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1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鸿升楼门前人来人往,全堵齐刷刷的望了过来,门口的侍应生看见地上躺着的张成龙后顿时就懵了,连忙就跑过来把人给搀扶起来。
  何征领着人上了商务车,车轮摩擦着地面,生生把张成龙的那只断手给碾的血呼啦的。
  还在和生堂公司等信的张耀良随即接到了鸿升楼的电话,说张成龙已经回来了,但回来的同时就被送到了医院。
  张耀良赶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随后医生又推开门问道:“病人的断手呢,怎么没带过来?没有手结不上,人就残废了,时间还够用,你们赶紧把手给找回来”
  张耀良咬牙问店里的人:“手呢,在哪呢?”
  “良哥,没,没注意啊,当时就想着把成龙给送到医院来了,没注意手在哪啊?不过,人是在鸿升楼门前被人砍的,手应该还在门口吧?”
  “草ni么的,我要你们这帮废物干什么,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就是在门口的话也早他妈的给压成肉泥了”张耀良说完,但却仍旧抱着一点希望,连忙从医院里跑了出去,想把张成龙的那只断手给捡回去。
  十几分钟之后,张耀良回到鸿升楼门前,在地上摸索了半天,才在不远处看见一摊血渍上有一堆肉泥一样的东西。
  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懵了。
  “嗡”这时,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疾驰而来,然后“嘎吱”一声停在张耀良不远处,车门打开后,何征和另外一人跳了出来,各自拎着一把五连发。

  两人同时撸动枪栓,抬头就朝着鸿升楼的招牌放了两枪。
  “亢,亢”两枪过后,鸿升楼三个字上嵌满了钢珠,然后就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
  “张耀良,你抬起头来”安邦坐在车里面无表情的指着他说道:“告诉赵宗德,他要是真想接沈从文的股份,那下一次我就还是这个状态,带着人去找他······我看看和生堂的招牌能有多硬”
  安邦一句话说完,何征和另外一人上了车,商务车再次离去,不久之后就消失在街尾。
  张耀良无言的看着鸿升楼摔在地上的牌匾,瞬间,冒出一身的戾气。
  一脸戾气的张耀良看着地上的那团肉泥,这意味着自己的儿子得一辈子都是个残废了。
  神雕大侠杨过一身武功盖世,但断了一只手后尚且还得戴个面具来逃避一下,他也是觉得自尊上有点受了伤害。
  张成龙也断了一只手,但可惜的是他不但没有雕也没有一身的武功,这就是个在父母羽翼庇护下没长大的孩子,以残废之身如何来面对接下来的漫长人生?
  张耀良直接脱掉衣服,蹲在地上把已经被压成了肉泥的断手包裹起来,然后跟鸿升楼的人说道:“把咱家的招牌,给我装到车里去······”
  二十分钟之后,张耀良又重新回到了公司,来到楼上会议室后,将鸿升楼的牌子还有那团肉泥全都放在了桌子上,摊开。
  正在等待消息的赵宗德和黄伟文,低头看了一眼后,瞬间无言了。
  张耀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儿子一只手废了,鸿升楼当街被人轰了两枪,牌子掉下来被砸成了两半,我张耀良混了一辈子社团,一直风光无限,我就想问问大佬,凭什么到最后我丢了这么大的脸?”

  张耀良这话说的非常平和,因为事都已经出了,他就是扯着嗓子喊哑了也没用,但态度平缓不代表他没有反应,反倒是语气越平和就代表着他越是把怒气给压在了心里隐而不发,这怒气一多半是因为大圈,剩下的一部分自然是因为赵宗德的不松口,他但凡能放一放永利酒店的事,可能大圈今天都不会把火气撒在张成龙的身上了。
  黄伟文看了默不作声的两人一眼,冲着赵宗德点头示意了下后,背着手走出了会议室。
  赵宗德起身来到张耀良的身后,轻声说道:“耀良,你跟了我快二十年了,我对你什么样你向来清楚,无论是作为大佬还是作为朋友,我肯定都没有亏待过你,对吧?今天的事出的有点措手不及,你肯定多少都会怪我,但你有没有想过,在这间屋子里我是和生堂的大佬,而不是你的朋友和大哥,我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从社团利益的角度来出发,这么做对你可能不公,但对社团却是正确的,耀良啊,你也是坐在位子上的人下面有马仔有兄弟,你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你如果是我的话应该怎么决断?我要是偏袒了你,那丁浩,陈锋和其他人心里会不会有想法?老大的位置很难做,难就难在如何把一碗水给端平了,因为稍微倾斜一点肯定就会有人不满,耀良你本身所处的位置就容易让人有些诟病,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你掌管鸿升楼生意运作这件事上,今天我真要是因为成龙的事而把永利酒店的股份给放下,明天社团就会有很多的风言风语传出来,你说对么?”

  张耀良嘴角抽搐了几下,默不吭声的拿出烟来点上。
  “啪,啪”赵宗德拍了下他的肩膀,接着说道:“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你个交代的,从朋友的角度来说成龙是我的侄子,从社团的角度讲这是和生堂的脸面,耀良安心处理好孩子的问题社团的生意也不要落下,先把永利酒店的事解决完,大圈也不是在香港三五天的就走了,稍微缓一缓之后摆齐车马,我为你讨回公道”
  “吧嗒,吧嗒”张耀良裹了几口烟后,干脆的点头说道:“行,听大佬的”
  几分钟之后,张耀良离开,黄伟文又回来了。
  “耀良肯定会怪你的,德哥,说通了么?”
  赵宗德叹了口气,说道:“说没说通的都在他心里呢,外人谁能看到?不过耀良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就算有点怨言时间长了也会掀过去的,这事他还能记一辈子么?张成龙的一只手还比不过他跟我一起打下的江山?不用急,慢慢来吧,以后再好好安抚他”
  黄伟文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大圈那边?”
  赵宗的阴着脸说道:“先把永利酒店的事处理完再研究他,这个大圈就是真上天了,难道还拽不下来么?”

  楼下,张耀良上了自己的车后,疯彪就走过来敲了敲车窗,然后坐到副驾驶,问道:“你也别怪大佬,实话实说他没的选,真要是因为成龙的原因和永利酒店的事黄了,别人有怨言,你以后也不好做,没了一只手但总归孩子的命还在,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就当是给成龙上一课吧,他平时也太张狂了一点,就算这次不出事以后也早晚会出事的”
  “咣,咣”张耀良拍着方向盘,嘶哑着嗓子说道:“其实,我他么的谁也不怪,就怪自己当明白了社团大哥,怎么就当不好一个父亲?我掌管公司几千万过亿的生意,处理的游刃有余,怎么就面对家里的老婆和儿子,就永远都摆弄不明白呢?”
  人生,有成功的一面,自然也有失败的那一面。
  张耀良成功在了事业,但却败在了家庭上,一个狐假虎威的老婆加上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成为了他人生挫折的起点。
  疯彪跟张耀良聊了几句之后,下车回到自己车内,想了半天之后,才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阿邦,是我”
  安邦接到疯彪的电话之后,半天没出声,最后只有一声叹息从话筒中传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