气中深深地无奈,恨不得此刻就在何秋的身边。

  我叹了口气,揉着酸疼的腰部,点头应道:“好。”
  接完电话我眯了会,再次睁开眼睛时,仍旧是一片黑暗,肚子在此时却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我才想起来,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吃东西。
  我走近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剩的东西不错,而且也没有自己喜欢吃的。
  叹了口气,我这日子还真是过得稀里糊涂啊……
  打了两个蛋,搅拌均匀,然后拿了几个西红柿,洗干净,我就开始切了起来。

  正当我切到一半的时候,玄关处响起了开门声,还不等我探头出去看,已经一双手臂有力地圈住了我的腰。
  “阿秋。”齐桓在我耳边呢喃着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从他的声音里我听出了疲惫。
  我轻轻掰开他的手,把两个人拉开一段距离,“齐桓,别这样。”
  “阿秋,我不知道我妈竟然会那样做,我不是故意的。”齐桓急着解释,这结果和原因本就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惊讶,只是转身检查着我的食物。
  “没关系的,反正我和你在一起也只是想着觊觎你的钱而已,你完全不用再靠近我的。”我语气疏冷。
  齐桓神色微愣,再次贴了上来,“阿秋,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倒是我自己很多地方对不起。阿秋,我妈旧病复发了,现在还没脱离危险。”
  我身子不由一僵,手中的动作也顿住了,纵然我再恨齐桓的母亲,此时也不应该和一个濒危的病人置气,我面色缓和了点,“齐桓,你去照顾你妈妈吧。”
  齐桓没有走,反而把我抱紧了,仿佛要把我嵌进了他的身体里面般,“阿秋,有你在真好,不要离开我。”

  我明白也能体谅齐桓的这种情绪,但不意味着我要因此和他毫无芥蒂站在一跳战线上。
  我掰开他的手,继续做我的西红柿炒鸡蛋。
  齐桓也就这样盯着我,直到我做好了开始吃了,他还在看我。
  我莫名被他盯得有些不知所味。
  “要不要吃一点?”
  他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饿,还是嫌弃我的手艺。
  “你母亲没关系吗?你在这里。”我其实并不想齐桓因为照顾的心情,而忽略重症的齐老夫人,否则她老人家要是醒过来得知这个消息的话,对我的恨又要多上几分吧。

  只见齐桓摇了摇头,虽然一直表现地云淡风轻的样子,但眼角的疲意却出卖了他,我知道他并不是完全放心医院那边的。
  “齐桓,其实真的不用这样的,钱既然我已经拿到了,我差不多也该回爸爸家去了。”
  “那我送你,医院那边有人照顾。”齐桓眼睛一直没从我身上移开过,好像我们从昨晚的关系之后,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就变得这般暧昧不清。
  齐桓看着看着,嘴角竟勾起笑意,我抬头时正好看见了他这个意味不明的表情,微微蹙眉,“你笑什么?”
  齐桓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走近我的身边,微微俯身,我以为他又要亲上来,下意识躲开了,“你干什么?”
  他的笑意更浓,“阿秋,谢谢你,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是找我帮忙,而不是其他的男人,我喜欢你这样。”
  我怒目斜睨了他一眼,不想和他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否则他会更加自恋。
  “我吃完了,该走了。”我手里面攥紧了那张一千万的银行卡,如同握着一个烫手山芋,把我齐桓之间微妙的关系更加不知其味。
  齐桓跟在我身后,拿起他的外套,在我换鞋之际,把我抵在门背上,冰凉的薄唇附上来,深沉而又热烈。

  我呼吸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推开了他,齐桓现在好像仗着我欠他的东西,越发地开始肆意起来,我偏过脸移开视线。
  齐桓捧着我脸转过来,强迫着我们两个人对视,“阿秋,我们和好吧。”
  和好!这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但此刻好像尤为认真,我深呼吸了几口气,随后认真看着他深邃的眼睛,“不要在现在说这话好吗?”
  我打开门自己先跑了出去,等上齐桓的车时,我们之间仍未再说过一句话,直到到我家的门口,他才转过身拉住我的手,“阿秋,余生漫漫,我愿意等你真正原谅我的时刻。”
  我不想听这些话,没有任何回应便下车跑进了家里,妈妈站在门口看着我。
  “小秋,那是齐桓吧?怎么没请人家进来坐坐呢?”妈妈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就算齐桓之前那般对我,但是这次他于我家而言有恩。
  我摇头,拉着妈妈的手进去了,“妈,他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坐下之后,把卡从包里面拿出来给妈妈,“妈,你把这个交给爸爸,公司的问题一定能解决的。”
  妈妈接过卡,眼泪突然决堤般朦胧,“阿秋,辛苦你了。”
  “妈,不辛苦,只是爸爸的公司这次资金填上来之后,可能日后还是会有下一次的问题,爸爸就是管理方法太落后了,你到时候帮我劝劝他。”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劝他。”妈妈说着,眼眸垂下,藏下一闪而过的异样。

  如果我后来这个时候能够多仔细观察一下,及时发现问题,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惨剧了。
  见我沉默不愿多说话,妈妈吩咐陈姨给我熬了碗养神补气的汤,“小秋,你等下去休息下吧,我就不多打扰你了,我要和爸爸去商量公司的事情怎么解决了。”
  我点头,看着妈妈消瘦的背影,心里不禁自责自己这个女儿做的太不负责了,平常只顾着熙熙去了,却忘了回头看看身后的父母。
  病房内,齐母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到高级病房,暂时捡回了一条命,醒来之后不见齐桓的身影,又是一阵怒意攻心。

  邱芸芸在一边假装担心不已,“阿姨,你别这样,阿桓哥正有急事忙去了。”
  “急事!急事!整天的急事还不是为了何秋那个女人!”齐老夫人真的要被气死了。她捂着胸口,脸色泛红,没多久便有点发青的状态。
  “阿姨,你怎么了?不要吓我,我去叫医生来。”邱芸芸欲要按下呼叫的铃声,被齐母给制止住了。
  “芸芸,阿姨没事,你别急。”齐老夫人自己轻按着胸口不断给自己顺气,好一会儿才缓和点神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