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585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阳低头用火把照亮了地面,果然发现地面的几处石块都是松动的,也是说只要有人靠近这个铜人,不管从哪个方向靠近,都会触发“千针勾魂”!
  齐阳皱眉思索着对策。若他快步靠近铜人,拿了《经络闻》闪身离开,能躲得开那些长针吗?
  齐阳立马放弃了这个想法,万一触动机关的瞬间,《经络闻》沉入药筐里拿不到了又该怎么办?
  他不能冒这个险!
  如何在靠近铜人时不触动机关呢?当齐阳看到自己裤腿绑着的匕首时,突然有了主意。
  如何在靠近铜人时不触动机关呢?当齐阳看到自己裤腿绑着的匕首时,突然有了主意。
  齐阳把火把放在地,确保光线可以照亮周围。

  然后他似乎想到什么,低头瞄了身雪白的衣一眼,单手解开衣带将其脱下,露出精瘦却伤痕累累的半身。
  将衣搁在地,齐阳才稍稍靠近铜人,拔出匕首并压低身体,对准了地面两块石头间的缝隙,狠狠地插了下去。
  果然如齐阳所预料的那般,石块之间的缝隙不会触发机关。可惜齐阳身只带了一把匕首,所以他只能提气一跃,单脚轻轻地落在刀柄。
  齐阳成功地在不触动机关的前提下靠近了铜人,而《经络闻》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齐阳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认真地观察起来。
  此时他站得更高,离《经络闻》也更近,可以更好地观察册子周围的机关。
  然而在目光可及的地方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齐阳便屏住呼吸抬起左手将《经络闻》从一侧慢慢地翻卷起来。

  正如齐阳所担心的那样,有一排弩箭隐藏在书册的下面。只要书册一离开药筐,或者说压在弩箭头的重量一减轻,机关会被触动。
  齐阳深吸了口气,稍稍在《经络闻》面施了些力,以防不小心触发了机关。
  齐阳认真观察起藏在《经络闻》下面的那排弩箭。
  弩箭一共有六支,是朝着不同方向同时射出的。倘若齐阳不闪不避则会被间的三支弩箭射。
  若齐阳此时站在平地之,那么以他敏捷的身手只要在拿起《经络闻》时向左或向右一闪身便能轻巧地避开。
  可他此刻却是单脚立于匕首之,而他左右两侧的地面都布满了可触发“千针勾魂”的机关。在这种情形下,他只能向后疾退。
  而在向后疾退的时候不管他同时向左或向右偏移进行躲闪,都无法躲过弩箭的射杀范围。他无法全身而退!
  齐阳原本也没指望不付出一点代价拿下《经络闻》。他知道这本书册对灵儿的意义不亚于一本武学秘籍于习武之人。
  千金难买心头好。只要是灵儿看的东西,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为灵儿拿到。

  只要这本册子不是赝品,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可这《经络闻》是真的吗?
  齐阳把三只手指按压在书,然后用另外两只手指小心地翻了几页看了起来。
  虽然齐阳没有看过《经络闻》,但他也读过不少医书,随便翻了几页便能确定这本册子的价值。即便这不是真正的《经络闻》,里头的记载也是非常宝贵的,值得他拼死一夺。
  确认好册子,齐阳便开始估算躲闪的距离,看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拿到册子。

  齐阳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已将衣脱下。若是让灵儿知道自己为了拿到《经络闻》受了伤,一定会很难过吧?他不想让灵儿难过。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齐阳紧紧抓住《经络闻》快速拿起,同时向左后方疾闪。
  齐阳身形极快,可那几支弩箭更快!
  齐阳脚尖刚离开匕首,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道击他的右手臂,将他向后推去。紧接着是剧烈的疼痛在他的右手臂蔓延开来。
  齐阳疼得眼冒金星,直直地栽倒在地,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齐阳紧紧抓住手里的册子,忍着痛心想:“这机关布置也不怎么样,只受一处伤便拿到《经络闻》!”
  齐阳缓过疼痛才发现伤口正在大量失血,按他以往的经验在弩箭没拔出来前是不会流这么多血的!
  他担心《经络闻》染血迹,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然后近火把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才发现这些弩箭是特制的,箭竟然还带着血槽!
  血窟里头还有关卡要过,他不能大量失血!
  齐阳紧咬钢牙,一用力把弩箭拔了出来。然后他从右手解下一段绷带,紧紧地缠在右臂端,总算把血给止住了。

  齐阳感到浑身虚脱,一阵晕眩无情地袭来。
  原来弩箭还喂了毒!
  齐阳苦笑一声,若在平日里,这种迷药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齐阳慢慢爬坐起来,拉过地的衣,从衣袋里掏出一瓶伤药和绷带,为自己敷药包扎。

  稍稍适应了疼痛,齐阳又从衣袋里取出一小段晒干的“隐香”枝干,近火把燃了起来。
  待身的血迹干了,齐阳才把脱下的衣重新穿好,收起《经络闻》和匕首,拿着火把一脚轻一脚重地往回走。
  齐阳没想到会流那么多血,也没将易容的工具带在身边。眼下他只希望这里昏暗的光线能为自己发白的脸色遮掩一下。
  石室里,灵儿仍在熟睡,一切显得那么安宁且美好,与适才外头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截然不同。
  齐阳轻轻地走了过去,将火把插回墙的槽,然后把怀里的《经络闻》放在灵儿的手边。

  深情地看了灵儿一会儿,齐阳才在越来越强烈的晕眩感驱使下,不舍地走回门口,靠着门边慢慢地滑坐下去。
  齐阳感到整条右手臂因绷带的绑扎又疼又麻,但他却不敢松开绷带。他不能再流血,不论是衣沾染的血迹,抑或是一丝一毫的血腥味儿都会让灵儿起疑。
  而他也只要瞒到出了这石室迷阵好。等到了下一关卡,他身会有血腥气味也不足为了。
  这么想着,齐阳缓缓地闭了眼睛。

  或许因为大量失血,齐阳觉得身一阵阵发寒。他不禁蜷缩起了身体,可随即他感到身传来了温暖。
  这是怎么回事?齐阳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原来灵儿不知在何时已经醒来,此时正蹲在齐阳的身边,将齐阳的衣袍披回他的身。
  “吵醒你啦?”灵儿歉然地说道,然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眨呀眨,难掩喜悦的光芒。
  齐阳暗暗松了口气,他应该是瞒过去了。
  灵儿拿起手里的《经络闻》,笑靥如花地看着齐阳,问道:“这是你帮我拿到的吗?”
  齐阳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到灵儿欣喜若狂地跑到火把边,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
  看着灵儿嘴角漾着的笑意,齐阳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然后他在越发强烈的晕厥下,心满意足地闭了眼睛。

  -----
  灵儿自幼听爷爷说起过西域有本《经络闻》,它记载了许多不同于原各大医典的见解,对深入研究经八脉极有益处。
  只可惜灵儿从未去过西域,即便去了,怕也与之无缘。毕竟《经络闻》名声在外,是各家必争之物,也只有当年实力强大的冥狱才能将其占为己有。
  日期:2018-06-0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