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9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伏击者也不含糊,一枪撂倒了一个,又用地雷炸死一个之后就没有再开枪了,子丨弹丨射来的方向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仿佛方才那场短暂的交火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经验老到的越军尖兵知道,这个狡猾的伏击者已经走了。在发起攻击之前就已经选好了退路,一击得手立即遁走,绝不恋战,更不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显然,这是一个同样精通山地丛林作战的高手,他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付。

  队长听到了枪声,呼叫:“文先勇,怎么回事!?”
  文先勇就是第一尖兵的名字。他迅速报告:“我们遭到了敌军的伏击,黎荣触雷牺牲,黄文耀负伤!”
  队长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又有两名队员伤亡,到现在为止,他的部队已经二死三重伤了,算上留下来照顾伤员的力量,六分之一的兵力就这样没了。付出如此惨重的伤亡,却连敌人的毛都没摸到一根,叫他怎能不恼火!唯一的好消息是,双方交上火了。交上火的意思就是……他们离敌人已经很近了!他下令:“咬住他们!给我死死的咬住他们!”
  黎先勇说:“明白!”看了一眼那名伤兵,眉头直皱。

  那名伤兵伤得很重,可能肠子都被打断了,但还死不了,疼得躺在那里直抽搐。这显然是敌人有意而为,他们是故意打伤不打死,给自己制造沉重的负担。如果是在抗美战争时期,那么黎先勇可能会果断抛弃伤员,不能让他拖累更多人。可是现在不是抗美战争了,大家一起在柬埔寨这片充满敌意的土地苦战了十多年,情同兄弟,怎能说放弃就放弃!他掏出一支吗啡递给伤员,说:“坚持住,队长很快就赶到了!”

  伤兵用力点了点头,说:“你们……小心点,那家伙枪法很准,而且极其擅长隐藏,直到他扣动板机我都没有察觉到前面有人埋伏!”
  黎先勇拍了拍伤员的肩膀,表示知道了,然后指挥剩下三名尖兵绕过这片平坦的、布满苔藓和蕨类植物的平坦地,继续追击。这次他们没有遭到任何攻击,轻松地发现了袭击者潜伏的位置————一丛高大的蕨类植物后面。那玩意后面就是一个小土坡,伏击者利用这丛植物作掩护,一个点射撂倒了一名尖兵之后向后一滚,轻松避过越军的反击,然后逃之夭夭了,他们在地上只找到了三枚弹壳。

  三枚7.62*39步枪子丨弹丨弹壳,跟他们所用的AK-47用的子丨弹丨是同一类型。把弹壳递到黎先勇面前的那名尖兵看上去有些失望,因为这玩意儿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黎先勇却很淡定,这么狡猾的对手当然不可能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怕他们用的都是苏械吧,就算他们捡到大量弹壳甚至缴获了他们的武器,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证明袭击者的身份。他接过弹壳左看右看,像是在研究什么宝贝似的,甚至把小指用力塞进去一点点,旋了一圈再抽出来舔了舔,若有所误,低声说:“发射药燃烧不是很充分,他们用的是枪管被改短了的56式自动步枪或者AKM,这种步枪有效射程能有两百米就不错了。”随手将弹壳一扔,苦笑:“不过两百米就够了,在这种地形,交火距离连一百米都不到!”

  几根细细的绳索随风荡了过来,其中一根正好荡在黎先勇的脸上。他抓住绳子仔细一看,这绳子是用树皮临时搓的,很粗糙,很细,撑死也只能绑住一只麻雀……
  慢着,绑住麻雀!?
  黎先勇将另几根绳子都抓过来仔细查看,果然在其中两根上面发现了麻雀的粪便。再看看绳子的另一头,都缠在距离地面两米多高的树桠上呢!
  明白了,敌人不知道从哪抓到了一窝小麻雀,用临时搓成的绳子一一绑住,然后在苔藓地布雷,等到他们出现的时候就用刀子割断绑住麻雀的绳子,受惊的麻雀高高窜起,一飞冲天,使得他们误认为发现了正在逃窜的敌人,快马加鞭的扑过来,结果一头扎进了雷区!
  真是太狡猾了!
  黎先勇将这些细细的绳子甩开,面色阴沉得吓人,对尖兵们说:“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是一个极其狡猾的对手!”

  萧剑扬莫名的想打喷嚏……嗯,肯定有人在背后念叨他了,肯定!
  现在这小子又在一片苔藓地布雷了,还是老样子,先用匕首在长满苔藓的地面切出一个小小的方块,然后整块撬起来放到一边,再挖深一点,然后埋雷,再把那块泥土放回去,小心的清理掉痕迹,一连三枚地雷都是如法炮制,再附赠几枚子丨弹丨雷,用落叶作伪装。曹小强眨巴着眼睛,比划着手语:“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在苔藓地布雷?”
  萧剑扬同样比划手语:“我就是想让越南猴子知道这种长满苔藓的平坦地带很危险,我要让他们一看到这种地方首先想到的就是地雷!”干完了,拍拍手上的泥土,打个手势,撤!
  半个小时之后,黎先勇带着尖兵组赶到。这次他们学乖了,绕过苔藓地,没有中招。但是后面跟进的主力就没有这么走运了,一名机枪手好死不死踩上了子丨弹丨雷,脚掌被射穿,疼得死去活来。好吧,追击者至少又减员两个了————总得留一个照顾伤者吧?

  一连上了两回恶当,越军特工已经不敢再有丝毫的马虎大意,遇到平坦地带就绕过去,宁可多走一点冤枉路也不去触这个霉头!森林中倒在地上的大树对越军来说是个福音,他们可以踩着这些大树迅速通过,很安全,算得上是高速公路了。
  然而,高速公路也不安全。当他们又一次踩着一棵倒地的朽木通过可能布了地雷的地带的时候,轰的一声,树身某个位置猛然炸裂开来,弹片木刺以爆速向四周飞溅,那个倒霉蛋身上插满弹片和木刺,倒在了血泊之中。过去救人的越军又踩上了子丨弹丨雷,一个倒霉蛋被做了手脚的子丨弹丨打碎了脚跟!
  现在追兵的兵力又可以划掉三四个了。
  如果这位队长够聪明,到了这一步他应该果断选择放弃,否则再这样追下去,他很快就要伤兵满营了。可是,爱人惨死,大批四号粉被付之一炬,众多部下倒在追击途中,这位队长已经红了眼……或者说已经骑虎难下了。本来那么多货物被毁他已经很难向上级交代了,贸然追击又导致那么多老兵死伤,事情越闹越大,就算他的父亲出面也很难抹得平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追下去,将这些袭击者的人头给割下来带回去,再凭借他父亲在军界的巨大影响力,或许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追!死伤累累也要追!
  爆炸声响过后不久,萧剑扬和曹小强身后再一次传来了树叶和野草被轻轻拂动时发出的悉悉轻响。他们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走出五百多米远之后,那种让人心脏揪紧的声音消失了,曹小强用野战刀切下一小块高浓缩营养剂送进嘴里大嚼,边嚼边小声说:“这些死猴子是不是吃错药了?都死伤了这么多人,还追!”
  萧剑扬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同样小声说:“不是吃错药了,是嗑药了!”
  曹小强指向两百米外一个山头:“那位置不错,我在那个位置架起几枪,几个点射就能撂倒他们一大片!”

  萧剑扬正要说话,步话机里传来伏兵的声音:“47,听到请回话!”
  萧剑扬说:“47收到,请讲。”
  伏兵声音急促:“你们已经被敌军的尖兵死死咬住了!三面都被包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