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也叹道:“并非出自父母意愿,孩子根本不该生出来,四位长辈过于执著了。”
  “几十年处于单一且封闭的环境里,心理、性格、思维方式等等难免异乎常人,冲他们为国防事业作出巨大牺牲的份上,也应该满足这点可怜的要求,对吧?”
  瞬间方晟想到鱼小婷,不觉点头称是。
  燕慎续道:“双方谈妥后,姜姝开始纠结了,说明明一心一意跟你好,却冷不丁生个孩子,这算什么回事?想告诉你内情又觉得难以启齿,要不,逼我亲自出马……”
  方晟大汗,哀怨地说:“人家夫妻俩生孩子,反而找我说明情况,燕兄,你……你这一手要把我活活玩死啊。”
  燕慎笑得前俯后仰,道:“我也觉得不妥当,可……哈哈……姜姝非要我说,说了又被你责怪,哈哈哈……”
  “燕兄和陈兄都是不折不扣的损友啊,陈兄把陈景荣打发到银山,第一天就闹个满堂黑……”方晟赶紧转移话题,把陈景荣去银山报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燕慎渐渐收敛笑容,沉思片刻道:“原先我以为陈家经不住陈景荣纠缠,放到双江任由他折腾,但从最近人事走向来看此举并不简单,似乎……刻意限制传统势力新生代崛起!陈景荣到银山;中组部给吴郁明配了位市长助理,什么来头还在打听之中;詹家也遇到麻烦,被空降的纪委书记弄得头大如斗;宋家子弟也遭遇一连串事故,明白我说的意思?”
  “陈皎知道内情?”
  “在陈景荣的问题上我觉得他不知道,纯粹出于兄弟情谊,只不过被人巧妙利用而已。”
  联想到“老骥伏枥”问题,方晟顿觉京都上空乌云密布,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悄然打响!
  “会不会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一切都为了换届需要?”他小心翼翼试探道。
  燕慎谨慎地反复打量四周,压低声音说:“下面我说的法不传六耳!上次说过家父已做好卸任准备,可有人恋栈权位呐,千方百计想留下,这一来形势有点乱,偏巧又有人希望乱中取栗,所以嘛……你听听就好,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包括你岳父,虽然他是局中人心里有数。”

  “知道知道,绝对不能捅破这层纸。”方晟肃言道。
  “至于陈皎,从周五开始可能琢磨出点味道了,打电话约我喝茶,我没敢答应,这关口风声鹤唳啊,芝麻大的事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何况两常委儿子偷偷喝茶?不过咱俩站这儿聊天没事,在外界眼里你属于传统势力,而我是新兴势力。”燕慎调侃道。
  “我也悟出名堂了。”方晟说。
  与燕慎一席谈话后,方晟终于决定去趟白家转达于云复的意思,后果如何则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把小贝送回于家大院,方晟说中午有饭局,让赵尧尧陪老爷子吃饭,并建议她下午回趟潇南,晚上和方家一起团聚。赵尧尧略略思忖,居然一口答应。
  径直来到白家大院,白翎临时接到任务离开了,小餐桌上只有方晟、白老爷子、小宝三个人。
  “你是稀客,难得坐下来吃顿饭,”白老爷子到底军人出身,腰杆挺得笔直,“不过也没错,政治家吃饭就是工作,有朝一日没饭局就说明彻底退下来了,象我一样。”
  京都个个都是人精,京都没有一顿好吃的饭。
  方晟殷勤地给白老爷子夹了块鱼,笑道:“现在基层风气大有好转,成天只惦记着吃喝的干部成为稀有品种,大都以饭局为累赘,下班后宁可早点回家喝碗稀饭然后散步,也不愿在酒桌上耗几小时。”
  “你是厅级干部,有本事邀请到你的也不多,乡镇怎么样?”
  “自从各省市陆续颁布戒酒令,严令公务员中午不准喝酒后,乡镇近三分之一饭店关门大吉,原因很简单,基层喝酒成风根源还出在上面,只要层层领导以身以则把嘴扎紧,风气会逐步好转。”
  白老爷子闲闲吃了会儿,道:“很久没下部队了,当兵的喝起酒更生猛,也该刹刹坏习惯了。”
  想起容上校带的些战友非凡的战斗力,方晟深有同感,但地方干部不便评价部队,笑笑不吱声。
  老爷子戒酒好几年,中午吃得比普通老百姓还简单,小半碗杂粮饭,一碟小青菜,一碟鱼,一碟小炒,其它做给方晟和小宝的菜几乎不碰,而且吃饭保持当兵时的速度,三分钟结束战斗。等方晟照顾小宝吃完去休息,老爷子已洗了脸,悠悠然在餐厅门口散步。

  “爷爷不睡会儿?”方晟上前赔笑道。
  “聊会儿再睡,”白老爷子一付智珠在握的样子,“不耽搁航班吧?”
  “没事儿。”
  方晟暗暗汗颜,知道老爷子早看穿自己带着任务而来,特意留出谈话的空间。
  爷孙俩缓缓来到侧院草坪上,这儿视野开阔,除四周郁郁葱葱的古树无藏身之处,是老爷子每天练拳健身的场地。
  “岳父身体怎样?”正当方晟为如何开口为难时,白老爷子主动挑起话题。
  “还不错,昨晚散步时吟了首《龟虽寿》,但认为社会资源总量恒定,一部分人长期占据有效资源,必定让另一部分人失去机会,因此曹操的老骥伏枥对年轻人不是好事。”
  方晟索性一口气如实转述于云复的意思。
  白老爷子仔细听完,沿着草坪走了两圈,慢腾腾道:“中国干部有退休制,外国实行任期制,意思差不多,就是时间一到你得退下来给新人让位,很多时候,很多事,不服老不行啊。打个比方,三四十年前听说要打仗,我热血沸腾,连夜写血书要求上前线,最好是尖刀班、冲锋队什么的;如今呢心里就打个突儿,脑子里想的是牺牲啊流血啊,顾忌重重,这说明什么?年轻人的冲劲和斗志,任何时候都是保障国家安全的支柱!经济建设何尝不是如此,现在叫你回三滩镇搞企业改制,恐怕不会象当初那样冒进吧?”

  “无知者无畏,回想起来当时搞改制的确胆大了点。”方晟点头承认。
  “有共识的事,完全可以放手去做;逆潮流者,终究要被淘汰,这是历史发展必然规律,谁也无法阻止!”白老爷子一劈手,气吞山河地说。
  方晟恭敬道:“我明白了,爷爷。”
  “你明白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呀。”
  “呃,我明白三滩镇企业改制冒进了。”方晟笑道。
  白老爷子满意地捋捋胡须:“是啊,太冒进,嗬嗬嗬……”
  去机场的路上,方晟打电话给赵尧尧,说道:“爸在不在家?”
  “在啊,中午一块儿吃饭的,这会儿在书房呢。”
  八成是在家里等消息,方晟遂道:“你过去告诉爸,就说我遇到人了,人家说……”
  遂将白老爷子的两段话一字不漏说出来,并让赵尧尧复述后才挂掉电话。接下来于云复怎么理解,怎么幕后运作,怎么合纵连横,都跟自己没关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