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1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小强怒吼:“要死一块死,你叫个毛!”扔下机枪扑过来扛起伏兵,在火箭弹的尖啸和爆炸巨响中撒腿飞跑。萧剑扬扔掉打光了子丨弹丨的手枪,端起机枪一边向越军扫射一边撤退,边撤边把手雷和小型反步兵地雷往地上扔,等追兵追过来了就一枪打爆。其实他也没几颗手雷和地雷,能炸死的敌人数量实在有限,不过诡雷最大的威力并不是炸死多少人,而是让人产生一种他所接触的一切都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的恐惧,一旦产生了这种恐惧,士气就会低落,仗也就不好打了。一连被炸翻了好几个之后,老挝人追击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但仍然没有放弃,那种不依不饶的狠劲,那一声声充满暴戾气息的怒吼,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可以一连几日几日的追杀一头驯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狼!不管萧剑扬他们怎么努力,始终无法甩掉这群咬着他们不放的恶狼。更要命的是左右包抄的那两个排已经超越他们,对他们形成包围了。子丨弹丨从四面八方射来,把他们死死按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几条军犬拖延了他们太多时间,他们跑不掉了!

  老挝人大概也看出猎物现在的处境了,他们加强了火力封锁,萧剑扬等人一连换了几个方向突围,都让猛烈的火力给打了回来,被压在一小块洼地里动弹不得。萧剑扬的自动步枪,伏兵的狙击步枪都在对付军犬的时候扔掉了,现在能用的就只剩下一挺机枪,两支手枪,火力大减。萧剑扬用机枪不断打出一个个精准到极点的点射,将逼近到投掷手雷距离的敌人一一撂倒,枪响人亡,瞄都不用瞄。然而即便是这样,他心里还是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光靠一挺机枪,无论如何也压不住的!老挝人就在五六十米外游动,不断试探着,消耗他那越来越少的弹药,当最后一个弹链盒打光,他们的末日就到了!

  一名老挝军官用英语叫:“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逃不掉的,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吧!”
  曹小强举起手枪冲他砰砰砰一连开了两枪,怒吼一声:“八格牙路!”
  伏兵把最后一个弹匣装进去,叹气:“你还是省点力气吧,顶多再过三十秒,我们就要完蛋了!”
  曹小强满不在乎:“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鸟!”

  伏兵说:“我只想提醒你,给自己留颗光荣弹,我们不能当俘虏!”
  是的,他们绝对不能当俘虏。在绝大多数时候,日内瓦公约就是厕所里的纸,只能用来擦屁股,战俘的命运永远是最悲惨的。二战中日本军队干过的那些好事就不用说了,即便是一向以正义自居的美军,屁股也不干净,二战结束之后有近两百万德军战俘在他们的俘虏营里丧生,死不瞑目!朝鲜战争,中朝联军有几万人被俘,最后活着被交换回来的只有一半多一点,将近一半战俘死在了俘虏营里!越战期间超过两千美军士兵被俘,但活到战争结束的,只有不到三十个,而阿富汗战争中,阿富汗游击队干脆就将被俘的苏军士兵四肢斩掉,把他们活活削成人棍再抛弃在荒野!打到现在,死在他们手里的老挝士兵恐怕不止一个排了,老挝军队早就红了眼,试想一下,如果他们被俘,老挝人会怎么对付他们?只怕连死亡都是奢侈的。而万一他们熬不住酷刑,被迫招供了,暴露了身份来历,又会在政治外交上引发何等严重的后果?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当俘虏,甚至连尸体都不能落到敌军手里,这是在训练营里,教官千百次强调过的,并且教过他们在极端情况下该采取哪些措施,而他们也学得很认真。只是,他们大概做梦都没想到,他们在训练营里学到的应对这种极度情况的技术,这么快就要派上用场了!
  萧剑扬冲着后面一个点射,一名老挝士兵双手一扬,仰面倒了下去。老挝士兵又缩了回去,没有继续朝他开火,看样子是想等他把子丨弹丨消耗干净了再抓俘虏。萧剑扬掂了掂弹链盒,苦笑着说:“最多只剩下三十发子丨弹丨了!”
  伏兵摸了摸口袋,说:“我还有一个弹匣,一共十五发子丨弹丨。”
  曹小强说:“我只剩下五发子丨弹丨,两枚手雷。”
  伏兵苦笑:“这点弹药,连一分钟都撑不住。”
  曹小强说:“把你们的手雷给我,我至少能炸死他们五六个。”他的投弹技术是出了名的好,能在飞奔中将手雷扔进四十米外的机枪射孔里,纯粹就是一门人工小钢炮,多给他几枚手雷的话,真的能炸死不少敌人。
  萧剑扬把最后一枚手雷扔给曹小强:“我至少还能扫倒他们七八个。”
  伏兵苦笑:“我没有你们那么厉害,四个吧。”忽然想到了什么,对曹小强说:“把你的光荣弹给我!”
  曹小强一脸不爽:“干嘛?”
  伏兵说:“干嘛?我怕你打起来就不管不顾,连光荣弹都扔出去了!”

