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3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话却是让我一愣,先前见到麒麟时,我见它没有往常那般拒人千里的冰冷感,心中只顾欣喜,却是没想这么多。此时听他这么一分析,心里这才感觉有些不对。麒麟此时这般变化,似乎真像韩稳男说的这样。心性已经有所转变,与先前完全不一样了。
  反倒是韩稳男担忧之事,我心中不甚在意。此时木已成舟,除了麒麟之外,我们也没有别的法子破开禁制,只能带着麒麟过去试一试,到时成与不成,也都只能如此。
  我宽慰了韩稳男两句,但他面上的担忧之色却没有因此减少,反而拉住我的衣袖,急切问道,“若是麒麟撞不开禁制,该做何打算?”
  见他这副模样,我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韩稳男和我不同,他对叶翩翩爱慕已久,营救叶翩翩一事,当初我虽然也动过这个心思,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就慢慢搁置在那里。而韩稳男不同,他虽然只是单相思,但心里一直挂念此事,等自己有能力行动时,便毫不犹豫的行动起来,为此来特意拉上我。眼看马上就要行动了。他有些患得患失的心理,实在再正常不过。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告知他这事急不来,若是真的无法破开禁制,我们便去找李老会长求情,毕竟叶翩翩是他的弟子,他也不会太狠心才对。

  韩稳男听完,面色有些缓和,点点头松开了手不再言语。
  此时我心里却是又沉重了几分。这话仅仅只是宽慰韩稳男,实际上,叶翩翩被困在蓬莱仙境。李老会长焉能不知?再加上叶翩翩诡异的身份来历,李老会长在这件事里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实在不清楚。
  当然,老会长一直对我有恩,我也不愿如此腹诽,想了想。还是将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不再多想。
  既然麒麟已经寻回,我也不再此地停留,打算带着众人向王灿辞行。王灿听闻我要离开,连忙劝阻,让我在此多住几天。还说我们许久未见,祭祀恶灵和米泰又是第一次到来,还未曾招待,便让我们匆忙离开,实在让他心中有愧。
  我摆了摆手,告诉王灿用不着这么客气。我们此番本就赶时间,眼下还有要紧事要做。着实无法逗留。
  他见我执意要走,也不好忤逆我的意思,只好起身亲自送我们离开。不过临行之前,我察觉到米泰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我心中略一思索,决定还是让他留在此处。这里灵气充裕,适合他修行。而且他现在实力太弱。此番前去蓬莱仙境又困难重重,他实在不移跟随。
  确定之后,我便叫住王灿,告知我与米泰的关系,让他好生照看。
  听我这么说,王灿才终于知道米泰的身份,顿时神态就变了,再无先前那般厌弃,拱手对我保证,一定会照顾好米泰。
  跟王灿交代完,我又叫米泰过来,告知他此事。米泰本就留恋这里的灵气与美景,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欢喜应下。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便调动体内的巫炁,将之汇集到双手之上,凝结成一颗墨珠,交给了米泰。
  王屋洞天虽说灵气充裕,其内又有龙气转化为巫炁的阵法,但那个阵法平素还要供应王灿的修炼,若是让米泰以此修炼,虽然王灿不会说什么,但终究是鸠占鹊巢,殊为不妥。于是我还是留下这个巫炁珠,供米泰平素修行。至于他以后的修行,终归还是得再找个太岁才行。
  米泰收好墨珠后,朝我跪拜了下来,道了一声珍重。
  原本只是无意结下的一段师徒缘法,此时看着米泰恭顺模样,我心里倒是生出几分血脉相连的感觉。
  大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也没再多说什么,抬脚跟着王灿踏上阵法,就此离开王屋洞天。
  出了王屋洞天,前行数里之后,王灿便告罪说自己不变远送。我知道王屋洞天事务繁杂,也不在意,摆摆手便让他赶快回去。
  离开王屋洞天,便算是重新回到了人间。瞳瞳、蛇灵和麒麟,他们三个的形象,都不适宜跟在外面。瞳瞳和蛇灵好说,但麒麟性子与我并不太亲近,虽说它也能寄身到玉环之内,但它愿不愿意,却不是我说了算。

  我让瞳瞳过去小心劝说了一番,似乎麒麟性子真的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它并未多犹豫,点点头。便跟着瞳瞳回到了玉环之内。
  搞定他们之后,我带着祭祀恶灵和韩稳男继续前行,往王屋山下行去。没走多久,途中路过一间破庙,我不禁放慢了些脚步。回想起了第一次到王屋山的情形。
  当初阿莫的师父临终前将他托付于我,可我并没有时间照料他,况且他在我身边会有诸多危险,这才将他交给了王灿照管。
  此次前来也没有见到阿莫,也不知他现在过的怎样,那玄德洞天的人有没有找过他麻烦。

  思忖间,韩稳男不停地促催我加紧些。我见他着急忙慌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阿莫的事情抛诸脑后,加快了脚步跟上了他。两个时辰之后,我们便出了王屋山。由于韩稳男一直在催促,我也没敢耽搁,跟着他打了车一直前往天津。
  我们此次的目的地乃是渤海,按照我们现在的位置,离渤海最近的港口便是天津了。到达天津已经是夜里九点。我们随意找了家酒店落脚。
  赶了一天的路,我身子有些疲乏了。正当我打算休息的时候,韩稳男却敲开了我的房门,说是有事情和我商量。我见他一脸正色的模样,也没好拒绝,便将他请了进来。
  他刚一坐下便和我说要商量下出海的问题。我没有着急开口,而是心中有了思索。韩稳男面色平静,兴许已经有了想法,看看他是怎么规划这次行动的。
  韩稳男见我不开口,兴许是猜到了我心中所想,喝了一杯水便开口向我说起他的计划。
  按照他的想法,我们此次虽说到了渤海,但蓬莱仙境并不在海中,所以不能乘船出海,可行的办法便是乘坐飞行工具或者我们直接飞上去。但是我们飞行的话,免不了会被人注意到,这风险太大不划算。
  韩稳男的思维清晰,经他这么一分析的确是这个道理。说到飞行工具,我一下子便想到了直升飞机。可这东西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加上空中管制严格,我们想要私自使用难度也很大。
  不过既然韩稳男提起了此事,想必应该有解决的办法。随即,我便将心中所想告知他,顺便问他有何解决的办法。韩稳男见我询问,倒也不拖拉。说他出了王屋山之后,便联系了家里面让他们派一辆直升机过来。至于空中管制这块儿,家里人也打好了招呼。
  听他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韩家好歹也是玄学世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能量的,解决这种事情几乎没什么难度。我权衡再三。点点头示意此法可行。韩稳男听我答应下来,也没再说什么,朝我抱了抱拳回了房间。
  一连几天我们都没有出酒店,直到十日的期限到了,我们才匆匆赶往塘沽机场。此时还只是凌晨。由于当初管真人并没有算出蓬莱仙阁何时才会出现,所以我们必须一早便上去查看。
  日期:2018-04-26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