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9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和曹小强则研究了一下地形,决定改变方向往右边走。右边是一条小溪,长满了大树,幽暗的树荫之下则是星棋罗布的大石,由于缺少阳光,石头上连苔藓都没怎么长。他们先在溪中洗干净靴子,不留一丁点的泥巴,然后在岩石之间飞快的跃进,比羚羊还要灵活几分。干干净净的岩石成了最有效的掩护,洗得干干净净的靴子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的,顶多就是一个湿漉漉的脚印,但这点水份很快就会被岩石蒸发干净的。当然,考虑到自己的任务是误导追兵,萧剑扬和曹小强偶尔还是会轻轻的往岩石上的野草踩上一脚,或者踢歪一块脑袋大小的石头……一点痕迹都不留,怎么误导追兵嘛。

  岩石则带领其余六名队员往相反的方向走。往这个方向走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遍地都是野草和苔藓,即便雷电在后面清理痕迹,还是会给敌人留下很多线索。事实上他也没有打算清理干净,故意给后面的敌人留下一堆线索。当然,岩石他们是不会让敌人好过的,在苔藓最密集的地方故意走三步退两步,硬是制造出有十几个人走过的痕迹来。
  一个小时后。
  在雷电设置的雷区边缘,一个黑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接着又一个,再一个。他们组成标准的三三制队形,每人负责一百二十度警戒面,相互掩护着前进,那目光跟冷电似的,杀气逼人,令人生畏。他们在雷区边缘停下了脚步,毫无理由,纯粹就是直觉,直觉告诉他们再往前走就有危险,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停了下来。第一尖兵和第二尖兵取跪姿据枪警戒,由爆破手兼职的第三尖兵拔出匕首斜斜刺入地面,一寸寸的往前探。很快,第三尖兵的匕首便刺到了硬物,他神色一动,放轻力度轻轻挑开覆在硬物上面的松软的泥土,马上,一枚小巧可爱的反步兵地雷便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没有动手去拆,而是收回匕首,拉过对讲机的话筒向队长报告:“发现他们设置的诡雷,他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在追击他们了!”

  队长说:“绕过去,继续追击!”
  第三尖兵说:“明白。队长你们小心点,设置诡雷的是个高手,一不留神就很容易中招!”
  队长明显有些不耐烦:“知道了!”
  第三尖兵用匕首割了一根树枝,插在雷区边缘,然后起身,与另外两名尖兵继续组成三三制队形,绕过雷区继续追击。
  他们没有踩上子丨弹丨雷,宝宝设置的陷阱也没派上用场。
  但是这股追兵毕竟有几十号人,不可能每一个都有这三名尖兵这么高的水准。尽管他们早已提高了警惕,但是整整一夜的追击已经让他们很疲惫,反应不可避免的迟钝起来。一名机枪手甩着有点发酸的手臂小心绕过雷区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的泥土有点松软,他浑身一颤,低声叫:“队长!”接着就是一声闷响,气浪裹着泥土冲腾而起,地雷爆炸了,他右脚脚踝以下全碎了,腿骨劈裂开来流出骨髓,冲击波往上传递,所到之处,小腿肌肉和裤脚为之稀烂!他把机枪甩出老远,倒在地上抱着断腿,发出压抑的惨叫!

  刻意减少了装药的地雷爆炸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片寂静的丛林之中却不亚于一声闷雷,所有人都是眼皮一跳!就是这么一分神,啪一声脆响,又一名正小心绕过雷区的队员一头栽倒在地,脚掌处开了个窟窿,鲜血混合着沫状碎骨喷涌而出,痛得他浑身直颤!
  精心布置的诡雷还是发挥了作用,地雷和子丨弹丨雷各废掉了一个。看着这两名倒在地上疼得浑身痉挛的队员,所有队员都沉默地看着他们队长。他们很清楚这些炸伤不炸死的诡雷后面所隐藏的歹毒用意,就是故意给他们制造大批伤员,拖累他们,削弱他们的战斗力,伤一个得留两个照顾,打伤两个,一个小队就丧失战斗力了,这算盘打得精!在这片暗无天日的丛林里,如何处理两名伤员就成了大难题,分出人手来照顾他们等于是中了敌人的圈套,而狠心抛弃伤员让他们留在这里,又很伤士气,不管怎么选都是错的,实在是让人头疼。

