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3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是诸云林案并非自己想得那么简单,而是涉及窃取最高层领导机密的重罪。一般人思维里机密是指正府秘而不宣、涉及重大军事、经济利益的情报,其实二次大战后间谍的含义更加广泛,触及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方方面面角落。站在单刚角度,身为省委常委不可能把内参等机密泄露给小保姆的男朋友,这点组织纪律性和原则肯定有的。但诸云林会在聊天时故意把话题引到骆常委身上,继而诱导单刚透露骆常委生活习惯、个人爱好甚至家庭**、亲戚朋友等信息,不要小看这些零星的、碎片式的信息,结合大数据建立行为模型、心理模型等模型后,可分析出一个人在处理事务、判断问题时的倾向!幸好骆常委主管范围不涉及国防、外交、经济等重要领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宋仁槿其实真的不在意自己与樊红雨是否有私情,是否为臻臻的亲生父亲。他在意的是家族利益!他在犹豫宋家长远方向的选择!
  京都传统家族势力大致分为三派:于家、吴家、宋家。其中于家实力最强,加之方晟从中牵线搭桥又与军方大佬白家隐隐结盟,一时间声势无匹;宋家实力最弱,但聪明地利用联姻机会与军方另一派大佬樊家结盟,隐有抗衡之意;吴家则与原本不在竞争圈里的詹家联手,须无军方支持也颇具实力。至于邱家,随着邱老爷子去世家族四分五裂,早早在圈子销声匿迹。
  几派之间虽互有争斗,彼此牵制,总体还能保持相对平衡的态势,但随着沿海派借助经济腾飞时机迅猛崛起,原来的权力游戏规则发生变化,传统家族势力遭到整体打压,如果还以老思维、老习惯私底下相互拆台,恐怕最终沦得一败涂地的局面。
  不过跟谁合作、怎么合作,是非常需要政治智慧的大问题。邱老爷子去世后邱家没了主心骨,不得不攀附于吴家,结果所有势力被改编姓了吴,这就给家族之间合作敲响警钟——前提必须确保自身利益不受侵犯,否则免谈。
  有邱家前车之鉴,以及之前几次不太愉快的合作,从开始起宋家就不打算跟吴家合作,而将目光投到于老爷子身上。不打不相识,上次绿袖夜总会事件于、白、宋三家险些火拼,事后三位老首长喝了顿和解茶,席间聊得还算融洽。另一层原因是目前宋家在双江只有樊红雨,对方晟、吴郁明都不构成威胁
  “请宋部长鼎力相助,方某一定铭记在心。”方晟道。
  宋仁槿双手捧着茶杯,两眼直视桌边盆景,仿佛喃喃自语:“要冒得罪骆常委的风险,到底值不值?”

  其实诸云林的案子跟骆常委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虽然诸云林目标是骆常委,但没有直接接触,而是透过单刚间接打听。案发后国安部门是否敢向骆常委报告都难说,单刚也仅仅以“交友不慎”等理由内部处分,并未向社会公开。
  不过宋仁槿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毕竟事涉最高层领导机密,骆常委或许不知道,万一被有心人听到风声加以利用,上升到政治高度,宋家也摆脱不了关系。
  方晟笑了笑,道:“世间的事哪有十拿九稳?很多问题必须向前看以大局为重!还记得京都搞的十大城市评比活动?有人明确说只要红河经济开发区申报材料肯定入选,但我没有,而把机会让给了江业新城,最终朱正阳站在领奖台上。宋部长觉得我傻不傻?”
  “江业新城尽管搞得红火,但受过骆常委公开批评,将来会成为你晋升途中的污点,早点洗白为上。”毕竟官宦子弟,一眼看出症结所在。
  “说明什么?得罪骆常委照样可以翻身!”
  宋仁槿没料到他兜了一圈表明这层意思,怔了怔,若有所思道:“噢,你跟陈皎、燕慎等一班新太子党走得近,另有所恃。”
  方晟摇头道:“宋部长会错意了。最高层为何肯帮江业新城翻案?除了当年骆常委的指责纯属无理取闹,江业新城确实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外,最关键问题是,骆常委任期已过大半!”
  听到最后一句,宋仁槿突然以与年龄、身份不相称的敏捷扑过去开门,见外面没人,这才松了口气,反锁好门道:

  “方部长终于说到正题了。”
  方晟暗骂宋仁槿狡猾,原来磨了半天就等自己先开口,遂笑道:“宋部长是宋家长子,须得提前介入国家大事,不象方某无牵无挂,闲云野鹤一枚。”
  宋仁槿沉声道:“方部长不必自谦,眼下京城圈子谁不知道你是于白两大家族新生代子弟里的楚翘?非但两家资源都可为你所用,连陈皎、燕慎等新太子党都青睐有加。”
  “泛泛之交而已。”
  方晟越说得轻描淡写,宋仁槿越不信。
  “方部长刚从京都回来,应该嗅到不寻常的气息,事实上,换届大战已提前开打,而且比往常都来得激烈,”宋仁槿音质很好,声音虽低得出奇却字字清晰,“原因之一是有人该退不退,打乱了原本循序渐进的接班格局;原因之二是过去传统势力惯用的幕后协商机制,使得局势能保持斗而不破、激而不烈的稳定,如今不同,有人想乱,然后借机火中取栗,所以形势非常复杂。”
  这是方晟第三次听到该退不退的关键词,说明最高层核心圈的分歧已非绝密,逐渐扩散到相对广泛的圈子。
  “京都不少人知道,可以说硝烟四起。”方晟当然不会透露替于云复传话给白老爷子的隐密。
  “本届政治局属于传统家族势力的有三人,分别是中宣部长、副总理和人大副委员长,从年龄分析都能留任一届,不过你岳父在中宣部干了两任大概要换个位子,”宋仁槿侃侃而谈,“本来常委谁留谁退不关传统家族的事儿,应该是更高层次的沿海派与保守派之间的博弈,或者说是沿海派内部的火拼,隔岸观火更为妥当。然而最新流出的方案令人担忧,为安抚党内强烈反弹,据说要将常委人数增加到七人,政治局委员也增加五个名额!”

  方晟不由吃惊道:“那样的话好像有点乱啊!”
  “何止乱,简直乱弹琴!”宋仁槿愤愤道,“为了确保自己留下,随意增加最高层名额,就算乡镇丨党丨委也不可能如此吧?此先例一开后患无穷!到了下下届就有可能是九人,然后十一人、十三人,最后干脆取消常委制,来个主席团好了!”
  “吴家什么态度?”
  宋仁槿凝视着对方:“为分化和拉拢,据说很可能弄一个名额给传统家族势力,也就是说家父、你岳父和吴曦当中有人有机会进常委!”
  “二桃杀三士!”

  “我们宋家绝对不参与这场无聊的游戏!”宋仁槿掷地有声道,随即转向方晟,“你觉得呢?”
  一个名额换来所有传统家族势力支持增选方案,同时几个家族之间为上位争得你死我活,可谓一招妙棋。
  问题在于,尽管大家轻而易举看穿阴谋,但常委的诱惑太大了,还是会有人抱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
  相比于云复和吴曦,宋寒枫显然最没希望进常委,因为从主政直辖市的书记转任人大副委员长,本身就是向二线靠拢的标志。而中宣部长和副总理进常委的例子比比皆是,可谓顺理成章。
  日期:2018-06-0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