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2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丹青摇头说道:“不能全怪你,事赶到这来了,就算没有这次下次也还会被人算计,只是凑巧碰到你身上罢了,行了沮丧的话就别说了,赶紧使劲把人捞出来吧,去旺角把那个车主先找出来再说,还有给援朝打个电话让他亲自跑一趟云南那边去查个人”
  黄连青在点出连城可能有问题后,魏丹青到是并没有把她跟安邦的案子联系在一起,但既然有问题那总归得查一查,于是就让赵援朝跑一趟云南,连城当初进入酒吧的时候曾经说过,她的家在临沧的一个镇子里。
  一个半小时之后,魏丹青根据警方调出来的车辆信息,找到了这辆雪佛兰的车主但对方给出的答案却是车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卖出去了。
  “卖车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去过户?还有,有没有签过买卖合同?”
  车主说道:“过户?我那辆车都快开烂了,能卖出去就不错了,我本来也提过但买车的人说过了太麻烦,又给我加了两千块钱说不过行不行,那我就同意喽?至于你说说的合同,倒是签过一个”
  “能给我看看么?”魏丹青叹了口气,估计自己可能真是白来了一趟。
  车主拿出买卖合同,魏丹青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一张废纸,上面只是草签的除了一个姓名之外连个身份信息都没有。
  “能想起来买车的是什么人嘛?”魏丹青皱眉问道。

  “记得一点,来的时候是三个人,肯定不是香港人有点像泰国或者缅甸越南那边的,他们的口音很特殊,长相么皮肤有点黑也不太高,他们开口的时候不多买车时很干脆利索,都没有还价的,我把车卖了高兴还来不及呢哪会打听那么多啊”
  “那行,谢谢您了”魏丹青跟车主打听完之后,就说道:“这帮人肯定是有问题了,确实是他们买的车,跟安邦和崔律师说的人都是一个特征,泰国和缅甸那边的人?”
  魏丹青低头卷着烟丝,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前段时间大毒枭察哈在仰光被宣判,但是在这期间却突然冒出一个强大的律师团队为察哈想要洗脱罪名,虽然察哈最终被判了终生监禁,并且一生不能保释和减刑,但却成功的把他从死刑上给拽了回来。
  当时,魏丹青就觉得是有人在为察哈脱罪!
  “何征,我给你件要事去办,你现在马上回到掸邦去见下林文赫还有果敢军,跟他们打听下察哈家人的状况,然后在那边给我查查到底是谁在为那个毒枭洗脱罪名”
  之前魏丹青,一直把栽赃的凶手扣在了沈从文和赵宗德的脑袋上,但经过安邦和车主的两次确认之后,他发现这里面可能另有隐情,也许人并不一定是他们杀的。
  何征当天就从香港返回掸邦,回去查查察哈在世上还有没有亲人,而魏丹青为了确认自己心中所想的这一点,在这天晚上把大成和雷鬼给堵住了。
  晚上十点多,大成和雷鬼正在一家大排档跟几个马仔在吃夜宵,一直吃到临近午夜了,这伙人才散去,两人各自离开。
  “你俩下车问问,他们之前一直在场来着,如果是赵宗德他们下的套,那他们两个肯定都知情·······”
  “好的,魏爷”

  邓锦州和丁建国同时下车,尾随上了大成和雷鬼,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之后已经分开的两人,各自被邓锦州和丁建国在偏僻的街道给堵上了。
  邓锦州从身上拿出一把锯断了五连发,快走两步之后就从雷鬼的身后一把捂住对方的嘴巴,枪管子顶到他的后背,说道:“别他么吭声,往旁边走一走”
  雷鬼呆愣了一下,皱眉问道:“朋友,哪条路上了的?我是和生堂跟浩哥的”
  “草ni么,我还用你提醒我是谁么,我找的就是你,过来”邓锦州抓着对方的头发就给拉到了路边,顶到了墙上后,用枪口戳着他的下巴问道:“我问你,前天晚上刘俊峰的死,你俩在里面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你是大圈的人?”

  “回话”
  雷鬼当即就摇头说道:“刘俊峰的死我们开始并不知道,是后来警方找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才听说他已经被杀了的”
  “真不知道?”邓锦州把枪口顶到了雷鬼的手心上,皱眉问道:“别他么扯淡了,怎么能那么巧,你们刚把人带走安邦就去了,不是你们故意引他过去的?”
  雷鬼瞄了眼枪管子,咬牙说道:“我不知道刘俊峰是不是刻意引他去的,但我和大成真的不知情,我们当时在九龙的一家夜总会里嗑了药,于是糊里糊涂的就听刘俊峰说要去扎兰找你们的麻烦,我们就跟着去了,但还没下车去扎兰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女人出来了,于是刘俊峰说这个女人肯定跟安邦有关系,不如把她给劫走糟蹋算了,但人刚被我们带到刘俊峰的家里,安邦就追过来了,我们根本就没来得及干什么”

  “草,你这话编的好像有点离谱”邓锦州用力的顶了顶枪管子。
  雷鬼急切是说道:“哥们,我实话实说的,我真不知道后来刘俊峰怎么突然就死了”
  “亢”邓锦州突然扣动扳机,五连发里喷出的钢珠直接就把雷鬼的手掌给打穿了。
  “啊·······”雷鬼顿时疼的直冒冷汗,扯着脖子喊道:“大哥,我真不知道啊,真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邓锦州皱眉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要是再这么诓我,我就把枪管子伸到你嘴里了······”

  邓锦州和丁建国分别找大成和雷鬼弹拿枪对话之后,魏丹青就觉得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在这之前他一直都认为是沈从文和赵宗德搞的鬼,牺牲了刘俊峰来把安邦给送进监狱里去,但在这之后他就琢磨出来,这事未必是他们两个干的,也有可能另外有人下手,比如在幕后为察哈使劲的那个人。
  日期:2018-09-2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