  现在这道让人头疼的选择题摆到了他们队长面前,他必须作出选择,怎么处理这两名伤兵?
  队长左右为难。依他的性格,肯定会抛弃这两名丧失战斗力,就算救回来也要与拐杖为伍的队员,可是现在他是违抗上头命令,自作主张带着他们追击敌人的,这本身就引起了一些队员的不满,如果他再抛弃伤员,这些不满恐怕就要爆发出来了!而分出人手照顾伤员的话,他近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这样废了,这样也很不划算,再说现在也没有到必须抛弃伤员的时候……
  不过他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兵,略一沉吟便作出了选择:“留下两名卫生员照顾他们,你,你,掩护卫生员给他们做手术,不许让他们死了!”
  很多队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原本有些低落的士气重新振作起来。一名动不动就抛弃伤员的指挥官是很难让队员们安心的,还好,他们队长没有这么干,对伤员不离不弃!

  留下四名士兵照顾伤员,主力继续前进。
  然后他们就到达了第一小队分开的位置,尖兵看着地上的痕迹,两道眉头拧得紧紧。地上的痕迹告诉他们,意识到他们在后面追击之后,敌人在这里兵分两路,一路负责误导他们,掩护主力撤退。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哪一路是负责误导的,哪一路才是主力!
  队长同样拧紧了眉头。
  两条路线,一条除了几块被踩得稍稍有点儿歪的石头,几片被踩伤的草叶之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条却留下了不少没有清理干净的脚印,从这些残缺不全的脚印可以轻松判断他们至少有十几个人,到底哪一条才是敌军主力撤退的路线?

  头疼,真是头疼!
  头疼也没有办法,先进入丛林的永远占据着主动,而追踪者总是那样的被动,被人牵着鼻子走那是常有的事情。敌人是那样的狡猾,想根据一点蛛丝马迹咬住他们,把他们从丛林里挖出来,实在太过困难。这个时候他无比想念基地里那两条军犬,如果带上了那两条军犬,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可惜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没有带军犬就追过来了,后悔也晚啦,现在他的部队需要他尽快拿出办法来,而不是在这里懊悔为什么没有带军犬!他的目光在被踩倒的苔藓和被踩得微微歪了一点的石头之间来回徘徊,心里飞快的分析着:“苔藓地留下了很多脚印,看似很有可能是敌军主力撤退的方向,实际上却极有可能是疑兵之计。这一路过来我们只发现了两三个人的脚印,现在一下子冒出了十几个人的痕迹,怎么可能呢?而山溪这边只有一两个人的痕迹,反而跟这一路过来这股敌人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相符合,这才是他们应有的水准……”想到这里,他朝山溪那边一指:“这个方向,给我追!”

  命令一下,不少老兵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显然,他们早已作出了同样的判断。只是这位队长并不是很听得进他们的意见,没办法,将门虎子嘛,某位越南开国将军的儿子,苏联高等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才生,来到他们部队才一年,跟他们磨合得还不大够,说白了,还没有真正的沉淀下来,看不起他们这些野路子出身的老兵也是正常。不过还好,这位将门虎子经验是不大够,天份却不差,迅速作出了正确的判断,再磨练几年,他必然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

  只可惜,那只是看似正确的判断。
  指挥官只能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情报作出判断,至于这个判断是对还是错,需要部下甚至他自己用生命去验证。现在这支越军特种部队沿着萧剑扬和曹小强故意留下的一点痕迹追了上去,开始验证自家指挥官的判断正确与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