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爱》
第414节

作者: 贝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枭寒盯住她的眼睛,在她质问的时候,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的狼狈和难堪。
  的确,他骗了她,还不止一次。唐悠悠眼中的泪瞬间就滑了下来,她用手背狠狠的抹掉,声音带着谴责和愤怒:“季枭寒,真没想到你竟然是大骗子,你竟然诅咒我的父母,你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骗了我?是不是连你对我的爱,也是
  谎言?你不过是想要得到我的两个孩子,所以,你就假装爱我,还说要娶我,真可笑啊,我竟然都相信了,你这个骗子。”
  季枭寒目光藏匿着深沉的痛楚,可是,她觉的,此时此刻,似乎做一个冷漠无情的人,对彼此更有好处。“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办?我假装自己爱上了你,其实,就是想趁机跟孩子们建立好父子父女的关系,我给你事业,让你疏于照顾孩子,现在,两个孩子依赖我,也依赖我的爷爷奶奶,至于你…”季枭寒突
  然编不下去了,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他的真心话,他说不出更冷酷的言语。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季枭寒,你太过份了。”唐悠悠只想冲过去,狠狠的扇他两巴掌,因为,她内心愤怒到想要冒火了。“骗你又怎么了?你知道你的父亲对我做过什么吗?你知道夏维文是谁吗?他就是娶了我母亲的那个老混蛋,他就是我恶梦的来源,唐悠悠,当我调查这两块玉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夏维文
  那双龙凤胎中的那个女儿,你是我仇人的女儿,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骗你了吧。”季枭寒突然把事情的真象说了出来,竟然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骇人。

  唐悠悠彻底的呆掉了,像一个傻瓜一样,脸上的表情也都僵住了,她就那样睁大双眼,望着眼前站起来,神情激动的撑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他凌厉又痛恨的表情,让唐悠悠整个人都感觉到冰冷,刺骨。
  “你说什么?我是你仇人的女儿?季枭寒,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其实,就在前不久,我就已经拿你的DNA和夏维文的验证过了,你们的确是父女关系,我恨一个人,就一定不会把关系搞错的。”季枭寒讥讽的笑出声来。
  唐悠悠浑身一颤,只感觉眼前发黑,有些站立不稳。
  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撑住,不能就这样吓晕过去。
  “你真的确定过了?”唐悠悠仿佛不死心的问。
  季枭寒点了点头:“是,我确定过了。”“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你不是不爱我吗?你不是一直都在玩弄我的感情吗?当你知道我拥有那块玉佩的时候,你就该反感我啊,可你为什么要去确认?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夏维文的女儿,你就会继续爱我
  ?”唐悠悠果然冷静下来了,生了两个孩子的唯一好处就是,她做任何的事情,都习惯性的镇定下来,因为,她知道烦躁也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
  季枭寒突然无言以对,因为,唐悠悠说的就是事实。

  “这有何区别吗?反正在知道你的身份之后,我们之间…就不可能了!”季枭寒有些不敢直视唐悠悠的眼睛,那双清澈又闪亮的大眼睛,一度是他的最爱,他觉的很迷人,漂亮极了。
  可此刻,他竟然不敢去直视了,他在心虚,他在悲伤。
  唐悠悠此刻内心也是凌乱到了极点,太多的打击,一下子让她大脑变的空白。
  她和季枭寒隔着一张办公桌,互相对恃着,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深爱过似的,比陌生人还多了一层的冷漠。“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死缠烂打的,如果你真的不爱我,如果你真的恨我,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也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不会缠着你不放,我现在只希望你答应我,把孩子还给我,他们是我的,我一
  个人的!”既然季枭寒已经冷漠的了断了这一切关系,那么,唐悠悠也只能悲伤的接受事实,既然夏维文真的是她的父亲,那她也认了。
  所以,她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能怀龙凤胎了,原来是有原因的,她自己就是龙凤胎中的一个,只是,她的哥哥,离世的太早了。
  “孩子,我不能都给你!”季枭寒终于抬起头来,正视她的目光,声音低沉的说道。
  “什么?”唐悠悠双手环在胸前,只觉的他说这句话太好笑了:“你不把孩子还给我,难道是打算单独把我赶出家门吗?你确定?”

  “悠悠…”
  “不要这样叫我,季枭寒,以后都不要这样叫我的名子。”唐悠悠突然愤怒的大叫起来:“我的名子,只允许我所爱的人称呼的。”
  季枭寒盯着眼前这个突然强势的女人,仿佛回想到了初识她的那一天,她也是这样的倔强要强。
  “好吧,孩子的事情,我们需要好好的商量,孩子,我也有份,不是吗?”季枭寒真的不想跟她因为孩子的事情,又闹起来,他怕自己会突然心软,真的答应她所有的条件。
  唐悠悠忍住泪,自嘲的笑了起来:“你是要把我父亲的旧帐,统统都算到我的头上来吗?你可真会算啊,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对我?”
  “抱歉,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季枭寒不敢看她含着泪水的眼睛,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已经痛到滴血了。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你的人,不应该是我吗?孩子的事情,的确可以不用谈,因为我相信,孩子自己会做出选择了,我们在这里争夺毫无意义!”唐悠悠假装冷淡的说道。
  季枭寒神色一僵,似乎有些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的确,他是管不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的,由其是高智商的儿子,这个小家伙只要想做的事情,有时候比大人还更有执行力,阻止他的行为,是没有用的。
  唐悠悠的内心,像是被挖空了,储存着的那些温暖和爱意,已经没有了,她充满着不甘和绝望的望着眼前这张突然变得冷漠的俊脸,她想哭,可是,却更想笑,命运再一次的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这一次,
  将她推向更深的深渊。
  季枭寒看着女人脸上那破碎的表情,那灿如星辰的眼眸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他的内心也极度难受,每说一句伤害她的话,就像在割他的肉,痛到鲜血淋漓。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奶奶的逼迫,对夏维文的仇恨,对父亲的愧责,每一个,都足于让季枭寒感到无力,也许,目前,把她从身边推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只有一次性的把她推到远远的,让自己再没有任何的机会去伤害她,才是对她最大的保护。
  可是,已经动了情的心呢?
  无论她在天涯海角,季枭寒都清楚自己的心里是放不下的,他还是会想她,关心她。

  唐悠悠就像一座被冻住的雕塑一样,和季枭寒对恃的站着,她以为自己可以像当初那般的冷若冰霜,视他如空气,不就是分手吗?她分的起。
  就当是不要钱的玩了一场感情游戏,她也还玩的起吧。
  可为什么?内心却是这样的疼痛,痛到让她说不出话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