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语儿小姐,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们这次要去的是夷州,地方敏感,时期也很敏感,容不得半分行差踏错,像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人,简直就是放在我们身边的定时丨炸丨弹,就算您不考虑自己的安危,难道连在场这些为你工作的员工利益也不在乎吗?”
  说到这里,他深吸口气,表情柔和下来,又缓声接着说道:“抱歉!我可能有点激动了,身为这次夷州演唱会的负责人,在确保演出成功之外,维护在场所有成员的利益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包括语儿小姐你在内。
  这三个人能被语儿小姐你看重,专业素质肯定不用怀疑,但是,一个人的能力说明不了他的人品。
  我们这次去夷州演出,省市领导都高度重视,因为我们代表的不单单是立十传媒,同样也是两岸文化交流的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尝试,责任重大,如果成员做不到令行禁止,对你的声誉、公司的形象、甚至整个大陆文艺圈都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啊!”
  这位徐经理显然不是一个只会冲动训人的蠢货,起码办公室政治玩儿很溜,一番话说的可谓有理有据,刚柔并济,好赖话都讲了,还顺带小小的施展了一把离间计。
  如果秋语儿被他说服,那就等于无形中彻底确认了他的领导地位和命令的权威性,可若是她予以反驳,就说明她自私自利、耍大牌摆架子任性妄为,为了自己舒服就完全不顾集体的利益。
  要知道,场间那些员工虽然都是给她打杂的,但也是对她了解相对较多的群体,一旦双方产生了嫌隙,随便什么人一个黑料爆出去,在舆论上就够她忙活一阵子的了。
  秋语儿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自负的傻女人,当然听得出徐经理的口蜜腹剑,眉头轻轻一蹙,就开口问道:“那依徐经理的意思呢?要我解除与裴先生、上官小姐和谭小姐的雇佣关系么?”

  徐经理以为她如自己所料的认怂了,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淡淡地说:“我的目的也不是非得让语儿小姐你违约,现在距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只要你能在这段时间内让这三位明白我那些话里的意思,体会到‘令行禁止’这四个字的重要性,那一切自然还是好说的。”
  徐经理没说假话,他的目的原本就只是树立自己的权威,让整个团队、包括秋语儿和她的人在内全都只听他一个人的,至于萧晋他们是去是留,他一点都不在乎。
  毕竟秋语儿在公司里的地位超然,他也不想把这位大明星给得罪死了。
  从办公室政治的套路上来看,他的做法是没错的,不管是行军打仗,还是团队合作,令出二门都是大忌。
  他想在出发前巩固自己的地位,消除掉所有的不稳定因素,顺带再博得众人好感拉拢几个心腹,这些都合情合理,挑不出毛病来,只是不幸且可惜的是,他针对的人中有一个名叫萧晋的家伙。
  秋语儿如今性子恬淡不争,如果是别的随便什么人,心中就算不喜,也不会硬驳公司领导的面子,但是,徐经理将萧晋给贬低的一文不如,这可比当面羞辱她还要严重的多。
  所谓主辱臣死,内心里早已把自己定位成萧晋家臣的国民女神,不可能任由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在主人面前大放厥词。
  “首先,我个人十分感谢徐经理的大度和理解。”她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淡淡说道,“但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徐经理你口口声声说我的人无组织无纪律,是基于什么样的情况得出的结论呢?”
  徐经理一怔,这才明白秋语儿根本不是认怂而是要跟自己硬怼,不由惊讶极了。
  要知道,公司里任何一个见过秋语儿的人都知道她没有丝毫的明星架子,虽称不上平易近人,但那也是她清冷的性格使然,并不让人讨厌,关键是她对待身边的人十分宽容,哪怕是有人做错事害得她一次录音白费,也没有听到她有半个字的抱怨。
  徐经理之所以敢那么严厉的质问和逼迫,就是源自于对她与世无争性格的了解,可想而知,此时此刻的他会有多么的震惊。
  “这个……他们迟到、伤人,大家可都是看到了的。”

  “嗯,迟到和伤人,这两个理由确实足够了。”秋语儿点了点头,“不过,先说迟到,小萌,公司规定的最晚到机场时间是什么时候?”
  早已从卫生间出来的罗小萌从房间的另一个角落站起身,回答说:“登机时间二十分钟之前,全员必须到场。”
  低头看看腕表,秋语儿微笑:“现在距离规定的时间还有七分钟,也就是说,裴先生、上官小姐和谭小姐他们并没有违反公司的规定,徐经理怎么能说他们迟到呢?”
  徐经理的一张脸登时就又红了,因为秋语儿的反击看似温柔,实则精准狠辣至极。他折腾这一切的目的就是确立自己的领导唯一性,而当秋语儿的这个反问一出来,不管最终谁赢谁输,他的权威都将大打折扣。

  咬了咬牙,他说:“我们所有人都到了,只有语儿小姐你的人姗姗来迟,这还……”
  “哦?徐经理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们先一步到达,就可以完全无视公司的规定,随意判定他人是否迟到,对吗?”秋语儿毫不客气的打断道,“那么,我又要请教徐经理了,这样做就很有组织和纪律性么?
  退一步讲,先一步到达的这个‘我们’是以什么为标准的?难道在徐经理的心目中,只有立十传媒的员工才是一个整体,而我秋语儿的身边人就要被排除在外?
  都还没有出发,一个团体就被徐经理刻意人为的分割成两个部分,离间我与公司员工的关系,我就又想问了,你要干什么?居心何在?真的是为了这次夷州演唱会的顺利和成功么?”
  这话句句诛心,没有半句指责,却字字都在影射徐经理包藏祸心、有破坏这次活动之嫌。不用问,场间肯定有很多人已经在怀疑他是不是竞争对手的商业间谍了,尤其是那些一直都很喜欢和崇拜秋语儿的男性员工们。
  徐经理的脑门上开始有汗渗了出来,今天的秋语儿实在是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所有想象,不但没了不争,争起来还如此的言辞犀利,慌忙招架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迟到说完了,我们接下来再说说伤人的事情。”秋语儿明显没有把这件事轻轻揭过的打算,又开口道,“上官小姐,请问您之前为什么要用针伤害徐经理呢?”
  上官清心朱唇轻启:“他摸我。”
  简简单单三个字,瞬间就将徐经理钉在了耻辱柱上,这下连不少女员工都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我没有!你撒谎!”徐经理方寸大乱,急急的辩解道,“我只是要推你一下,我……”
  日期:2018-04-25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