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3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的两家有何背景?”
  “表面上没有任何官方背景,实际上榆洛县环保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一家的后台老板是鲁小路,另一家是周祥,这叫你一张,我一张,不欺公平。”
  方晟知道退二线的老干部通常牢骚满腹,充满对现实的不满和现任领导的仇视,往往道听途说,夸大其辞,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
  “治污是这个情况,那么村庄搬迁和扶持企业也有猫腻了?”方晟问。
  “受污染村庄搬迁,搬到哪儿住?傅町在郊区盖了二十多幢安置房,没有招标,由正府指定号称榆洛实力最雄厚的房产商;扶持企业更是空手套白狼,随便从外地拉几家企业盖厂房、修围墙,设备都没到位就开始享受财政补贴……”
  “这些情况您向市委反映过吗?”
  “多次反映,市纪委、市组织部、市正府,我甚至通过朋友直接把信送到市委书记办公室,没用!”

  方晟温和地问:“为什么没用?实际情况有出入?”
  “我说过他们手段高明,做事巧妙,起码从表面上合乎程序经得起调查。”
  “比如您提到安置房没有招标,也合乎程序?”
  “正府采取的议标方式,把那家房产商叫过来,然后纪委、财政局、审计局什么的坐一块儿,叫房产商报价,再象征性砍掉一点,所谓议标就完成了,”郁进军愤愤道,“上级下来调查还不能说他们做得不对,因为安置房管理条例里有一句‘原则上采取招标方式’,就是说也可以议标。他们巧妙钻了政策的空子,打的是擦边球!”
  方晟长长沉思,道:“您反映的问题很重要,明天我会通过有关渠道进行核实。不过我奇怪的是,您完全可以通过官方、公开方式反映,为什么选择半夜敲门?”
  郁进军坦率地说:“我怕有人打击报复,事实上之前在市里举报后,已经收到恐吓电话,叫我不要‘乱咬’,否则‘有办法让你永远张不了嘴’。这会儿来,我儿子在外面车里守着,防止万一。”
  方晟看看表没继续追问,着重表示感谢后让居思危将他送到招待所门外车上。
  早上七点,两人打着呵欠参加碰头会。方晟介绍了昨晚郁进军举报领导班子的具体情况,毛顺峰摇摇头说:
  “他说的问题市里早就派联合调查组调查过,结论是查无实据。很多情况吧有时没法鉴定,比如那家房产商跟傅町非亲非故,尽管都是本地人但从未有过交集,唯一瑕疵就是安置房采取了议标而非招标,能轻易定性吗?”
  李婉珑接着说:“上次我也是联合调查组成员,负责走访享受财政补贴的二十七家企业,印象中从雷有健工作过的县区跟来的企业只有六七家吧,人家的确冲着榆洛县的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但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官商勾结,这方面没有确凿。当时雷有健接受调查时说过,就算外地企业是自己的老朋友,也得符合条件才行,政策杠杆面向社会公开的,达到条件都可以申请,不存在排它性,调查组最终认可他的解释。”

  方晟点头道:“这么做是对的,对待基层领导干部不能动辄上纲上线,要允许政策范围内的灵活性,什么事都拿框框条条来限制就没法工作了,这一点我有切身体会。今天依然分三个组行动,嗯,思危和毛科长到县组织部、纪委调阅举报登记簿,筛选五位老干部出来,往往啊这些老本地干部手里有料,掌握的情况比郁进军还多,我亲自跟他们谈;毛科长组负责调查房产商那条线,主要摸清楚与傅町到底有没有关系;李科长到环保局看看,问清楚准入制度和许可证怎么回事儿。”

  居思危等人立即分头行动。
  上午谈话时方晟接到晏雨容的电话,皱眉想了会儿,歉意地请老干部等会儿,出门来到空旷无人处才接通。
  “你好久没来了,安全屋不再安全吗?”晏雨容问。
  “经常去就不安全了……”
  “我……下个月结婚……”她突然急冲冲说,仿佛担心晚一秒钟就丧失勇气。
  方晟开心地笑了:“好啊,说明你真正从三井庵走出来了,值得祝贺!猜猜我送什么礼物?”
  她出乎意料道:“不行,我不能接受那两套房子。我跟男朋友商量好了,凑点钱首付买个小套,将来慢慢还按揭贷款。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收入越来越高,我相信凭借两个人的努力很快会把贷款还清。”

  这一点方晟颇为理解。
  站在男朋友角度,一个女孩子独居那么大套的房子终究有些可疑,搬出房子等于彻底告别过去,两人再也没了心结。
  现在方晟最值得欣慰的是与晏雨容相处的那段时光,始终把持住自己未曾逾越,保留了她清清白白的女儿身,得已融入幸福甜蜜的婚姻生活。
  “没问题,那我做凶恶的房东,把你这个房客赶出家门了,”方晟笑道,“至于按揭贷款,我建议暂时别借,差多少钱找牧雨秋借,分期偿还即可。他是大老板腰缠万贯,肯定会借给你,不信咱们打赌。”
  “不要了,我……我们还是借按揭吧……”晏雨容深知牧雨秋对方晟俯首贴耳,借钱不会因为很有钱,而是冲方晟的面子。
  方晟故作不悦道:“把房子都退给我了,还不肯帮忙?以后做不做朋友?”
  “我们当然还是朋友,永远的……好朋友!”晏雨容幽幽说。
  “那就这样,今天就找牧雨秋借款,分个三十年吧,反正来日方长对不对?”方晟笑道,“婚礼想必会很热闹,我嘛就不参加了,到时委托牧雨秋送份礼物聊表心意。”

  企业普通女员工的婚礼,方晟露面的确很不妥当,晏雨容事先就考虑到了。
  “我知道,我原本也没奢望你参加,只是想提前告诉你一声,同时表示最……最诚挚的感谢,谢谢你,真的……”
  说着说着她轻轻啜泣起来,方晟默然听了会儿,轻轻挂断电话。
  转身回会议室,刚到门口手机又响了,接通后传来樊红雨紧张匆忙的声音:
  “在哪儿?有急事找你,很急!”
  方晟了解樊红雨的性格。

  出身于传统大户人家,樊红雨有种与生俱来的大家闺秀风范,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紧不慢,从容不迫,举手投足间给人镇定稳重的感觉。
  她强调“很急”,那就是万分火急,程度不啻于上次宋仁槿光碟事件!
  他轻声道:“我在榆洛县组织部。”
  “到国道路口会合,我还有一个小时赶到!”她似边开车边打电话,说完便轧然挂断。
  方晟默算下时间,返回会议室三言两语结束谈话,然后找组织部借了辆车独自驶往国道到榆洛县的入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