  这倒不是没可能的事情,这家伙头脑容易发热,一旦打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曹小强咕哝一声,摘下光荣弹交给伏兵。伏兵又要过萧剑扬的光荣弹,把自己的也拿下来绑成一捆,用一根绳子穿上所有拉环,绳子的另一头放在一低头就能咬到的地方,就算他的手臂被打断了,也能用嘴咬住绳子一扯,引爆光荣弹,从拉火到爆炸,最多三秒钟,根本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他说:“打起来的时候尽量靠近一点,这是最后一战了,打光了最后一发子丨弹丨,我们就回家。”

  那头又喊了起来:“最后一次警告了,马上投降,否则你们将会被消灭!”
  一大群人怒吼起来,用的不是英语,是老挝语,萧剑扬等人听不懂,但是从那骇人的戾气还是可以猜出,他们在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声音中透着刻骨的恨意,让人一阵莫名的心悸。萧剑扬迅速扫视四周,好家伙,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看样子连地方民兵、老百姓都来了!至于吗,不就是杀了你们一点人嘛,犯得着出动几百号人马对我们这几个落荒而逃的家伙围追堵截么!那一双双通红的眼睛,以及不少山民手中的砍刀无不在提醒他们,如果落到老挝人手里,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下场!

  那个一个喇叭还在那里叽叽歪歪:“我很佩服你们坚韧的意志和高超的作战技术,还有这种同生共死不离不弃的战友情谊,作为一个军人,请允许我代表我的部下,对你们表示由衷的敬佩!但是你们应该看到,你们已经被彻底包围了,你们无路可逃了!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就会被生生打成碎片!赫蒙人能给你们多少钱,值得你们搭上自己的性命么!?”
  曹小强用英语叫:“死猴子,你给老子听好了,老子不是什么拿钱办事的雇佣军,纯粹就是看你们这群畜生不顺眼,想揍你们一顿,怎么着?甭废话了,想打的话就放马过来,大家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不想打的话就滚蛋,少在那里叽叽歪歪!”
  这个二货,哪怕是死到临头了都还是威风凛凛啊······
  那头起了一阵骚动。这一路追杀过来,老挝人伤亡惨重,前前后后有四十多人倒在了这三个家伙枪下,他们一直以为这几个家伙是精锐的雇佣兵,却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是,纯粹就是看他们不爽才揍他们的!一想到三个闲得蛋疼的家伙跟他们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仗,给他们造成了如此惨重的损失,那位老挝营长就气不打一处来,夺过喇叭厉喝:“再问你们一遍,你们到底投不投降?”
  萧剑扬说:“我们的字典里没有投降这个词!”怒吼声中,枪口喷出了愤怒的火焰,弹壳飞溅,最后三十来发子丨弹丨三发一组化作条条火链朝小心翼翼逼近的老挝人猛抽过去,树丛中马上溅出一朵朵血花,老挝士兵接二连三倒下了好几个。伏兵也扣动了板机,一名往这边张望的老挝民兵脑袋爆裂开来。老挝勃然大怒:“开火!开火!把他们通通消灭掉!”

  哒哒哒哒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