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1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句话的时间,追兵已经逼近到不到百米了。打到现在,追兵早打出火来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几名中国士兵这么难缠,特别是伏兵,枪法那叫一个准,枪枪打头,中弹的士兵天灵盖被掀飞,脑浆迸溅,脸被绞得稀烂,死状极其凄惨,几公里的追击下来,他们至少有七名士兵被打爆了脑袋,还有十几个被机枪打成了筛子,受伤的就更多了,损失如此惨重,他们岂能不怒?他们已经断定这几个家伙就是赫蒙人花大价钱从外国请来的雇佣兵,是赫蒙人的走狗,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跑了!营长狞声说:“放军犬!让军犬过去解除他们的武装!”

  在搜捕行动中,军犬可是得力助手,不仅能沿着气味一路追踪让目标插翅难飞,在战况胶着的时候还能扑上去将其拖倒。当然,养军犬的费用可不低,每一条军犬都是珍贵的,但是跟士兵们的性命比起来,军犬就不算很重要了,毕竟军犬没了可以再养,人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进攻赫蒙人聚居的谷地的时候,老挝人就带了好几条军犬,只是匆忙追过来,并没有把军犬带上,现在碰上了同样精通山地丛林作战的硬茬,营长毫不犹豫的通过无线电把这支军犬部队调了过来……猎狗的战斗力显然不足以对付三名如此狡猾的雇佣兵,只能用军犬了!

  拉住军犬的越军士兵松开手,两条军犬三条猎狗狂吠着扑了上去。伏兵大吃一惊,叫:“47,快跑!要是这些军犬身上绑着丨炸丨弹我们可就完蛋了!”
  军犬奔跑的速度极快,这里地形又复杂,哪怕是神枪手,想要在短时间内击毙五条呲着一嘴尖牙利齿扑过来的恶犬也是很困难的事情,要是再在军犬身上绑点丨炸丨药,被军犬扑到身边就只有粉身碎骨的份了,没办法,只能跑。萧剑扬两次点射,一条猎狗的前肢被打断,扑倒在地上翻滚扑腾,发出痛苦的狂吠声,但是他再朝军犬开火的时候却打空了,训练有素的军犬可不像猎狗那么好对付。他又扫出一个扇面,还是没有取得战果,反倒是把弹匣打空了。曹小强用机枪猛烈打射,都让军犬巧妙的利用树木、洼地给避开了,***,真难对付!伏兵揪住他的衣服拖着跑,边跑边叫:“把它们引到那几棵橡胶树底下!那里开阔些!”

  萧剑扬反手扔出一枚手雷,也不知道有没有炸死军犬,估计没有,因为后面的吠声一点都没有少。他叫:“地形开阔不是更有利于军犬攻击我们吗?”
  伏兵说:“但是也更有利于我们反击!在这里到处都是灌木和树藤,阻手碍脚的,根本就没法打!”抡出一枚烟幕弹,又补充:“还有,最好用手枪和匕首,自动步枪对这些畜生根本不起作用,反倒会害死你!”
  萧剑扬对此还是认同的,军犬都扑到眼前了,自动步枪还管什么用?就好比两个人打架,一个拿着一支三四米长的长矛,一个拿着一把淬毒的匕首,不出意外的话,死的肯定是那个使长矛的!曹小强收起机枪撒腿飞狗争取到前面去建立一道防线,他和伏兵一左一右分开,朝那丛高大的橡胶树冲去。两条腿的是跑不过四条腿的,即便他们受过最为严格的反军犬训练,也很难甩掉这些军犬,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们通通干掉!对付军犬的任务交给萧剑扬和伏兵,曹小强的任务就是在他们对付军犬的时候用机枪火力继续压制敌军,免得他们趁机冲上来!

  五条恶犬就像听到命令的士兵,兵分两路追了过去,只是几秒钟的工夫,就把距离拉近到二十米了。伏兵和萧剑扬现在看清楚了,军犬的身上并没有丨炸丨药,大概是因为遥控丨炸丨药太难搞了,老挝人没能用上吧,他们运气不错!他和伏兵尽量猫着身体,脖子前倾,以免被飞扑上来的军犬一口咬住,那可就死得冤了。在飞奔中,他毫不犹豫的扔掉了珍逾生命的56改,一手拔出已经卸掉了消音器的手枪一手拔出卡巴1217,伏兵也扔掉了M21,手枪和匕首都握在手中,身体像一支离弦的利箭,顶着嗖嗖乱窜的子丨弹丨向前飞跑。不必回头他们也知道,军犬离他们已经很近了,那令人恐惧的狂吠声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犬类动物那兴奋的喘息,他们分明能感受到军犬鼻孔里喷出来的热气!距离太近,只能用手枪解决,至于扔掉自动步枪之后怎么对付在后面穷追不舍的老挝军队……那是以后的事情,只有在恶犬的血盆大口之下活下来,才有资格去对付后面的老挝士兵!

  “嗷呜————”
  一声狂吠,一道黑影高高窜起,大嘴张开,两排锯齿般尖利的牙齿照着萧剑扬肩膀狠狠的咬了过去,速度之快,攻击之凶狠,令人浑身一阵恶寒。要是这一口能咬住,它会顺利在空中翻身往前拖,就算不能像摔跤手那样给萧剑扬来个漂亮的过肩摔,至少也能从他身上扯下巴掌大一块皮肉!
  萧剑扬反应快得出奇,身体一挫,凌空飞扑的军犬顿时一口咬空了,落到了他的面面来。手枪马上指住了这条疯狗的腰身,可是没等他扣动板机,脚踝一痛,一股大力将他往后拖,顿时就失去了重心,一跤仆倒————跑得较慢的那条军犬一口咬住了他的脚踝,正死命的将他往后拖,哪怕是隔了厚厚的皮靴,从脚踝传来的剧痛仍然让萧剑扬浑身一颤,几乎飙出海带泪来……那滋味跟上夹棍差不多!。他咬住牙关奋力一蹬,那条黄狗被他蹬飞,锋锐的狗牙在他脚踝上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萧剑扬也没让它好过,没等它落地,手枪就开火了,砰砰砰砰砰砰!一口气连开六枪,头两发子丨弹丨打空了,后面四发一古脑的打在军犬上,穿出四个窟窿来,黄狗倒在地上拼命打滚,滚到哪里血就流到哪里。

  伏兵发出一声愤怒的咒骂,他在第一时间就被军犬扑倒,手枪都摔飞了,事先制订的战术完全不管用,还挨了一口狠的,难怪他会如此愤怒。他奋力一肘撞向军犬的鼻子,犬类的鼻子是非常敏感的,挨了这一下,那条军犬痛得狂叫出声,蹦了开去,但是第二条军犬马上扑了上来,一口咬住伏兵的左臂!痛得伏兵大叫一声,一拳击在军犬的腹部,打得这畜生整个荡了出去,可还是不松口,相反还扬起爪子往伏兵脸上扑,伏兵头向后一仰,险险的避过了眼睛,总算没有让它把眼珠子给抓出来,但是脸部多了三道血痕————这狗爪子还真是锋利!愤怒的他不顾扑到了自己身上的军犬,拼尽全力猛一翻身往前一扑,将那条疯狗给压在了下面,匕首照着狗脖子狠狠的捅了下去,再一划,一股污血喷了出来,溅得他一手都是。还不够,再来一刀,这下那条军犬彻底丧失了战斗力,挣脱伏兵的压制之后窜起来跑出几步,就倒了下去,脚一蹬一蹬的,再也爬不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