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40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他所谓的懂了是懂什么,看他和齐桓的样子应该是很熟络的朋友了,他对着我笑,我也回以微笑。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艾瑞儿,我的一位老友。”齐桓对我解释,而后转向艾瑞尔,“这是我老婆,叫何秋。”
  “齐桓,你的老婆真好看,你真幸运!”艾瑞尔操着一口不太熟练的中文夸赞我。

  我知明情况之后,朝艾瑞尔使出了中国的礼仪,伸手。“谢谢,很高兴认识你!”
  只是我的手刚伸出去,便被齐桓的大手包裹着收了回来,“他不喜欢和别人握手,尤其是女性的。”
  我睁大眼睛看着齐桓此时拙劣的谎言,我感觉这不是以前印象中的齐桓,现在霸道之余多了很多无赖。
  艾瑞尔笑得更开,他当然懂齐桓的意思了,拍了拍齐桓的肩膀,“真恭喜你,终于找回了你的真爱,来这边,我带你去里面的餐厅。”
  真爱这两字,听在我的耳朵里未免有点好笑,四年前齐桓弃我如敝履的时候,怎么就那般恨我呢!

  掩饰下这些情绪,我跟着齐桓进去,里面优雅带着点俏皮的音乐,把整个餐厅的氛围渲染的格外轻松,好似整个神经的细胞都在轻轻舒展。
  齐桓观察着我细微的反应,嘴角微微上扬,他猜到了我会喜欢上这种环境,“阿秋,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邀请你来体验这种西式的浪漫,希望你能喜欢。”
  邀请?我不禁佩服齐桓的脸皮,他这哪里是邀请,没用绑架形容就不错了,来之前他何曾问过我的意见。
  “谢谢齐总!不过最好能尽快结束,熙熙晚上没有我在身边会闹的。”他要借这种方式打破我的心房,我偏不如他的意。
  齐桓的脸色明显黑了下去,我暗自得意。
  他盯了我一会儿,才开口:“熙熙你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人带他了。”
  “不管怎样,等下还是尽早回去。”我说完,视线转向旁边一个角落处,正在弹着钢琴的乐师,那时快时慢的节奏,如行云流水般悠扬。
  齐桓见我盯得专注,沉着声问我:“阿秋,你喜欢?”
  我听得入神,自觉的点头,而后反应过来立马摇头,我刚转回来视线,只见齐桓已经起身朝那弹钢琴的乐师走去。
  他这是去做什么?我实在想不通,只能静待其观,下一秒的画面却是让我惊愕不已。
  齐桓替代了刚刚乐师的位置,琴键刚开始落下并没有觉得什么,之后的旋律竟然比刚才那个乐师的难度还要高,完成度更加完美。
  他什么时候会弹钢琴的?我竟然认识齐桓这么多年都毫不知情,直到曲子结束,齐桓重新坐到我的面前,我仍旧惊魂未定。
  “怎么了?很惊讶?”齐桓嘴角带着得意又张扬的笑,没有人知道,这是他十几年后第一次重新坐到钢琴前面,摸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琴键,儿时的那些记忆用来的时候,他心绪复杂。
  我缓过神,“你……什么时候……”
  “六岁便开始了,只不过后来荒废了,刚才弹得不是很好,见笑了。”齐桓知道我要问什么,不等我说完就自己回答了。
  “哦。”我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有意无意地切牛排。
  刚送进口中第一口,一道我并不想听到的声音传来,语气娇嫩而又柔软,“齐桓哥,你终于再次弹了,真为你感到高兴,相信伯母听到的话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是邱芸芸,我最不想看见的人,对于她如何会出现在这里,我相信绝不是纯粹的偶遇,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偶然全都被他们撞见了。

  齐桓没有回她的话,我也并不打算搭理她,邱芸芸仿佛没有觉得尴尬,继续道:“齐桓哥,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儿吧?我在等个人,不过现在还没到。”
  齐桓看了看我淡漠的表情,突然点头答应了邱芸芸的加入,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谢谢齐桓哥。”邱芸芸笑得很开心,上次在别墅那段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她喜欢齐桓的心,这么多年的爱恋,又岂是那点小挫折就能打败的。
  她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下来,我往里面挪了挪,与她拉开一段距离,她眼神灼热而又不加掩饰地盯着齐桓,我心里食不知味,不是说我吃齐桓的醋,而是这种奇怪的三人同在一桌实在让我觉得烦闷。
  好在邱芸芸之后并没有说过多的话,可能是意识到齐桓明面上已经接受,实则还是不容过分。

  齐桓切了一小块牛排中最好吃的那部分递给我,我本意想拒绝,但邱芸芸在旁边,我也起了一点小心思,主动张开嘴等待齐桓喂我。
  齐桓似是被吓到了,我的嘴张了好一会儿肉才进来,嚼了嚼冲他轻轻一笑,然后微微侧目便看到邱芸芸那都气绿了的脸,我心情莫名变好。
  “齐桓哥,我朋友过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邱芸芸强颜欢笑,收拾起东西慌忙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勾起邪笑,邱芸芸,我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任你捉弄陷害的何秋了,你这点拙劣的小把戏任谁都看得出来,往后最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开心了?”齐桓面无表情看着我的脸,我看不出他什么情绪,应该更多的是不满我功于心计的样子吧。
  我笑了,“不然呢?”
  “你开心就好。”齐桓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继续手中优雅的动作。
  我放下餐具,擦了擦嘴道:“我吃饱了,可以回去了。”
  齐桓也没有多说什么,顺着我的意思走了,和艾瑞尔打了招呼。

  “希望你们多多光临,齐桓,我听说你有孩子了,下次可以一起带来见见,我可是期待很久了。”艾瑞尔热情地送我们上车,提到了熙熙,应该是齐桓跟他说的,不过我实在是很难想象齐桓到底是怎么跟别人介绍他有孩子的。
  我幻想了几幕,竟都觉得有点好笑,意识到想偏了,我赶紧正神。
  “想什么呢?那么开心?”齐桓打量着我,突然俯下身子在我的唇上印上了一吻,浅尝辄止。
  我推开他,最近他之于身体的接触方面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我必须得和他讲清楚这点。
  “齐桓,我们已经离婚了,就算那张纸缺乏法律效应,但是在心里那张纸就是我们关系的证明,我可以接受熙熙回来,但并不代表我们依旧如从前,就像刚才的接吻,还有今天晚上的用餐,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我本来只想说肢体接触的事情,但是这些像是埋在我心里的暗点,一触到就会悉数喷涌出来。
  齐桓愣住了,他应该是没想到我会突然说这些,“阿秋,四年前的那些误会,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我不反驳,但是你可不可以给我个机会去弥补你,弥补熙熙。”
  我捂住脸,不想看齐桓此时的表情,实在是不想每天在想这些问题。
  齐桓继续说:“阿秋,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喜欢的话,我便以后都不会做了,只是你不许推开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回去吧,今天累了。”我面露疲态,侧着身子视线看向外面。
  无论如何,我那么痛的伤疤怎么能迅速痊愈,不计前嫌,我只想安静地过好当下的生活,不想想其他的,最近几天齐桓每每企图把我拉进他的世界,破镜重圆,都让我觉得心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