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44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声称呼一出,在场的三个人包括我在内,都愣了一会儿,也难为现在还有人记得她曾经是齐桓的夫人。不用看也知道邱芸芸现在的脸色十分地难看,眼睛里似要冒火似的等着那个经理。
  “你好,不知道你是怎么称呼?”我有点尴尬,毕竟别人记得我,而我却连他的姓氏都叫不起来。
  他也没有尴尬,“我叫杨泛力。”
  齐桓轻咳一声打断了我们的交流,而后盯着我说:“阿秋,可以开始了。”

  我点头,然后打开我所准备好的方案讲述起来,其实我准备的是足够充分的,但因为可能是第一次在齐桓面前展现我工作的一面,刚开始的时候稍微有点紧张。
  我讲完之后,就等着他们三个人提意见了,其实要排除邱芸芸的,我可不认为她能对我的专业领域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
  齐桓久久没有说话,他旁边的杨经理自然不敢主动谈论我,倒是邱芸芸有些急切,“阿桓哥,怎么不说话呢?”
  “邱芸芸,你来说说这次的案子。”齐桓眉眼带着笑,他一定是故意这样的,就非得把我们两个给捆绑在一起,我有些生气,但此刻不能走人,走了刘姐这几天的期待全都要破灭了。
  邱芸芸大概也没有想到齐桓会让她来说,毕竟她只是通过家里的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对这些东西只是比一窍不通要好点。
  “那我来说了……”邱芸芸脸色涨红,模样似是很认真地在想我的方案有什么刺是她可以挑出来的。
  “我觉得这个案子不能通过!”邱芸芸首先上来就是这样一句话,我原先想着她会鸡蛋挑骨头,绝没有想过她会直接把问我的工作成果直接毙掉。
  “那么请问邱小姐,为什么这样说,是有什么问题不合理吗?”我抬起头质问,说不生气是假的,但更令我生气的应是齐桓始终云淡风清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邱芸芸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着齐桓和旁边的杨经理,“阿桓哥,她做的这个始终是上了不了什么台面的,而且我觉得太过时了,现在都不流行这样的了,我认识一个朋友,做的比这个更专业,更符合市场需求,杨经理,你觉得呢。”
  杨经理额上冒着冷汗,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会议室里的硝烟他不是没感觉出来,这个时候偏向任何一边都于自己不利。
  齐桓看着我,薄唇微启,“鉴于这点,何设计师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这样认为。”后面我抛出了几条论据反驳邱芸芸,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很是精彩。

  后面齐桓再没有发言了,只是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以至于我都差点忽略了他的存在。
  快要结束之余,是杨经理出来说话,“何设计师,这个方案的结果我明天会通知你,你可以先回去,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你们毕竟是大公司,肯看上我们这种小公司,自然是我们的荣幸,预祝我们合作愉快。”我收拾完,转身准备回去之时,齐桓发话了。
  “何设计师,你等等。”
  我疑惑地看着他,不知他现在脑子又在想出了什么点子折腾我,“还有什么问题吗?”
  其他的两个人也纷纷被齐桓这声音给愣在了原地,“阿桓哥,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吗?”
  “你们两个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情。”齐桓明显的驱逐令,我紧蹙着眉,不想和齐桓独处一处空间。

  邱芸芸不甘心地瞥了我一眼,我能明显感觉那眼神的不善,齐桓这举动明显是在给我到处招人记恨。
  她们走了以后,齐桓起身给我拉开了一把座椅,说道:“先坐吧。”
  “齐桓,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完我要回去了。”我真没有多少耐心耗在这里,而且看着齐桓这些举动貌似也不会有什么正经事。
  齐桓邪佞一笑,“阿秋,今天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认真工作的一面,真迷人。”

  “齐桓!我的时间很宝贵,我相信你齐总的时间应该比我的更加宝贵,有什么事情或者问题直接说,不要扯东扯西。”
  “阿秋,你变得越来越暴躁了,我没事,只是想多单独看下你,今天的你很棒,这单子我会给你们公司,你回去也不用担心。”齐桓认真地说着。
  如果你能想象一个管理这么大集团的人在和你接触谈论这么小的案子的时候,场面一定是要笑掉大牙的,就比如现在的我和齐桓,我除了笑还是笑,笑齐桓的幼稚,如果觉得以这种方式能让我回心转意的话,那真心也未免太廉价了。
  “那就要谢谢齐总的好意了,给我开了个后门。”我笑着起身,推开站在我身边的齐桓,拿起我的东西。

  齐桓脸上的喜悦渐渐收拢,“阿秋,如果你有时候不那么多刺该多好。”
  我心里一紧,随即冷笑,我敞开心扉对待你的时候,你齐桓是怎么对待我的?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父亲的公司走投无路不得已向他开口的时候,他那种鄙夷的眼神。
  “齐总,这是公事时间,请不要跟我讨论私事,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想我可以先回去了。”
  齐桓这次没有拦我,我直到出了齐氏大厦,心里堵着的一口气仍未消散下去,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叹了口气。
  “阿秋?”背后有人叫我,我听着声音分外熟悉,是周宣。

  我回头,有点疑惑,“阿宣哥,你怎么在这呢?”
  “我来这附近处理点事情,你忙完了吗?”周宣摇下了车窗,等着我的回答。
  下午的太阳仍有些娇艳,我几欲睁不开眼睛,微眯着眼回答:“刚忙完。”
  “那阿秋……我可以请你去喝个茶吗?上次见面都没有跟你好好跟你说话。”他声音软软的,几近哀求。
  我突然有些心疼,四年前毕竟是我先负了他,他又何需在我面前这么低姿态,想了想,“好。”随即上了车。
  周宣似有些激动,我上车之后,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有点不稳,好一会儿才说:“谢谢你能答应我这个邀请。”
  “你不用这样,阿宣哥,要说谢谢的话那也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是,我那般伤害你,你还能不计前嫌。”我说完这话,脑海里突然冒出四年前周宣母亲找我的场面,如果不是她及时的阻拦,我和周宣现在会是怎样的情况呢?
  周宣把我带到四年前的那家餐厅,我不知道是该为这家店庆幸能够长存这么久,还是该为周宣的记忆力而感动,但明显我内心的感受是不想再面对过去的那些不堪。
  我停在门口,脚步尚未踏进去,意思已经很明显的抵抗了,但周宣不知为何还是坚持他的想法,走在前面丝毫没有回来询问我的意见,今天的周宣很奇怪,且不说从一开始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后这些举动更加反常。
  我不得已跟了进去,“阿宣哥?你今天有心事吗?”
  “阿秋,你先坐吧,我等下和你具体说。”周宣眉头上的愁绪像是越聚越多,我内心实在是有点焦急,开始坐立不安。
  周宣按照我的口味点了一杯茶和点心,而后深沉的眼神看了我好一会儿才移开,微微叹了口气,“阿秋,我明天要结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