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2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几年前,一股人妖颠倒的妖风席卷了神州大地,那个年代,国内的形势混乱到了极致,举国陷入一种近乎癫狂的政治狂热之中,上千万知识份子成了这股狂热的风暴的牺牲品,惨遭迫害。有不少知识份子怀着对政治的恐惧与绝望逃离家园,穿越国境线进入缅甸、老挝、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投身到革命之中————与其留在国内让别人革他们的命,还不如到国外参加游击队去革别人的命!缅共、泰共、马共就是在那个时候迅速崛起,掀起了一股红色风暴,在东南亚的历史上书写下了风云一页。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东南亚的**事业最终失败了,这些逃到东南亚的中国知识份子要么战死,要么留在了丛林里苦苦挣扎,很少人能够回国,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中国的国籍,在此后的余生中他们都要为当初的冲动付出代价。王媛的父母可能也是那些逃到东南亚参加革命的知识份子中的一员,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身也是苗族,他们站到了老挝政府的对立面,在老挝丛林里进行着一场绝望的战争。如今国内狂热的政治氛围已经消散,那股人妖颠倒的妖风已经停了,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你父母呢?”伏兵转移了话题。
  王媛越发的黯然:“我父母?在五年前我妈妈带着我弟弟逃到泰国避难,现在还在泰国难民营里生活呢,而我父亲留在丛林里带领大家继续战斗,在两年前一次战斗中触雷牺牲,现在我们家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曹小强本来不想当电灯泡的,现在也忍不住了,说:“这真的是太不幸了。”
  “不幸?”王媛苦笑,“其实我应该偷笑的,跟那些整村整村被屠杀的赫蒙族同胞相比,我们家已经够幸运的了。老挝人和越南人在不择手段地驱逐我们,屠杀我们,试图将整个赫蒙族抹掉,已经有十几万人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了,谁也不知道哪天会轮到自己。我们坚持战斗,并不想推翻老挝政府,我们只想活下去,因为一旦放下枪,我们就死定了!”
  曹小强叹气:“种族战争啊,真是太残忍了!”
  王媛狠狠咬了一口饼干:“没有战争,只有屠杀!血淋淋的大屠杀!”
  通过交谈,大家得知,王媛的父母都是军人,拥有不错的战斗力和战术素养,在一系列战斗中崭露头角,在他们的教导下,王媛早早的成了一名优秀的战士。老一代的战士在残酷的战斗中渐渐伤亡殆尽,这个年轻的姑娘不得不早早的挑起重担,成了一支拥有两百多人的游击队的副队长。这支游击队算是赫蒙人抵抗组织中比较强大的一支,装备大量美式先进武器,甚至拥有三门120毫米迫击炮————在昨天的战斗中,正是这三门120毫米迫击炮以猛烈的炮击击溃了老挝军队一个营,救了萧剑扬等人的命。然而,即便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他们也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因为他们要对抗的是一个国家,甚至好几个国家,再能打也没用。这支游击队的命运,也只能是跟抗战时期的东北抗日联军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坚持到底,直到最后全军覆没。

  什么叫悲壮?什么叫悲怆?这就是悲壮,这就是悲怆!
  吃了一顿对于游击队来说相当可口的饭菜之后,继续赶路。似乎这些游击队员天生就是劳碌命,必须在大山丛林中不停的转移,躲避敌军的追杀,寻找更加安全,资源相对充足的营地,一年到头都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萧剑扬看到,几名有战斗中受伤的游击队员在吃饱了饭之后也拒绝了队友的搀扶,跟着大家有说有笑,在丛林中快速穿梭,完全不在乎伤痛。本来他只想摆脱老挝政府军之后立即离开,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对这支游击队越来越好奇了。

