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7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萧凯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将小虹扯开的时候,那个比小虹粗壮了一大圈的小胖墩已经给揍得眼眶瘀青发黑,肿了一大圈,鼻子鲜血跟水龙头似的往外面猛喷,嘴唇被打破了好几处,鲜血淋流,脸颊还有两排清晰的牙印,都咬出血丝来了,身上更是印着十几只鞋印……那是这个小丫头觉得拳头揍得不解气,改用脚猛踹的结果。乖乖,这小丫头看着跟个瓷娃娃一样可爱,打起人来真不是一般的凶!

  这一顿狂扁,解气是解气了,但也严重违反了纪律,没办法了,打电话叫家长过来吧。
  赵晨菲都不等会议结束便风风火火的开车过来,听了班主任的话她沉下脸,严厉地批评了女儿。
  小虹眼里闪烁着泪花,小嘴扁着,一副要哭的样子,但头颅高昂,没有半点要认错的意思,如果再用绳子把她绑起来,那就活脱脱一个现代刘胡兰了,当然,袖珍版的。
  赵晨菲又再三向对方的家长道歉,赔偿了两百多块的医药费,总算是把事情摆平了。但是当老师让小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小胖墩认错的时候,小丫头居然指着小胖墩的鼻子大声说:“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错,但我还是向你道歉!不过,张小胖,你给我记着,以后你再嘲笑我叔叔,我还会揍你!”
  张小胖吓得倒退了一步,班主任也瞪大了眼睛。
  小虹又指向全班同学,大声说:“你们也一样!不管是谁,如果敢嘲笑我叔叔,我见一个就揍一个,揍到你们闭嘴为止!”
  全班同学齐齐噤声。
  班主任额头冒出汗珠来,低声说:“这孩子也太野了吧?”
  萧凯华哭笑不得,他这辈子在乱葬岗里站过岗,枕着死尸啃过干粮,在最极端的环境下为了给身体补充热量,连人血都喝过,到头来居然还要一个才八岁的小丫头替他出头?真是见鬼了!

  好不容易把这桩破事给摆平了,和萧凯华一起走出校门,赵晨菲打开车门,说:“上车,我搭你回去。”
  萧凯华看了看车里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真皮座椅,再看看自己这双由于一路走过来而满是泥巴的鞋,说:“不用了,赵经理,我走路回去就行了。”
  赵晨菲一字字说:“上、车!”
  萧凯华无奈,只好上车。

  赵晨菲把车开得很慢,跟老太太步行的速度有一拼。她边开车边问:“这件事你怎么看?”
  萧凯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笑说:“小孩子打架,再正常不过了。挺好的,打上几架,培养点野性,太听话的孩子长大了容易吃亏。”
  赵晨菲低声说:“其实……她有自闭症。”
  萧凯华又愣了一下:“自闭症?”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赵晨菲说:“她对其他孩子都喜欢的玩具和游戏一点都不感兴趣,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话都很少,朋友更是少得可怜,对陌生人更是不理不睬。”
  萧凯华真的愣住了。原来那个小丫头还有这种病?可为什么在他面前这个小丫头却跟只撒欢的小麻雀似的活蹦乱跳叽叽喳喳,闹上好几个小时都不消停,甚至还为他跟同学大打出手?
  “他父亲跟你一样,是一名军人,少尉排长,非常疼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赵晨菲眼里泛起泪花,声音有些哽咽,“几年前,他随部队开赴前线,临走前还鼓励她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回来的时候会给她带很多用炮弹壳和子丨弹丨壳做的玩具。而在那几个月里,他也确实寄了很多用子丨弹丨壳和炮弹壳做的玩具回来,小虹都喜欢得不得了,小心翼翼的藏在自己的柜子里,谁都不许碰。他还寄照片回来,是站在相思树下拍的,说那里的相思树很美,相思树结的相思豆更美,他会给女儿带两颗相思豆回来……我们扳着手指数着,盼着他回来,每次前线有消息回来说又爆发战斗了,哪里又被袭击了,总是心惊肉跳,发疯似的写信过去给他,直到他回信说没事才能放心……”

  萧凯华脸上掠过一抹同情。两山轮战,各大军区轮番上阵,在那片终年云雾缭绕的山地与擅长山地丛林作战而著称的越军展开殊死厮杀,那里的风吹草动无不牵动着后方无数女性的心,因为她们的丈夫,她们的儿子,她们的爸爸,她们的哥哥弟弟正在那里浴血奋战,而赵晨菲和她的女儿,只是其中的一员。不幸的是,别的女性都盼到了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儿回来,她和她的女儿没有,就在换防的前夕,越军特工再次发动夜袭,一捆集束手榴弹飞进猫耳洞,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奋不顾身地将身边的战友堆倒,用身体替战友躺下了无数尖锐的弹片……在参战部队归建的时候,她的丈夫,她女儿的爸爸也回来了,躺在骨灰盒里由国旗包裹着回来的,连同骨灰盒一起交到她们手里的,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夺去了她们丈夫、父亲的性命的弹片,大大小小一共八十七块,还有两颗呈玛瑙红色彩的相思豆。

  打那以后小虹就病了,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理人,不爱玩玩具,不爱做游戏,经常看着一家三口的照片发呆。她是个早慧的孩子,正因为聪明,正因为懂得多,丧父之痛对她的伤害更大,更重,她经常看着父亲的照片发呆,低声叫:“爸爸,我不要相思豆,我不要玩具了,你回来吧,你快回来吧!”本来大家还以为随着年龄增长,她会渐渐忘记这些伤痛的,可没想到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到最后,别的孩子一天到晚缠着父母买这买那,那么凑到一块就闹翻天,她却可以长时间的呆坐着,一言不发,就像个没有魂的布娃娃。赵晨菲一家给她请了很多心理医生,做了种种努力,但是毫无用处。

  直到去年,她放学后饿着肚子跑过来找赵晨菲,萧凯华见她饿了,带她到小卖部给她买了个小小的蛋糕,情况才发生了改变。当赵晨菲下班,看到这个小丫头洋洋得意的坐在保安室飞快地消灭一大堆零食,嘴里还嘀嘀咕咕不停的挑着毛病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在回去的路上,小虹告诉她:那个叔叔很像爸爸,很疼她,不管她怎么捉弄他,甚至把他左手那空荡荡的袖子打成很多很多的结都不会生气,只会带着无可奈何的、溺爱的微笑让她别闹了,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真好!

  听到这里,萧凯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他纯粹只是见赵晨菲还有大半个小时才能下班,而这个小丫头肚子一个劲的唱空城计了,怪可怜的,才带她去买点东西填填肚子,谁知道这个小不点居然这么多心思!打那以后这个小不点真赖上他了,隔三差五跑过来吵着要他给她买零食买玩具,发工资了更要他带她去吃大餐————所谓的大餐就是路边摊子上的酸辣粉、牛杂之类的东西,但每一次磨到他答应了她都会欢呼雀跃。估计那些跟赵晨菲相亲的人看到这一幕铁定要泪流如尿崩,他们对这个小丫头不好吗?给的红包不大吗?为什么这个小丫头从来都不搭理他们,反而黏着这个总是用一块几毛钱打发她的保安?

  “那她的病现在好点了没有?”他问。
  赵晨菲叹气:“本来跟你相处了几个月,已经大有改善了,但是在你请假回家后,病情又复发了,整个春节都绷着脸,谁也不搭理,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说你回去这么久都不给她打电话,不会再回来了,不会要她了。”
  萧凯华额头冒出汗珠来。我的老天爷,我们村连电话线都让人给剪了!再说,就算电话打得通,我敢往你家打电话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