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2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一大片火把朝这边涌了过来,人声鼎沸,赫蒙族游击队的主力带着上千名在谷地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赫蒙人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回到了根据地。那些幸存者神情恍惚而麻木,连悲哀的神色都没有了,看着他们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萧剑扬不由自主的联想到移动中的原木,有点毛骨耸然。令他欣慰的是,在人群中他依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个赫蒙族妇女,额头破了都没有包扎,结了一大块血疤,怀里抱着个一岁大的孩子,这孩子同样是鼻青脸肿,但呼吸均匀,在母亲怀里睡得很香————正是他开枪击毙那名灭绝人性的民兵救下来的那个孩子,母子俩都逃过了那场大屠杀,幸存下来了,真好!

  队长是个三十七、八岁左右的中年汉子,艰苦的游击生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还不到四十岁呢,皱纹就过早的爬上了他的额头,头发也花白了,看上去像个五十岁的老人。但他目光凌厉,动作灵活,杀伐果断,年轻的时候受过良好的教育使得他可以得手应手地处理一切杂务,同时他还是一名神枪手,三百米内弹无虚发,是一号非常厉害的人物。他叫波刚,曾是苗族解放军主力部队的营长,身经百战,苗族解放军被老挝和越南军队击溃之后他就带着二三十名老兵逃进深山老林里,一路拳打脚踢,好不容易在这片荒蛮之地建立了这个根据地,收容了数千赫蒙族难民,在老挝政府的通缉名单上,他的排名还是比较前的。他忙着指挥大家给又累又饿的难民提供食物、吊床和住所,忙得不可开交,一时半刻也顾不上萧剑扬他们了,毕竟以根据地的条件,一下子要安排这么多人住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够他伤脑筋的。

  萧剑扬三个也没有上去跟这位丛林之狼打招呼的意思,他们跟赫蒙族游击队牵扯得这么深已经犯了大忌了,再深入交往的话回到国内会被收拾的!他们收拾了行李,悄悄离开营地,朝云南边境方向走去。这时,王媛追了上来,叫:“你们就这样走了啊?”
  萧剑扬说:“我们在这里耽搁得已经太久了!”
  王媛说:“至少你们也要见见我们队长吧?”
  曹小强笑呵呵的说:“下次,下次吧。”
  王媛哼了一声:“下次的意思就是你们不想再跟我们有什么纠葛了啦?”
  伏兵正色说:“我们跟你们真的不能有太多的纠葛,否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把目光投向被一个个火把照亮的营地,摇了摇头,说:“王媛,你们是没有办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这里没有你们生存的空间,你们还是想办法迁走吧。”
  王媛苦笑:“迁走?我们也想迁走的,但是往哪迁?”

  伏兵说:“金三角!你们可以迁到金三角去,在那里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定居,那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只要你们坚强到可以击退贩毒武装的围攻,就一定能在那里生存下来!”
  王媛眼睛一亮,说:“我会转告队长,让他认真考虑你的建议的……”看着伏兵,依依不舍的说:“谢谢你帮我改枪……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伏兵心突突一跳,说:“谁知道呢,看将来吧!”说完转身就走,跟逃似的……再聊下去他就该招架不住了。
  走出好远了,再回头一看,王媛仍然拿着火把站在原地,那团火光被山风拉扯得忽长忽短,随时可能灭掉。
  曹小强碰了碰伏兵:“你就这样一走了之啊?就不怕……”
  伏兵没好气的问:“怕什么?”
  曹小强的笑容贱得可以:“就不怕她给你放蛊啊?我听说苗族的女孩子喜欢上哪个男孩子,都会往他身上放蛊,如果那个男孩子变心了,抛弃了她,蛊毒就会发作,无药可救的哦!”
  伏兵瞪他一眼:“你也信这种扯淡的玩意儿?”

