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9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千米外,一条被杂草覆盖的雨沟里,伏兵冷眼看着追兵沿着山溪一路往上追击,低声向岩石报告:“队长,他们追击47去了!”
  岩石说:“继续潜伏,原地监视半个小时!”
  伏兵说:“明白!”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之后,这个小小的雨沟又恢复了绝对平静,别说隔了两千米,就是走到二十米以内也很难发现这里藏着个人。
  萧剑扬和曹小强来到一块巨石下面。

  这块巨石高达七八米,溪水从上面流淌而下,把巨石表面磨得光滑无比,一丝缝隙都看不见,除非练成了壁虎功,否则想徒手爬上去那是不可能的。曹小强看着这块拦路石,皱着眉头说:“上不去呀!”
  萧剑扬说:“上不去的话就只能改变路线了……有没有带绳子?”
  曹小强打开背囊取出静力绳,系上飞虎爪抡得呼呼风响,看准岩石顶端一棵碗口粗的小树扔了过去。这时,步话机响了,是岩石:“47,88,听到请回话!”
  萧剑扬说:“收到,队长!”
  岩石说:“你们屁股后面长出尾巴了,很长,小心一点!”
  萧剑扬说:“明白!”
  岩石说:“拖着尾巴转几圈,保持联系。”
  萧剑扬说:“明白!”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萧剑扬低声对曹小强说:“敌人追上来了。”
  曹小强吃了一惊:“追上来了?在哪里?”
  萧剑扬说:“还有一段路程,不过离我们恐怕也近了。”再次抬头看了看这块巨石,迅速作出决定:“改变路线,离开山溪把他们往密林里带!先带他们在密林里转几圈,等队长他们准备好了再往队长那边带!”
  曹小强说:“好咧,这活我爱干!”他刚刚扔了两次,都没钩住小树,正好省事了,三两下把静力绳重新盘起来放回背囊,然后用手掬了几掬溪水喝掉,补充一下水份,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贴着比额头还峭的岩壁,踩着一条一指多宽的岩缝一点点的往外挪,费了老大的劲才挪了出去。
  萧剑扬二话不说,拿出一枚72式反步兵雷塞进岩缝里。
  一个小时之后,越军尖兵组追到了小瀑布下面。第一尖兵警惕的观察四周,确定没有埋伏之后又蹲下来研究了周围的岩石,最后朝岩缝方向一指————这里有一点萧剑扬和曹小强的靴子带上去的水迹,还没有干透。
  于是,两名尖兵警戒,一名尖兵贴着岩缝小心翼翼的往外挪。他双手都必须抠着一条细细的石头缝,别说步枪,连手枪都握不住,如果有敌人埋伏,没有队友掩护的话绝对是死定了的。在这种地形,来自队友的掩护真的非常重要。
  这名身手非常灵活的尖兵很快就走到了岩隙尽头,那边毫无动静,看来对方急着撤退,并没有在这里设下埋伏……

  这个念头刚刚从尖兵组的脑海闪过,岩隙间便爆出一团火光,接着就是轰隆一声,那只比猴子还要灵活的尖兵被爆炸冲击波裹着直飞出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两条腿全断了,在地心引力的牵扯下像块石头一样一坠到底,往下直坠十几米,最后落在一块大石上,一团血雾呈放射状直喷出去,把那块灰白色的岩石给喷得一片腥红!
  岩隙间也被人塞了地雷!
  剩下两名尖兵眼皮微微一跳,没有作声,只是取出静力绳奋力抛上去,钩住巨石顶部的那棵小树攀援而上。都是在战火中度过了大半个青春期甚至整个青春期的老兵,早已见惯了生死,如果死了个队友就两眼发红,那他们十条命都不够敌人玩!
  几百米开外,蹲在一丛茂密的蕨类植物后面警戒的曹小强冲萧剑扬竖起个大拇指,表示你真牛,随便塞一枚地雷都能炸死一只猴子!
  萧剑扬没有说话,只是用野战刀小心的在一片苔藓中间切出个方块然后将它撬起来放到一边,再往下挖深一点,然后取出一枚反步兵雷放进去。用这种方法,他一连布下了好几枚反步兵雷。大概是觉得这么大一片地只布置几枚反步兵雷太浪费了,他又取出手枪子丨弹丨做了好几个子丨弹丨雷。搞定之后,他回到曹小强身边,趴下,据枪警戒。
  没过多久,山溪那边那织织虫声突然消失了。萧剑扬小声对曹小强说:“他们来了,撤!”
  曹小强说:“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干他们一家伙再撤。”
  萧剑扬说:“队长说了,尽量避免与敌人交火,快撤!”
  曹小强撇撇嘴,扛起机枪撤退。都这么久了,他和萧剑扬就是一直在跑跑跑,了不起就停下来布几枚诡雷,这弄得他很不爽。
  等曹小强撤出五十米远了,萧剑扬也缓缓后撤。
  现在咬在他们后面的尖兵组已经变成了两个,六名尖兵两个一组,迅速推进。走在最前面的依然是第一尖兵,虽然走了一段冤枉路,但他还是凭借极为丰富的实战经验又重新咬住了萧剑扬和曹小强。现在他正朝着那片遍布蕨类植物和苔藓的平坦地带走去,只是在这一带他又失去了线索,不得不停下来寻找。
  这时,远处好几只麻雀嗖一声飞起。
  第一尖兵朝那个方向一指:“那里!快点,我们马上就追上他们了!”
  受惊的飞鸟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追了这么久,终于快要追上了,三个二人小组都是士气大振,拉开作战队形,每名队员之间相隔十米,迅速往那个方向追去,那迅捷之极的动作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发现猎物的狼群!
  然而,就在他们一阵风似的刮过苔藓地的时候,百米开外突然传来噗噗噗三声轻响,紧接着,中央一名腹部、胯部爆起两撮血尖,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叫,一头栽倒在地。三发子丨弹丨有两发打中了他,都没有打在要害,但是却让他丧失了战斗力。
  有埋伏!
  正在迅速推进的尖兵近乎本能反应的卧倒,胸口还没有触到地面,自动步枪已经荡起,对着子丨弹丨射来的方向就是疾风骤雨式的扫射!丛林中枪声大作,弹雨横飞,子丨弹丨打在树身上,树皮木屑纷纷扬扬的落下,树汁飞溅!
  与枪声同时响起的是地雷爆炸的巨响。尖兵们扭过头去一看,正好看到一名同伴身体下面冒出一团火光,瘦小的身体被爆炸冲击波往上托起近两米高,再重重的惯在地上,胸腹部血肉模糊,腹部被炸裂,肠子流了一地,内脏被震碎,当场就不行了。
  他在卧倒的时候压上了一枚反步兵地雷。
  反步兵雷这玩意吧……怎么说呢,相信看过《集结号》的人都有印象。有一名志愿军战士踩上了一枚松发型反步兵雷,谷子地用手压住,那名触雷的志愿军战士让他不要管自己,说这样不行,炸我只是炸一条腿,炸你可是要把脸给炸没了。这话可没有半点艺术加工的成分,这也是排雷危险的原因,炸步兵只是炸一条腿,炸排雷的工兵却是炸上半身,能把脑袋给炸没。现在那名越军尖兵是整个人压在那枚地雷上面,不把他炸成两截已经是地雷减少装药的结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