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45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恭喜你啊,是上次我见过的那个吗?”提到这个人,我的脑海里只有那抹极具恶意的眼神,但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了。
  周宣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反而自嘲地冷笑了一声,“阿秋,我不喜欢她,她是我母亲一手安排的。”
  我之前大概就已经猜到了,在替周宣惋惜的同时,我又明确要求自己不应该多管这种事情,我脑袋里在酝酿着劝慰的话,突然我的手被周宣抓了过去。

  “阿秋,如果当初我们坚持下去该多好,如果当初我更能坚持自己的主见,大概也不会那般轻易被我母亲拆散了。”他的声音说到后甚至有点颤抖。
  我缓缓地抽离自己的手,眼神坚决而又疏冷,“阿宣哥,过去了的就让他过去吧,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你既然选择了那个人,现在也要负起责任,不要再重蹈覆辙。”
  周宣苦笑着,似是在懊恼什么,嘴里碎碎念道:“我不应该喝酒的,更不应该喝醉,若不是这样那件事情便不会发生。”
  “阿宣哥,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周宣听闻我这话,似是拉回了理智,恢复平静对我说:“抱歉,阿秋,我刚才只是情绪有些激动,要是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不要在意。”
  “你现在其实应该回去多陪陪你的那位新娘,无论如何她的一辈子已经交在你的手上了,我不希望看到别人和我一样的经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宽宏大量的话,或是那段婚姻实在对我来说太痛了。
  周宣点点头,“那你和齐桓打算怎么办?”他其实想问齐桓那样伤害你,你就那样轻易原谅了吗?那为什么多一点的耐心和坚持都不愿意施舍给自己。
  这话倒真的把我愣住了,我想过这个问题,但始终没有一个答案告诉自己。

  “还和好吗?”周宣直愣愣的盯着我,等待我的回答,仿佛我下一秒拒绝,他下一秒就能带我私奔的状态。
  我下意识摇头,“这个问题我暂时还没想好,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熙熙也才刚开始和齐桓亲近,我……”
  “我明白了,阿秋,我听说你公司最近在拓展业务,正好我这里有个小项目需要招合作方。”周宣没让我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
  他这话听得我又是一愣,怎么和齐桓一样的招数,连走向都没有变,真不知道他们凭什么觉得我就一定会答应。
  “阿宣哥,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们不谈工作,如果你要找我们公司合作的话,那可以去让人找我公司的客户部的人了解一下,我可以负责牵线。”我嘴角微笑着,话虽说的云淡风轻,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理解我在说什么意思。
  周宣眼底的喜悦黯淡了下去,“那好,阿秋你要是有什么难处的话,依旧可以回来找我,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四年前周宣说这话我可能会特别地感动,但是如今经历这么多之后,他的好对于我来说反而是种负担,我轻轻抿了几口茶,和周宣寒暄了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接何熙了,你明天要结婚的人,也该回去准备了。”我还是觉得不应该跟周宣多待,一面是齐桓的喜怒无常,一面是给自己树平白无故的敌人。
  “哦,好。我送你去吧。”见我要走,周宣也起身跟着我。
  我闻声回过头,却迎来猝不及防的一吻,虽然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额头,可是如果被写进了娱乐头条,我竟莫名心虚和慌乱,“阿宣哥熙熙的幼儿园和你那不顺路如果特地绕的话要浪费了很多时间的。”
  “没事,我先走反正算是闲人一个。”周宣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动作宛若多年前一样自然。
  我下意识拉开了一点距离,“那好吧,麻烦你了。”
  “阿秋,永远不要跟我说麻烦两个字,这都是我欠你的,四年前既是你负了我,也是我负了你。”周宣说完已经为我拉开了车门,我无法拒绝,只好先这样办了。
  我突然觉得好像有必要学会开车了,这样是不是就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邀请和麻烦。
  “阿秋,这几年带着孩子应该很辛苦吧。”

  辛苦?我立即摇了摇头,“不会,熙熙是我这四年最好的陪伴,再大的辛苦也是甜蜜的负担。”我自豪地说道,这几年我熙熙的相依为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珍惜的一段时光,怎能用辛苦来形容呢。
  听我说的这么开心,周宣也跟着笑了起来,“阿秋,看来你很享受那种状态的生活,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们后来说着说着就到了幼儿园门口,正赶上小朋友们放学的时间,学校门口人潮涌动,都是家长接孩子的画面,我在人群中搜索着熙熙。
  “阿宣哥,你回去忙吧,等下熙熙回来了我和他一起打车回去好了。”我其实怕他要是坚持要送我们回去,到别墅遇上齐桓怎么办?
  周宣也好像看出了我的担忧,于是点头,“好,不过我还是等你的熙熙出来我再走吧,以免你一个人等得无聊。”
  “真的不用了,今天已经很麻烦你……”
  “阿秋。”周宣脸上有点不悦地看着我,“刚才和你说的又忘了。”
  说完,他脸色有点苦涩,内心道:阿秋,你永远都是这样,其实我和齐桓之间你一直都很清楚明白划清界限,这界限宛若一道鸿沟把他隔在了外面。
  我看了看他,尴尬地收回了梗在喉咙的话,眼神转向幼儿园门口,园里的小朋友和园外的家长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我还不曾见我的熙熙回来,不由有些着急,此时前面有个人向我走来。
  “你好,请问你是何熙的家属吗?”她是新来不久的幼师,隐约中对我有点印象。
  我立马点头,焦急地问道:“老师,我们何熙呢?怎么还没出来?”
  “哦,何熙小朋友今天下午已经被接走了,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对方自称是熙熙的家属,还给了证明。”她向我解释着。
  高瘦的中年男子?我一下子蒙了,不是齐桓,也不是我爸,那会是谁?我想不起来还会有谁有这个可能性来接熙熙!要是他出什么意外的话……
  想着想着我的腿有点发软,我握着幼师的手,音量提高了,“我们熙熙被谁接走了?你们这里怎么这样!我才是熙熙的家属!你们都不认清人,也不通知我,怎么可以允许熙熙被人接走。”

  “阿秋阿秋,你别激动,熙熙肯定不会有事的。”见我要倒的模样,他立即跑过来扶住了我。
  幼师好像被我吓到了般,声音颤抖着说:“小姐,真的很抱歉,下午的时候我们联系了你的,只是您没有接电话,所以才……不过我们会尽快配合这件事情的调查。”
  “要不然这样,阿秋你打电话问下齐桓,是不是他派人接走了?”周宣这话提醒了我,我立即拿出手机。
  没多久齐桓便接电话了,“怎么了?阿秋。”

  “齐桓,熙熙是不是你派人接走的?”我极力想要忍住颤抖的声音,但鼻子里的哭腔出卖了我,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熙熙?他不见了吗?我没有派人接啊。”齐桓听出了我的不对劲,“阿秋,你现在在哪?”
  “熙熙幼儿园门口,熙熙不见了,齐桓,这次熙熙真的不见了,你说是不是邱芸芸?”我脑海里闪过这个可怕的设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