  正午十点钟的时候,游击队跟迫击炮连会合了。
  说是连,其实也就一个排,三十来人,只有三门120毫米迫击炮。这三门120毫米迫击炮年纪可能比他们当中资格最老的游击队员都要老得多,上面的绿漆都掉了许多,看上去要多寒酸就有多寒酸。它来自中国,大名鼎鼎的64式重型迫击炮,六十年代研制成功并且列装部队,抗美援越的时候也大量援助给越军,着实让美军吃了不少苦头。这几门迫击炮应该是游击队从政府军手里抢过来的,缺乏重火力的游击队对它们极为珍惜,保养得很好,别看它外表寒酸,却仍然十分可靠,只要把炮弹放进去拉动炮绳,它就会将死亡狠狠地砸到敌军头上。这个迫击炮连在战斗中发射了四十多发炮弹,给老挝政府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打完之后他们便拆解迫击炮,快速撤退了,而王媛则指挥游击队与老挝政府军缠斗,把政府军引开,他们顺利脱身,没有任何伤亡。只是对于一支山地丛林作战部队来说,64式重型迫击炮还是太重了,尽管它总重也不过一百七十公斤左右,一门炮分解开来由十个人带,完全没问题的,但还是太重了,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迫击炮连才追上了主力部队……追上来的时候,一个个都累成狗了。

  游击队员们用欢呼声迎接这些累得直打摆子的炮手。
  萧剑扬也对这些炮手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些营养不良、瘦弱不堪的游击队员是如何扛着如此沉重的装备一路翻山越岭的。他碰了碰曹小强,问:“你做得到吗?”
  曹小强问:“什么?”
  萧剑扬说:“带着必须的武器装备,再扛着几十公斤重的迫击炮部件翻山越岭呀。”

  曹小强哆嗦了一下:“你还是杀了我吧!”
  萧剑扬说:“是呀,我们都很难做得到。”看着那些还在喘大气的炮手们,他若有所思,“可是,他们做到了!他们训练不如我们,营养不如我们,体力更远远比不上我们,他们却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情……看样子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说做不到,是因为你还没有被逼到那个份上。”
  曹小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说:“你怎么突然变深沉了?想改行玩哲学呀?”
  萧剑扬有点好奇:“哲学是什么?”
  曹小强说:“就是闲得蛋疼。”
  迫击炮的安然归来让整支游击队士气大振,脚步也加快了不少。现在他们已经远离了文明世界,哪怕是离这里最近的村庄,也得走上十几个小时了,而他们的脚步仍然没有停下来!
  下午的时候下起了大雨,这是好事,大雨意味着政府军的侦察机无法出动,他们也可以摆脱头顶那双讨厌的眼睛了。下午两点,他们穿越一片沼泽,再往上爬了两百多米,一片简陋的营地终于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游击队的根据地,到了。
  说是根据地其实很勉强,这里撑死也只能算一个难民营。数以千计的赫蒙人用竹子、树皮、树枝在高处搭起低矮的竹楼,还是上层住人,下层养鸡养猪的那种,那气味就只能自己想象了。有不少人连竹楼都住不上,只好把家安到离地面二十多米高处,在参天大树上建起了树屋,还有的找两棵树拉起吊床,再在上面拉起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防水塑料布就算是小窝了。这种吊床数量还不少,应该是那些游击队员的,他们随时准备转移,把吊床卷起来往背包一塞就能出发了,方便得很。丛林中还放养着不少鸡,丛林里的野果、草籽、虫子都是这些鸡的美食,个子长得慢归慢,但胜在不用喂食,需要的时候就想办法逮回来就是了。在几棵拥军树下搭着两个大型帐篷,还拉了伪装网,这是整个营地唯一还有点现代的味道的营房了。这里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从一些孩子都**岁了还光着屁股就能看得出来,他们缺粮食,缺药物,缺布料,缺油缺盐,什么都缺,唯独就是不缺枪,打老远萧剑扬便看到好几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屁孩趴在地上用56式半自动步枪在练习瞄准。妇女在照看孩子和用树皮纤维织布的时候,冲锋枪总是摆在一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全民皆兵也不过如此!

  萧剑扬皱起眉头,对王媛说:“这地方太潮湿了,长期住在这里,你们很快就会染上风湿病的!”
  王媛苦笑:“能有个地方安身就算不错了,谁还在乎什么风湿病?”拉过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用苗语问:“队长回来了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