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8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也不多说什么,从青年手里要过一包用芋叶包着的东西塞到萧剑扬手里,说:“小心点,能不跟这些民兵打交道的尽量不要跟他们打交道,他们不是人!”说完带着那两个小家伙慢慢后退,避过民兵的视线退入村中,然后朝山里窜去。那两个小家伙动作固然敏捷,那个看上去像五十岁的老家伙手脚也是异常利索,星跳丸走,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山坡之间了。萧剑扬和雷电也不想惹事,悄悄退出村庄,钻进了山林里。

  那队民兵大摇大摆的开进空无一人的村庄,然后逐屋逐屋的搜索,看到关闭的门就开枪,甚至往里面扔手雷,跟鬼子进村有一拼。这个本来就够破败了的村庄被他们一通蹂躏,更加不成样子了,本来还像个难民营,现在连个难民营都算不上,彻底变废墟了。不过村里空无一人,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没人管。
  萧剑扬打开那包用了五十美元买回来的东东,靠,居然是一堆张牙舞爪的油炸蜘蛛!他随手拿了一他扔进嘴里大嚼,嗯,还不赖,壳酥脆喷香,肉细嫩多汁,恶心归恶心,味道却很不错。雷电这几天啃能量棒也是啃得想吐了,也拿起一个塞进嘴里,这两位就这样趴在草丛里有滋有味的嚼着油炸蜘蛛,看着那帮民兵在村里闹腾,跟看电影似的。萧剑扬还发表评论:“这帮蠢货是嫌自己弹药太多还是害怕山里躲着的人不知道他们来了?明知道村里一个人都没有还四处开枪、投弹,蠢得没救了!”

  雷电慢慢嚼着两条蜘蛛腿,说:“民兵啊,他们只是一群民兵啊,你能指望他们有多强的战斗力?话说,你猜他们会不会去搜山?”
  萧剑扬说:“应该不会吧?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正是布雷设陷阱打埋伏的好地方,谁敢上山去搜,那绝对是活腻了……我靠,真去啊!?”
  还没等他发表完高见,就看到有二十多号民兵大概是觉得对着一个空无一人的村庄扫射纵火不过瘾,居然吆喝着拉开队形往山上去了。
  眼都没眨一下!
  萧剑扬和雷电对视一眼,在心里替这帮民兵默哀三秒钟。***,这一带地形是如此的复杂、危险,就算是他们这些职业军人,知道有埋伏的话都不敢轻易进去,他们一没有可靠的情报,二没有军犬,就这样眼都没眨一下便去搜山了,有种!

  这支很有种的部队很快就被茂密的灌木和野草给淹没了。不时可以听到枪声和手雷的爆炸声,那是他们在进行火力试探呢。他们的火力试探还是有效果的,萧剑扬分明看到一头小小的麂子从林子里窜了出来,没命的尖叫着乱窜,显然是被枪声吓到了。山下的民兵们哈哈大笑,不管打不打得中,纷纷朝那头倒霉的麂子射击,想将它放倒然后加菜呢。可惜距离太远了,他们的射击准头又普遍欠佳,一个弹匣扫过去,麂子毛都没少一根。

  轰!
  民兵们玩得正开心,密林中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鸣,接着又一声,再一声!枪声骤然大作,至少二十支自动步枪在玩命地开火,隔了这么远都能看到有树桠被子丨弹丨打断从树冠上掉落,听到民兵在狂呼大叫,显然是遭到了攻击,甚至出现伤亡了,一个个惊慌失措呢。
  萧剑扬叹气,这帮渣渣,在密林里他一个就能将他们所有人都给干掉!
  然而这帮渣渣在平民面前却是如此的凶残,以至于赫蒙人怕他们多过怕正规军,真是荒谬。
  正如萧剑扬和雷电所料,进山搜索的民兵很快就吃到了苦头。首先有个冒冒失失的家伙一脚踏空掉进一个两三米深的陷阱里,被十几支竹签刺穿身体,当场就没命了。意识到有陷阱之后,民兵们慌忙改变路线试图避开这些危险的、无处不在的陷阱,结果接连踩上地雷,转眼之间就有三个人被地雷炸碎了脚掌,惨叫声响彻山林,如同垂死的野兽,让人胆寒。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死了一个,重伤三个,这帮只能用“乌合之众”来形容的民兵再也不敢在那片危机四伏的山林里呆下去了,一通毫无意义的胡乱扫射,浪费了大量弹药后,他们背着伤员狼狈的逃下山来,跟丧家之犬似的。

  看到自己的部下吃了亏,民兵队长大发雷霆,架起一门60炮照着山里狠狠的打了六七发炮弹。
  山里毫无反应。
  连敌人的影子都找不着,倒是陷阱到处都是,这些民兵对此也大为沮丧,无可奈何的抬着伤员撤退,慌乱中还把好几支枪给扔在山上了。
  等民兵都撤走之后,雷电拍拍萧剑扬,说:“我们也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萧剑扬三两下将剩下两只油炸蜘蛛给塞进嘴里,然后将那片芋叶扯个稀巴烂扔进草丛,这才心满意足的抄起步枪,继续前进。
  岩石似乎对这类动静早已习以为常了,一直没有问尖兵前面出了什么事,无线电始终保持静默。
  第一小队沿着偷渡者最常走的路线快速前进。由于老挝是越南的势力范围,越南对老挝的渗透极深,穿越整个老挝抵达柬埔寨那纯粹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在出发后的第五天,他们就转变路线,进入了泰国。

  泰国是个比较富裕的国家,农业和旅游业都相当发达,泰国香米、榴莲可谓世界闻名,至于泰国的人妖……那更是全地球都知道。不过,泰国其实也很乱,大城市尚且黑帮横行,至于偏远地区,尤其是惹拉、陶公、北大年这些南部地区,那完全就是无法无天了,军火走私、丨毒丨品交易可谓泛滥成灾,针对政府行政机构和平民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一个字,乱!不过这种乱得不可开交的地区恰恰是影子部队的最爱,第一小队很快就弄到了好几匹马,就这样骑着马沿着山间公路和乡村小路悠哉悠哉的穿越了这片混乱得不可开交的危险区域,抵达泰国-柬埔寨边境。

  1978年,越南占领柬埔寨之后就开始在泰柬边境寻衅滋事,与泰军不断爆发冲突,甚至是营团级规模的战事,边境气氛极为紧张。不过现在越南已经被打断了脊梁骨,实在闹腾不起来了,边境战云消散,虽说贩毒走私和军火交易仍然频频发生,但是比起以前边境陈兵数成,隔三差五爆发血战来已经好得多了。也正是托了这种缓和的气氛的福,第一小队没费什么力气就穿越边境,进入了柬埔寨。

  柬埔寨曾是法国的殖民地,经济比较繁荣,尤其是金边,有着东方小巴黎之称。然而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乱让一切繁荣凋零殆尽,红色高棉的大屠杀让这个国家失去了七分之一的人口,那一座座阴森恐怖、弥漫着死亡气息的监狱和万人坑里的累累白骨构成了柬埔寨人最辛酸、最痛苦的回忆,越南恩将仇报的入侵更是往柬埔寨人鲜血淋流的伤口撒了浓浓一把盐,柬埔寨人的屈辱和痛苦都达到了极限。现在中南半岛的局势已经大大缓和了,越南逐步从柬埔寨撤出军队,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乱终于到了尽头,然而柬埔寨人看到的不是希望,而是累累白骨和一片废墟,还有癌细胞般遍布全国的七百多万枚地雷。

  希望到底在何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