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3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是巧了,方才收拾的那几个玄学会之人,居然认出了我。这倒也正常,以我如今之名头,玄学会内,应该少有没听说过我的,从我外貌认出身份,也是应有之事。
  只是听韩稳男提起叶翩翩的事情,我心没来由的一紧。当初我识耀之时,若不是叶翩翩和叶袅袅,恐怕我早死在了玄学会。对她,我心满存感激,次韩稳男说了去营救她之事,我一直放在心,只是后来这段时间里,我一直俗务缠身,韩稳男那边也没有消息,于是又将此时搁置。这次既然韩稳男找到了叶翩翩所在之地,那没说的,自然要去救人。
  我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向韩稳男问起叶翩翩所在之处。
  他听到我的问询,却是凑到我身边,压低了声音,小声道,“蓬莱仙境。”
  蓬莱仙境?当初我打听过叶翩翩的消息,听人说过她似乎被困在蓬莱。所以韩稳男说的前两个字不出我意外,可后面“仙境”二字,却让我忍不住愕然。
  蓬莱乃是山东境内,烟台市下属的一个县城,可“蓬莱仙境”,却是神话传说的一处仙人住所,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相传蓬莱仙境是国神话传说的三座神山之一。蓬莱、瀛州、方丈,为神仙居住的地方,自古便是汉武帝求仙访药之处,其物色皆白,黄金白银为宫阙,珠轩之树皆丛生;华实皆有滋味,吃了能长生不老。
  古籍也有过记载,亦有渤海之东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的记载。记载另外两座山被传说的龙伯国巨人钓去了守护神龟,因此沉没于海,仙圣之播迁者巨亿计。
  八仙过海的神话传说,也发生在这里,相传吕洞宾、铁拐李、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八位神仙,在蓬莱阁醉酒后,展示各自的宝器,凌波踏浪、渡海而去。

  原以为这些只是前人们编撰的故事而已,没想到这蓬莱仙境居然真的存在。不过,转念想,次我们到过的流波山亦是真实存在的。这蓬莱仙境如此,倒也不足为了。
  由此想罢,我便问及韩稳男可知晓这蓬莱仙境的确切位置。他告知我,这蓬莱仙境并不是海,也不在水里,而是在云层之。
  这一点,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这蓬莱仙境在云端之,恐怕具体位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想要找的话,着实有些困难。我将心所想告知韩稳男,问他是否有办法确定蓬莱仙境的位置。
  韩稳男的脸却是露出几分难色,摇头说自己确定了叶翩翩的消息后,便着急来寻我,至于蓬莱仙境的具体位置,他却也不知。

  我有些傻眼,韩稳男一贯是稳重性子,这次却是失了方寸。他既然不知,看来此时还得我来解决,于是我心盘算了起来。
  次我和祭祀恶灵前往流波山时,是在琅琊台得到的消息。不过那流波山在海底,千百年来都未曾移动过。这蓬莱仙境却是在云端之,踪迹无处可寻。若是朝着古籍记载的位置去,恐怕是缘木求鱼,找到的希望不大。
  我忽然转念一想,预测、卜算一道,正胖子他们占验派所擅长之事,此事不妨求助于他,兴许能找到答案。
  想到此处,我立马联系胖子,告知他我所求之事。胖子听出我语气的焦急,连忙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片刻,我便收到了胖子的消息。他告知我,管真人预测到十日之后,蓬莱仙境会出现在渤海以东的云层之。至于具体位置却无法推算出来。
  虽然没有确定具体位置,但总算也是确定了一个方位,到时我和韩稳男仔细搜寻,应该能找到。
  确定之后,我松了口气,叫韩稳男,准备尽快出发前往渤海。不料韩稳男却摆摆手,说不着急,还问我麒麟在何处。
  麒麟?他这忽然转折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问他何故。
  韩稳男这才告诉我说,那蓬莱仙境之所以隐秘,除了它飘忽不定的位置以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地方。那便是蓬莱仙境,有一种禁制,将之与外界的事物完全隔绝。据说那禁制威力强大无,霞举境界之下,根本无法破除,只能得到许可,开启禁制之后,外人方能入内。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他为何要提起麒麟了。先前在罗天大醮时,麒麟便是踏着陆振阳冲破了王屋洞天的禁制。看来他是想让麒麟破开蓬莱仙境的禁制,将我们带进去。

  眼下只知晓叶翩翩被困在了蓬莱仙境之,至于里面还有何人却是无从得知。我们无法和叶翩翩取得联系,不可能让她主动打开禁制,只能用外力破开。麒麟的手段,当时韩稳男亲眼见过,也怪不得他能想到这个主意。
  只是麒麟此刻尚在王屋洞天,看来我们出发之前,还得回王屋山一趟。次我离开王屋洞天时,曾有心带麒麟走,但它却不愿离开。这次究竟能不能把它带出来,我心里却也有几分忐忑。
  将麒麟的情况告知韩稳男后,他也微微皱眉,然后便催着出发,说是早些到王屋洞天,到时算麒麟不愿离开,也好有时间想办法。
  我点点头,也不再耽搁,抬脚准备离开。不过转头看到米泰,心里却犹豫了一下。
  先前传授米泰功法虽说是随性所为,但他既然修炼有成,那便算是我的弟子了。方才韩稳男来时,我心里正打算再传授给他一些修行法门,但被韩稳男一耽搁,此时又着急去王屋洞天,我心里犹豫了一下,反正已经答应米父要带走米泰,干脆这次便带他一起去了,也让他长长见识,对玄学界了解的更深一些。
  听到我的决定,米泰自然不会拒绝,反而神色颇为兴奋。而韩稳男此时才刚注意到米泰,盯着他看了几眼之后,饶有兴趣的问了我一句,“巫族的人?”
  他的修为远在米泰之,自然能看出米泰修行的是巫炁。不过我摇摇头,没接他的话。这倒不是我不信任韩稳男,只是巫族一事,牵连颇大,而米泰只是我的弟子,不适宜牵扯到这些事情来。
  韩稳男见我不接话,却也没再纠缠,只是跟着我们一同出了米家庄园。
  离开港岛之后,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赶到位于豫西北的王屋洞天。此时虽说是旅游淡季,但王屋山风景秀丽,也有不少游客前来游玩。我们此行时间紧急,根本没有心情留恋于此。而是按照之前王灿领我走过的小路一直往山顶行去。
  只是到了山顶之后,我却不知接下来该往哪里走。王屋洞天设有阵法,与外界完全隔离。虽说我对阵法一道也有些许涉猎,但王屋洞天的护山大阵何等玄妙,根本不是我能寻找到丝毫端倪的。
  而当初王灿送我的传音符,也因为我次研究试制,将其弄散,此时却是无法联系到他。事发突然,着实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韩稳男似是察觉到我面色有异,在一旁问及缘由。我将此时情况告知他,他听完之后却是哑然失笑道,“我们洞天福地之间,向来也是有联系的,你丢了传音符,我这里带的有。你且稍等,我立刻联系王灿。”

  日期:2018-04-2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