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傍晚方晟和赵尧尧先后回到潇南,带着楚楚敲开方池宗家门,看到宝贝孙女这么大了,嗲嗲地带着好听的港台腔,方池宗和肖兰乐得心里都甜。
  嘴上说方池宗请客,实际是方华出面在东方金城订的豪华包厢,不过借个理由聚一聚而已。席间方池宗笑容始终没褪过,看看大儿子方华主持市市场监督局工作,正处级实职;小儿子方晟位列市委常委,大权在握的正厅级组织部长;二媳妇更是金灿灿的香港富豪,坐拥亿万身家;自己呢坐了一辈子冷板凳晚来转运,退休前居然捞了个正科实职,虽说比不上两个儿子,没准还暗暗沾了点光,也能在一班战友面前挺直腰杆。

  方池宗越想越高兴,喝到一半居然流露压在心里几十年的想法:“记得转业那年我拜访一位老领导,住在市郊桃花潭边,单门独院,三上三下,前面是桃花潭,后面倚着青龙山,风水好啊,人住着也清静。当时我就想,有朝一日我方池宗发达了,也要在这儿弄块地建套别墅,和你们妈一起安享晚年……”
  “没问题,”方华接口道,“明天我过去考察一下,最好有空地自己建!”
  任树红道:“爸转业都几十年了,哪还有空地?看看有没有想卖的,买下来重新装修。”
  “对,打听一下二手房市场。”方晟附合道。
  半晌没说话的赵尧尧来了一句:“五百万够不够?”似乎准备出资的样子。
  方池宗打了个寒颤,酒意被这个天文数目吓醒了一半,忙不迭摇手道:“别别别,开开玩笑而已,不用当真。”

  赵尧尧很认真地说:“别墅价与装修费用是一比一,这样的话加上装修一千万差不多了。”
  连肖兰都被吓住了,急忙道:“那种天价别墅我们也住不起。”
  方晟掏出手机查了会儿,笑道:“尧尧拿香港房价衡量内地,真把爸妈唬住了,没那么贵……瞧瞧这套,桃花潭风景区湖景别墅低价出售,连排独栋、依山傍水、奢华独享,280平米报价330万。”
  “太贵了,太贵了,”肖兰说,“即使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也买不起,爸呀喝醉了说的醉话,你们别放心上。”
  “醉话!”方池宗强调道。
  赵尧尧凑过去仔细看了会儿,道:“330万不贵呀,明天找中介还还价,一次性付款300万肯定能拿下。”
  “300万也付不起……”方池宗还是摇头。
  方晟笑道:“这事儿您二老别愁了,交给尧尧负责。”
  “我上午把别墅的事儿办妥,下午回香港。”赵尧尧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要买的不是别墅,而是几斤大白菜。
  任树红自告奋勇:“我陪你一块儿去,别的不行,还价是我的强项。”
  “买了也住不起,别闹了。”方池宗和肖兰竭力反对,心里非常后悔不该在酒桌上乱说,好像逼儿子们掏钱似的。
  方晟索性把话挑明了:“爸,妈,别墅费用由我们出,装修交给方华负责,您俩啥事都不用管,就等装修结束搬进去住。辛苦一辈子,享享儿女的福是应该的,要怪就怪我们不体贴,不知道爸心里搁着几十年的秘密。”

  大家都笑了起来,方池宗又被两个儿子连哄带劝喝了不少,最后醉得挪不开脚步,方华和方晟一左一右将父亲架上车。
  周一上午兄弟俩都要参加例会,任树红和赵尧尧驱车来到桃花潭风景区,找了家规模最大的中介,得知目前别墅区有六套别墅挂牌出售,面积均在三百平米左右,价格350万上下。
  销售人员陪同两人看了一圈,选定地理位置最好、三百二十平米的毛坯别墅,任树红砍掉20万,最终360万成交。房主匆匆赶来后,赵尧尧随便从包里拿张卡一刷,360万一次性打入卖家账户,销售人员和任树红都暗暗咋舌。
  签完协议,赵尧尧让任树红到附近银行办了张新卡,随即转了400万到卡上,说装修的事就麻烦哥嫂了,我得赶紧带楚楚去机场。
  任树红捏着银行卡不知说什么才好,好一会儿笑道过阵子把装修效果图发给你,多提宝贵意见。
  赵尧尧无可无不可点点头。
  当天下午方华找到市区名气最响的装修公司看了现场,听了大致要求后老板陪笑说帮方局装修是公司的荣幸,还谈什么价钱呀,看着给就是。

  方华严肃地说钱必须严格按市场价算,关键要保证质量,你可不能叫我犯错误。
  不会的,不会的。老板听他这么说略略粗估一下,说设计加全包共260万,要是有半点偷工减料,方局可以叫人砸我的招牌,决不含糊!
  方华自然清楚别墅价和装修费用一比一的关系,心知老板没乱开价,没说什么,直接关照任树红出面签合同。
  与此同时,方晟开始上任后的首次调研。
  周一上午银山市委常委会上,罗世宽提出必须尽快解决榆洛县领导班子调整问题。
  榆洛县领导班子派系林立、矛盾丛生的痼疾持续已久,县委书记与县长不和,组织部长与纪委书记不和,宣传部长与政法委书记不和,常务副县长与副书记不和,总之乱得一塌糊涂,每次县常委会都以吵架开头、怒骂结束,各项工作无法正常开展。
  班子不团结直接影响经济发展,几年来榆洛县综合排名从全市第三节节后退,原本还有红河开发区垫底,方晟主政后突飞猛进,使得榆洛县连续两年稳居末位。
  钱浩任期内将榆洛领导班子换掉一半,矛盾依旧;许玉贤赴任后第一刀便挥向榆洛,又换掉一半还是不行;去年市常委会上以罗世宽为首的主张全部换掉,徐璃坚决不肯,认为在没找到根源前贸然换人只会适得其反。

  渝洛县领导班子为何内斗不休,换了两茬都没能解决问题?徐璃派人过去驻扎了两个月,形成的报告全是空话套话,未能实质性揭示矛盾所在。
  之所以强烈要求推翻重来,因为渝洛县多项指标都是负增长,极大地拖了全市后腿,今年测算综合指标首次从全省第二降了一个名次变成第三,为此罗世宽等正府领导班子遭到何世风、于道明的点名批评。
  “世宽啊,银山家底子很殷实,又有靠近省城的地理位置优势,正是大干快上的好时候,怎能被兄弟市超越呢?来年有没有信心打翻身仗?”
  何世风的话貌似关心,实质暗藏杀机,言下之意打不了翻身仗你就滚蛋!

  罗世宽焦灼万分。
  由于文凭问题他自知晋升无望,但仍想在市长位置上多呆几年,这当中的道理谁都懂的。他清楚在一班市长当中,自己能力不算突出,接手银山市长以来各项经济指标实际以缓慢的速度节节下滑,本来去年就该滑到第三名,幸好红河开发区飞跃式跃进,多少弥补了短板。今年红河进步更大,可毕竟体量有限,还是经不住渝洛县断崖式下跌的冲击。
  日期:2018-06-0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