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9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丹青点头说道:“听过,和生堂曾经的当家红棍,现在九龙城的话事人,我听安邦提起过你,都说要是没有彪哥的帮衬,大圈可能在早期就扑腾不起来了”
  疯彪感慨着说道:“我只不过是顺手推了你们一把而已,但真没想到大圈如今能到这个地步,我肯定不是什么伯乐,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疯彪的感慨是真的,当时安邦初到香港,他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有股拼劲和狠劲,这在当时香港社团处于下坡路的八十年代,大圈的到来算是一股新流了,疯彪隐约感觉,如果大圈能一直不沉的话,肯定早晚会起来的。
  但他也没想到,仅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大圈确实已经拔地而起了。
  丁建国把茶水送来后,给几人倒上,疯彪端着水抿了一口后,突然抬头问道:“听说你们今天去鸿升楼吃饭了?”

  安邦愣了愣,他立马觉察到今天那场仗,似乎打出了一点意外出来了。
  疯彪话说完后,安邦就点头说道:“对,在鸿升楼吃的饭,怎么了彪哥?”
  “呵呵,那就是你了没错,是不是在鸿升楼门口和人打起来了?”
  “喝点酒了,动手了”

  疯彪顿时沉吟了,然后皱眉说道:“你不知道鸿升楼是谁干的么?”
  向缺愣了下,随即笑道:“要是彪哥你的场子我肯定得给你陪个不是,不行明天我亲自去你店里,给你负荆请罪吧”
  疯彪摆了摆手,说道:“要真是我干的,我今天都不会过来了,安邦啊,这个鸿升楼的老板叫张耀良,你该不会没听过吧?”
  “人名听过,但不知道鸿升楼是他的场子,怎么了彪哥?”
  疯彪说道:“你们打起来的时候,其中有一个青年也动手了,他就是张耀良的儿子叫张成龙,这孩子我知道,虽然名字里面带着成龙两字,但其实人就跟一条虫差不多,这些年没少惹事,但因为耀良的关系也没谁拿他怎么样,一直都被我们这帮叔伯给照顾着,今天张成龙算是倒霉了,被人一刀给扎在了胳膊上,手筋被捅断了,刚刚在医院接上后医生说成龙的胳膊得落下点残疾,手伸不直重物提不了,张耀良打听出是你动的手之后,就托我过来问问”

  魏丹青和安邦听完,脸色都有点不太好看了,这一场仗打的挺莫名其妙的不说,没想到后面还弄个累赘出来,要是普通的伤那也就算了,手筋断了接上后还落下个残疾,这个事就不好弄了。
  这个张耀良在香港社团里的名头很响,是和生堂的人,但他既不是什么军师也不是什么堂口的话事人,而是整个和生堂买卖的掌舵人,外面都称他是和生堂的摇钱树,因为整个社团里的生意基本都是他在操控,这些年为和生堂赚了不少的钱,所以论地位他可能比疯彪还高一个层次。
  安邦叹了口气,问道:“那你说这事,得怎么弄?彪哥,我确实不知道那个人是张耀良的儿子,知道的话也根本就打不起来,但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你说得怎么办?”
  说实话,如果张耀良不是和生堂的人,安邦那一刀扎完了,他根本都不带搭理的,但正因为如此,疯彪来了,安邦不可能不卖他这个面子。

  大圈,欠了疯彪不小的人情,这事虽然过去很久了,可安邦一直记在心里呢。
  疯彪搂了搂安邦的肩膀笑道:“别多想,我来也没什么意思,其实这件事处理很简单,耀良的想法是谁是引子谁出来,动手的时候失手也正常,阿邦你拿出笔钱来补偿一下,这事也就能过去了,主要是姿态得放低点,行么?”
  安邦长吐了口气,点头说道:“彪哥,成”
  “啪,啪”疯彪拍了拍安邦,笑道:“彪哥谢谢你”

  安邦拱手说道:“还得麻烦你亲自过来一趟,抱歉了彪哥”
  疯彪走了之后,安邦就把邓锦州给叫了过来:“晚上吃饭的时候,那俩人是怎么打起来的,知道么”
  “好像是,对方在厕所里跟一个女的整出了一点动静,林老板那侄子好奇就扒门上看了一眼,没想到被对方给看到了,两人直接在厕所里就掐了起来,后来那人动手给林宇打的尿没憋住,尿裤子了,我进去后就让他人裤子脱下来自己穿上了·······”
  安邦听完后,无语的指着他说道:“大哥,两个孩子干起来,差不多就行了,最后脱人家裤子这不就涉及到尊严的问题了么?我是真服你了,你脱裤子你急眼不的?”
  “哥,那我也不能让林宇湿着裤裆出去吧?”
  “行了,行了,么的,挺他么简单个问题给整的稀碎,这他么叫什么事啊”安邦烦躁的跟魏丹青说道:“咋办啊,魏爷?”
  魏丹青说道:“还能怎么办?按照疯彪说的去做呗,我们拿钱,让林宇赔礼道歉,你们姿态放低一点主动承认错误,毕竟确实是咱们不占理”

  当天晚上,魏丹青就主动给林明堂打了电话,跟他把事说了一遍,意思就是让林宇过去道歉他们大圈出钱,林明堂听到对方是和生堂的人后也有点打怵了,在香港做生意的人不怕丨警丨察就怕社团人士,不管你干什么买卖,都脱离不开社团的虎视眈眈。
  魏丹青跟林明堂说完之后,对方就答应了,于是约到第二天,让安邦带着林宇去医院看望下张成龙。
  一夜无话,隔天清晨。
  安邦率先感到医院,等了片刻之后,林宇就来了,这小伙子还算明白事手里拎着花篮和水果。
  来到楼上病房,林宇躺在床上,床边坐着一对中年妇女,男人没什么表情,中年女子在一脸的哀怨和愤愤不平。
  安邦敲了敲门,轻声跟林宇说道:“进去后,态度诚恳点哈,人家要是骂两句你就听着,反正也不少块肉是不是?”
  “就是打我两巴掌,我也笑脸相迎!”林宇点头说道。
  “这个态度,确实不错小伙子”

  两人推门进去后,张耀良眼神过来的同时,床上的林宇“嗷”的一声就指着他俩说道:“爸,就是他们”
  安邦抱歉的说道:“良哥,不好意思了,昨天有点误会,失手伤了你儿子,抱歉了”
  张耀良皱眉说道:“大圈安邦?我听过你,按理来说你们跟和生堂还算是有些渊源的,至于下手这么狠嘛?一刀下去,胳膊都废了?”
  安邦很诚恳的说道:“良哥,昨天真不知大是和您儿子有了冲突,彪哥去了之后我才清楚的,今天特意过来······您儿子的医药费算我们的,补偿也没问题,赔礼道歉也可以,您看这样行么?”
  张耀良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江湖人士要个面子什么的太正常了,毕竟以大圈现在的地位,安邦肯亲自过来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并且人家也答应各种赔偿,他这怨言也就小了很多。
  但这世上,总有一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存在着,张耀良就倒霉在了,自己娶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媳妇,还有不太明白事的儿子。

  安邦作为大圈的话事人,亲自过来赔礼道歉,这就相当于旧中国时期面对帝国主义给出的割地赔款的状态了,态度给的十足面子也必须很够,张耀良的脸色也已经缓和了,他处事的态度其实很明显,你给我脸我自然能有个台阶下,那这件事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