  萧剑扬嘿嘿一笑:“这可不是扯淡,至少在我们湘西苗寨流传着无数关于苗蛊的传说,不少外地人来到苗寨,跟苗家少女发生了一段露水情缘,然后始乱终弃,结果无一例外,暴病身亡,而且医术最高明的医生都说不清是什么缘故!你这样说走就走,就不怕真的中了蛊毒,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啊?”
  伏兵叫:“就算她真的会放蛊,我又没招惹她,还帮了她一点忙,她也没有理由害我!我帮她改枪累了个半死,容易么?她要是恩将仇报,就太不讲理了!”
  曹小强一脸鄙视:“你白痴啊?你见过讲理的女孩子么?”
  伏兵顿时无语,咕哝:“我懒得理你们了!无聊得可以,我跟她认识才一天,根本就没什么,她要放蛊也轮不到我……”

  那两个损友不约而同的冷笑。跟女孩子讲道理?少年,你当兵当傻了!
  又走出了一段路,伏兵再回过头去,却再也看不到那点火光了。那个苗族少女,还有整个根据地的一切痕迹,都被丛林和黑暗所淹没,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他心里忽然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喃喃自语:“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生存下去……”
  萧剑扬叹息:“难啊……几乎整个东南亚都在驱逐赫蒙族,老挝、越南国内驱逐赫蒙人的氛围最狂热,他们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太难了。”
  伏兵说:“希望那个笨丫头能把我的话转告给她的队长,带着族人及时离开这片死地,进入金三角吧,不然的话……”摇了摇头,对这片所谓的根据地的未来完全不抱希望,这里条件太过恶劣,再加上老挝政府军的围剿,再怎么坚强的族群也没有办法在这里生存下去!

  曹小强冲萧剑扬挤眉弄眼:“还说没有中蛊咧,我看他早就被下了蛊,还什么都不知道!”
  萧剑扬赞同:“嗯,是情蛊!”
  又经过长达一天的跋涉,萧剑扬、曹小强、伏兵三个终于回到了云南密营。
  走进基地的时候,三个活宝不由自主的欢呼起来,就像是离开家乡半年的孩子终于回到家了一样!在东南亚那边经历了太多**和血淋淋的屠杀之后,回到沐浴在和平的阳光下的国土,那种踏实的感觉再怎么形容也不过份。
  只有经历过战乱的人,才知道和平的可贵。
  基地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显得十分冷清,军衔最高的居然是内司……说白了就是管账的,一位近五十岁的老军人。内司对这三个小家伙的归来颇为吃惊:“你们三个打哪冒出来的?”
  萧剑扬向内司敬礼,说:“我们啊,不是到东南亚那边去执行任务了嘛,我受伤了,在泰国那边多逗留了一段时间,现在才回来。”

  内司的神色有些古怪:“泰国?你们在泰国逗留了这么久?没有被人做了一些不该做的手术吧?”说着,目光一个劲的往这三个家伙的下三路瞅……
  三个活宝让内司那古怪的目光瞅得浑身不自在,萧剑扬问:“什么不该做的手术呀?”
  内司说:“就是把你们阉了让你们当人妖呀。”
  曹小强怪笑起来,目光投向萧剑扬的下三路:“你没有被人做这样的手术吧?”

  萧剑扬暴怒:“去你妈的,你才让人阉了!你全家都让人阉了!老子现在好得很,迎风也能尿三尺!”
  伏兵怪笑:“跳得这么高,不正好证明你有问题吗?”
  萧剑扬森然说:“伏兵,你知道得罪一名尖兵会是什么后果吗?信不信以后上了战场,我把你带到鳄鱼潭去?”
  伏兵打了个冷战,不敢再作怪了。乖乖,尖兵可是整个小队的眼睛啊,他往哪走整个小队就往哪走,真把萧剑扬给惹毛了,把他带到鳄鱼潭里,他找谁哭去?
  曹小强也不敢开玩笑了,目光投向停机坪,发现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好奇的问:“队长他们呢?还有陆航分队,都上哪去了?”
  内司说:“去执行一次非常重要的任务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伏兵皱起眉头:“什么任务啊,要整个中队一起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