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8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观澜明显被我说动了,他一脸的眉飞色舞,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在他那帮狐朋狗友面前扬眉吐气的模样。
  “好!”他咬着腮帮子说:“我就信你这一回!阿叶...我这就回去跟我爸说!”
  陈观澜也是个急性子,做出决定之后,他连眼前剩下的和牛都顾不上,站起来就转身离开。
  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我端起装着极品朝香纯米大吟酿的高脚杯,慢慢凑近鼻端,混合着青苹果和白梨的水果香气顿时弥漫开来。
  我嘴角弯起,露出一抹笑意,随即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清凉的酒液入喉,口感如丝缎般绵密。我舒服的发出满足的叹息,这莱西到底是省会,还是比安水要强得多,安水就绝对找不出味道如此醇正的清酒。
  不过,无论是安水或是莱西,只要我想,都可以搅起一阵风云!
  陈观澜的消息来的比我想的还要快些,刚过了一天,我正坐在办公室里面闲着无聊的玩手游,他的名字就在我手机屏幕上亮了起来。
  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按下了通话键。
  “二少,有什么指示?”
  陈观澜的声音隐隐带着一股兴奋:“阿叶,你是不是已经走通了市里的门路,我们要是做的话,不会有人卡我们吧...”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充满自信的说:“要是没点自信,我也不敢开口跟你说这事儿。”
  我有孙新阳做后盾,区里面的事情完全不用再担心,那些应该去打点的部门,只要孙新阳说句话,他们也不可能成为我们的阻碍,只要我把该给的给到位,肯定会是一路绿灯。
  而孙新阳担心的事情,有陈家的帮助,也不会再成为麻烦。他担心老赵这个莱西坐地户在拆迁上面动手脚,可要是论本地的势力,他还能跟陈家比?
  说白了,我这玩的是双边借势,最后完美的达到了双赢的局面!
  “太棒了!”陈观澜兴奋的说:“我爸跟我说了,只要咱们能搞定上面的门路,其他的方面,他都会安排人帮我搞定...事不宜迟,咱们要不要去注册个公司?”
  “还注册什么公司啊?”我无语的说:“都什么时候了,现在还走这些流程干嘛,有现成的收购一个就行了,老城区改造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时间可都是钱啊!咱们早一天开始,就早一天赚钱!”
  “行,那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做...”
  “恩,需要我过去的话我随时可以过去。”
  “哎?”陈观澜的声音突然变得暧昧起来:“阿叶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来我家坐坐,我那妹妹...这段时间可是一直都惦记着你呢...”
  妹妹...

  听到陈观澜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整个人有片刻的出神。
  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忙到让我忽略掉了一些事情。
  比如在单位里面,好像突然少了某些人...
  柳监很少露面了,而毛夏彤也不知不觉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关于柳监的事情我曾经向张监打听过,她貌似遇到了些事情,再具体的我也没有去问,柳监这个人太过神秘,我并不想陷的太深。
  而毛夏彤,她好像是在故意躲着我。
  此时听到陈观澜说起她的名字,我刹那间有种仿若隔世的感觉,我不自禁的想起了那天的夜里,狭窄的小屋子里面,月光下那具令人血脉贲张的**...
  小麦色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散发着银色的光泽,那不同于一般瘦弱女孩子的,充满力量感与诱惑的线条...
  一想起这些,又让我身体有点发热。
  我们之间原本仇视的关系,从那次之后,好像也悄然的发生了某些变化。

  最直观的反应是,从那次之后,毛夏彤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躲着我,就算是在单位里面,行政楼里...迎面撞上她都会赶快走开,就好像我是某种洪荒猛兽,靠近我近些就会被我连皮带肉一口吞掉似的。
  而且,最近这一两个月,在单位里面我更是连她的面都见不到了。要不是我经常关注单位的人事调整,我都怀疑她调走了。
  这样的毛夏彤,会一直惦记我,让我去她家坐坐?
  开什么玩笑呢...
  “二少,你就别拿我开心了,你妹妹金枝玉叶,我这穷小子哪里配的上她。”
  陈观澜声音带着些调侃的说:“这你不用担心,我妹妹最得我家老爷子的喜欢,只要是她看上的,我爸才不会多管...你要是真能搞定了我妹妹,那你以后的日子可就舒坦喽...”
  “哈哈,希望如此吧...这事儿咱以后再说,我先跟你说说公司的事情,拆迁公司已经收购好了吧...”
  我打着哈哈将这个话题带了过去,陈观澜也没有再纠结这个,跟我探讨起了拆迁的相关问题。
  这几天单位的事情还不算多,生产也进入了正规,每一摊事情都有人盯着,这就不用我再去亲力亲为。加上莱西拆迁的事情很是紧张,我索性请了几天假,全天候的待在莱西,等着孙新阳和陈观澜两边的消息。
  新闻里面总是黑政府办事效率慢,可这个办事效率慢,是针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切身利益问题,政府的效率也是可以叫一声高效的。
  仅仅不到两天的时间,孙新阳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我之前提出的办法,在经过几次上会讨论后,被正式拟成红头文件,发了下去。不知道那个趾高气昂的赵区长,在看到这份文件后,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文件里面明确的规定,只要是现在按照政府要求拆迁的,最先拆迁的部分,会给与额外的奖励,而过了这段时限,不仅没有奖励,还会降价拆!
  当然,就算是降价,其实也不低于现在二手房卖出的价格,只是没有原来那么赚了而已。
  这次政府的决心很足,万一要是真有不想拆的,法院出个强拆令也就搞定了,当然,有我和陈观澜的存在,也不会出现暴力拆迁之类的现象。
  不过...要是对上那些故意找刺儿想讹诈的,我也会给他上一课,讲讲黑吃黑这三个字,到底应该怎么写。
  至于陈观澜那边,效率同样也很高。

  陈山河到底还是大手笔,我开始的设想是,只要陈山河帮他儿子收购一个小公司就够了,只要有资质就可以。
  这样我从孙新阳那里帮他要招标的名额时,也好操作一些。
  没想到陈山河果然大气,他愣是把莱西一家老资历的拆迁公司给买下来了,不知道这里面又有怎样一番腥风血雨。
  不过有这家公司在手,这事情就更好办了,毕竟资历到位了,就算正面拼,也有一战之力。

  陈观澜这两天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人,每天忙的脚不沾地,果然权力是男人最好的春药,以前的他整日浑浑噩噩,光顾着花天酒地,现在有了事情做,他竟然好像是变了个人,相信陈山河看到他这样的变化,应该也会老怀大慰。
  至于我,得到这些消息后,心里就更加踏实,我整天坐的,就是在老城区转悠,考察一下老城区的居民心里的真实想法...
  “师傅,您这开车有年头了吧。”
  日期:2018-04-26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