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1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彪哥,在香港我的关系不多,认识的人也很少,但要说最感谢和最感恩的人中,你彪哥肯定是排在首位的·······”
  疯彪笑了笑,揉着脑袋说道:“你这小子不是个嘴甜的人,让你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实在是太难得了”
  电话里安邦顿了顿后,轻声说道:“彪哥,你要是觉得太难做了,就出去一段时间吧,面对我还是面对和生堂,你肯定都不太好抉择,我当你是朋友,我不想有一天让自己手里的刀子指向你,行么?”

  “呵呵········”
  疯彪笑了笑,没有接下安邦的话茬,但就在隔天疯彪让人给赵宗德传了个信,说他要去处理下大马那边的生意,然后人就离开了香港。
  面对安邦,面对社团,疯彪在最后无奈的选择了退避,远离香港一段时间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因为当和生堂和永利酒店把股份对接完成之后,就意味着双方肯定要正式的撕破脸了,夹在中间的疯彪这时候就难以面临抉择了,走对他来说是唯一正确的抉择。
  张耀良儿子被废了一只手的事,在隔天就传到了沈从文的耳朵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忍不住的冲着关二爷拜了三拜,这时候双方正在商谈的阶段,大圈对张成龙干的这件事,无疑相当于是给沈从文来了个雪中送炭,这一把火烧的明摆着,让大圈和和生堂彻底处在了对立面上。

  三天后,永利酒店的团队正式跟和生堂接洽,双方就股份收购事宜展开了磋商和谈判。
  最后,永利酒店出售百分之十三的股份,和生堂付出的是一部分资金还有一部分香港的产业,双方进行了交叉交易。
  这是在谈判桌上进行的商谈,但在私底下沈从文和赵宗德则是研究了下对付大圈的事宜。
  和生堂为永利酒店方面,提供在香港的人脉,关系还有各种资源,主要围攻大圈的还是永利酒店的人,和生堂并不会直接派出社团旗下的人为他们冲锋陷阵,因为赵宗德有一件事看的非常清楚,和生堂不全盘派人插手,那大圈到最后始终不能把枪口冲向他们,最多就是在暗地里撕逼一下,绝对不会摆到台面上来,赵宗德就是想当这个渔翁,从中来获取最大的利益。
  但有些事,不可能按照人的个人思想去走,这里面存在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特别是这种两个集团对垒的状况下,当人脑袋被打成狗脑袋的时候,谁也无法预测最后事情的走向。
  枪崩鸿升楼的第二天,安邦请掸邦的人吃了顿饭,掸邦的人明天就得给送回去了。
  “啪,啪”吃饭的时候,安邦往桌子上放了几叠钱,然后推到何征的面前说道:“这钱你们拿着,来香港办事一次,我挺满意的,那就得给你们点车马费了,不然回去后你们朝爷该说我抠门了,传出去名声可怎么好”

  “呵呵,那谢谢邦哥了”何征也没客气,把钱收了之后当场就给分了,并且安邦还注意到他分钱的时候,明显自己少拿了一点,多分给了另外几人一份。
  “你干的活也不少,怎么却多分出了一点?”安邦诧异的问道。
  何征笑了:“邦哥,你可能和掸邦那边的人接触的少,有点不太懂那边的民风”
  “啊,确实接触的不多,毕竟我是大BOSS么,尽量不能和下面的人打成一片,不然威信怎么体现啊?”安邦矜持的说道。
  何征说道:“掸邦那边的环境虽然都比较落后,民风也挺彪悍的,但他们都是很纯粹的人,用国内的话来讲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子,你对他好他能看在心里,你对他不好他们也会挂在脸上,喜怒哀乐的在明面上了,我一个外来的人在掸邦为什么能和他们打成一片?不光是因为大家都在一个槽子里吃饭,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付出的多,你得到的同样也挺多”
  “大公无私吧,你这点挺好,不贪”安邦点头说道。

  “我不是不贪,是知道有些东西比钱重要多了,就比如我们的生活环境,肯定是要面临很多战况的,那这个时候你能得到一个团队的认可,无疑会让自己的安全度增加不少”何征非常直白的说道:“今天我多分他们一份钱,他们记在了心里,那如果下次出去办事碰到危险,他们可能就不会撒腿就跑,而是得跟着我一起面对,您说我这点钱还回来的是什么?有可能是自己的一条命啊”
  安邦愣了下,何征的话说的很现实,但你不能否认的是,他说到了点子上,有多少人因为钱的事跟身边有交情的人闹掰了,最后换回来的却是朋友间的各奔东西,如果你懂得把钱放下,达到何征的这个心理状态,确实如他所说,我舍弃这点钱,以后换回来的却能是自己的一条命。
  只可惜,这世上有些人看不懂这个道理,始终把钱当成爷爷去供着!
  何征随即两手一摊,笑道:“再说了邦哥,我就是过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日子,又不能回到国内,一直得在外面飘着,你说我攒下家底给谁用啊?自己饿不死就行了呗,要那么多干啥?这帮掸邦的朋友,都是要养家糊口的,多拿点钱,老婆孩子就能多吃一口饭,我杀的人多了,那总得想办法把手上的血给洗洗吧?我不是什么大善人,但却不反对做点善事,就当是给自己积德了吧”
  安邦听他说着,掏出烟来递过去后,不解的问道:“家里没人了?彻底回不去了?”
  “曾经有个妈,还有个妹妹······”何征低着脑袋裹着烟,抽了几大口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十七那年去城里打工,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干了两年,攒下点钱后回到村里,却发现我家的两间房子没了,妈和妹妹都不在,我在村里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我走后的第二年村长的儿子看上了我妹妹,硬抢着把人给掠走了,糟蹋了几天后人才跑出来,妹妹就偷着喝药死了,我妈气不过就去找村长理论,没理论出个结果她就跑到镇子上去告,没告明白,就想去县里,谁知道在去县城的路上被人给劫住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在一天晚上偷着去了村长家里,把村长和他老婆还有儿子一家三口都给杀了,干完之后就跑到了大西北,一呆两年后来通缉令过去了,我就又跑到了云南那边,之后干脆一想在哪里都是呆着,就直接跑到边境那边去了”

  才二十岁刚出头的何征,用三年的时间看清了社会的现实,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做冲冠一怒。
  这种人,要么是被生活所压,彻底的沉沦下去,要么就是不服输挣扎着能一路前行,这就是不在沉默中爆发,那就是在沉默中死亡了。
  社会我征哥,人狠话不多!
  安邦抽着烟,眼神斜了着,落在何征的身上,泛着异样的光彩。
  何征被他看的有点发毛,嘴唇略微哆嗦的问道:“哥,你这是要干啥啊?”
  何征被安邦看的宛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因为他邦哥的眼神里泛出的明显是爱慕的神情,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了,但要说是相中了,那应该还是比较恰当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