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8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从文惊怒的站了起来,吼道:“你们要他么干什么?”
  魏丹青指着他说道:“沈老板,你们的人还没到赌船上呢,我们现在有反客为主的资本,明白么?”
  “草ni么的,我这两根手指战场上都没断过,被他么你一傻bi给残了,这气我他么的能放得下么?给我站直了,挺住,我的朋友·····”丁建国踩着刘俊峰的胳膊,右手军刺奔着他的右手就插了过去。
  “噗嗤”军刺插在了刘俊峰的中指上,然后丁建国猛的往一边压了过去,锋利的刃口直接把对方三根手指全都给切了下来。

  刘俊峰脸上顿时血色全无,疼的满脸直冒冷汗。
  三根手指掉在地上,丁建国咬牙说道:“多要你一根算利息!”
  沈从文咬牙说道:“真当我不敢把你们给在澳门是不是?”
  魏丹青淡淡的说道:“真要是能留,你还至于和我在这废话么?建国你还愣着干什么呢,六百万的事不还没提呢么?”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大圈的人都是这么猖狂的么······”沈从文急了,今天这一把相当于是被大圈给骑在脖子上拉了一泡屎。
  “慢慢品,更猖狂的事,在后面呢”魏丹青手插在口袋里淡定的转身说道:“我们走,沈老板你就不用送了”
  魏丹青领着邓锦州双骑闯永利,除了那一把用来砍断刘俊峰手指的军刺外,他俩连把带响的家伙都没带就把丁建国给领了出来,还有之前安邦掏出去的那六百万也给要了回来。

  之前,安邦曾经说过人要回来就行了,至于钱给就给了,当是破财免灾得了,但他让魏丹青一句话就给骂了回来。
  “你这是孩子没学明白走路呢,就他么开始会大跳了,会跑了是不是?大圈仍然处于饿肚子的阶段呢,六百万你说不要就不要?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鸡毛破财免灾?反正脸都已经撕破皮了,那就干脆一撕到底算了,人要领回来钱也要带走!”
  这一把,通过各种阴差阳错的事件,大圈和永利酒店就这么非常无厘头的站在了对立面,彻底互相整了起来,由此而引发出了大圈和澳门赌场方长时间的各种争斗。
  多年后,东北非著名网络作者困的睡不着先生曾经讲过一句很有哲学意义的话,一切战争的起源都是因为各种巧合的因素引起来的,你深追究一下就会发现,各种大战在最初始阶段完全都是由一点不起眼的小事诞生的,人生如戏,戏很操蛋!
  永利酒店,魏丹青和邓锦州领着丁建国走出了酒店大门,从容不迫,气度杠杠有力!
  酒店内,沈从文阴着脸,手不停的摩挲着腮帮子,这一把大圈给永利操的很苦,钱财损失乃是小事,面子丢了才是大问题,今天的事要是传了出去,永利在澳门的脸面将会彻底的被踩在了鞋底子下面!
  除非,周坤派去的人能把安邦他们给按在赌船上,这才能挽回一点颜面,但刚刚魏丹青表现的如此淡定,却又让他心里有些没底了。
  公海上,安邦接到了魏丹青的消息。
  “人和钱我都要回来了,你那边准备一下,我估计澳门这边肯定派人过去了······”
  “稳妥,放心,不管来什么角色,今天晚上我都得给他送进海里去喂鱼了”安邦挂了卫星电话,冲着少马爷摆了摆手,说道:“叫你的人准备一下,正戏马上开场”

  “呵呵,到了用人头算钱的时候了呗?”少马爷歪着脑袋笑道。
  “对,你们挣钱的时候到了,给我放开手使劲干,别他么的怕我钱不够,你就照着六百万的价格给我干就行了”
  “哎,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可就浑身都是劲了!”少马爷淡定的点了点头,冲着黄振文他们说道:“老规矩,各自为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唰”忽然间,少马爷这伙人全都快步走出赌场。
  安邦蹲下身子,用枪口戳着李伟凉的脑袋说道:“船上,有几部卫星电话?”
  李伟凉咬牙说道:“除了我这里的一部,驾驶舱里还有一部”

  “没骗我?”
  “没骗你,你可以打听一下,一艘船两部卫星电话是标配”
  安邦嗯了一声,随即抬腿一脚踩在了电话上,他扭头冲着角落里缩成一团的赌客喊道:“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自己找地方藏好了,一会枪林弹雨的子丨弹丨不长眼,误伤就他么不美好了哈”
  赌客都有点发愣,没太明白安邦这话是啥意思,少马爷干脆的抬起枪口冲着棚顶“砰,砰”开了两枪,说道:“回房间躲着,听不明白是不是?”
  赌客忽然间“呼啦”一下全都散开了,仓惶的奔着楼上的住房跑了过去,安邦走出赌场大厅喊道:“援朝让你的人去中控室,把那部卫星电话给我砸了······”
  十分钟之后,赌船上的赌客全都回到房间内房门紧闭,船上两部卫星电话被砸的稀碎,同时赵援朝和少马爷的人全都藏在了暗处,只有安邦和少马爷两人站在甲板上眺望远处的海面。
  忽然之间,原本人声鼎沸的赌船,顷刻间变得寂静无声,只有大厅内亮着通明的灯火,但人迹却全然不见了。
  赌船静静的漂浮在海面上,仿佛一艘幽灵船般,看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啪”安邦站在船舷边上点了根烟,少马爷靠在后面的舱门上抱着胳膊问道:“你说这艘船,叫什么来着?”

  “永利赌船,老板是澳门一个酒店的老板,那个赌场酒店也叫永利,老板叫沈从文”安邦甩给少马爷一根烟,对方接住后沉默半晌,才轻声问道:“我能打听一下,你跟这个永利是因为什么搞的这么大吗?”
  这时候的安邦是背对着少马爷的,所以他没看见对方脸上的神情此时颇为古怪。
  “因为什么怼起来的?呵呵,说来也挺巧了······”安邦苦笑着说道:“最初是因为我一个兄弟在永利赌场玩牌,被人给套了六百万多万,我去了永利之后跟沈从文见面,也答应把这六百万给他然后把人换回来,但谁他么的知道,我钱都准备好了之后,打算去赎人的时候,永利在前一天丢了一些东西,沈从文就他么的以为是我干的,因为这个当时就翻脸了,我兄弟被他砍了两根手指,我又交不出他要的东西,不得已,我就只能动他这艘赌船来让他放人了”

  少马爷在后面,脸色更为古怪的抽着烟,半天没有吭声。
  安邦裹着烟嘴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的搓着脸说道:“这事啊,就是事干事巧了,谁他么的知道我要在换人的时候,会出现这么一个插曲呢?说多了,都是眼泪,心碎!”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缘分这个说法吗?”少马爷憋了半天,吭哧出这么一句话来。
  安邦愣了愣,点头说道:“信,缘分这玩意说不清,但确实存在着”
  少马爷叹了口气,揉着有点发疼的脑袋说道:“我他么也是真服了,咱俩就挺有缘分的啊”
  “唰”安邦回头不解的看着对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