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7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炮艇和猎潜艇跑得发动机冒烟,终于赶到了事发地点。站在船头上,阮友泉少校看到,希望号一动不动的停在那里,如同一座小山,而一艘给撞得不成样子的渔船正拖着滚滚浓烟,朝中国领海方向使去。
  这帮海盗想逃跑?
  这个念头刚刚从少校脑海掠过,便被滚雷般的爆炸声给震了个烟消云散。安装在船底龙骨部位的磁性水雷猛然爆炸,发出令人心悸的震响,水柱从希望号两舷咆哮着冲腾而起,巨塔般冲向天空,倒霉的希望号像是遭到一百门130毫米舰炮集火齐射似的猛烈震动着,摇晃着,将一个个装着昂贵的机械设备的集装箱摇进大海,轰隆隆的巨响不绝于耳,爆炸激起的水雾笼罩了一大片海域,跟下大雾似的!

  自阮友泉少校以下,第二突击连全体官兵中了石化魔咒似的呆呆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希望号,看着它火山喷发似的变成一片火海,看着它船体破裂、倾斜。对手的爆破手法异常老练,只用了几枚磁性水雷就把希望号的龙骨炸成了三截,在底部炸开三个直径两米的大窟窿,完全破坏了希望号的承重结构,海水疯狂涌入,再加上几百个集装箱重达数万吨重量的沉重压力,在短短十几分钟之内希望号便断成了两截,船头高高昂起,然后直挺挺的沉入大海,一个漩涡迅速扩散,把一切吸得动的东西通通吸进深渊,再无半点余剩!

  看着希望号消失在海面上,际友泉少校双眼蒙上了一层血色,噗地一口血喷出来,对着天空发出凄厉的嘶吼:“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希望号爆炸的火光映亮了天空。
  看着天边闪耀的爆炸闪光,梅鹿如遭电击,浑身冰冷,一个踉跄几乎摔倒,脑海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完了!”
  确实是完了。希望号所运载的正是万安油田第二期建设所必须的机械和器材,为了购买这批机械器材,越南已经将国库里最后一个铜板都给搜刮清光了,结果倒好,通通被一场爆炸给送进了海底!至少在几年里,越南是筹不出这样一笔经费了,万安油田开发项目就此瘫痪!这一瘫痪不要紧,搞不好会引来合作方的不满、撤资,到时候,想再重启这个项目就难过登天了!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他冲到电台前抓起耳机,嚎叫:“营长,到底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阮友泉声音沙哑,带着无边的怒火和英雄末路的悲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小心掉进陷阱里的狮子:“希望号被炸沉了……我们……完了!”
  后脑勺像是挨了重重一棍,梅鹿眼前一黑,几乎昏倒。
  阮友泉带着哭腔嚎叫着:“那群混蛋手法非常专业,组织严密,绝不是什么海盗,甚至不是中国南海舰队的蛙人大队!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劫持希望号把我们引过来,绝不仅仅是为了当着我们的面将它炸沉向我们示威那么简单,他们的目标是万安油田!对,他们的目标一定是万安油田!马上让蛙人下水,把那些水鬼给我挖出来,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梅鹿骇然,顾不得多说了,一拳砸在警报按钮上,马上,红色警报灯亮起,凄厉刺耳的警报声直上云霄,压倒了机械的轰鸣。他在广播里嘶声狂叫:“所有蛙人立即入水,彻底疏理这片海域,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越军蛙人手脚麻利的戴上氧气面罩,下饺子似的纵身跃入大海,溅起大片水花。正在忙碌的工人们惊讶的看着他们,都忘了干活。
  几十米的深海中,铁牙犬十二名队员正在上上下下的忙碌着,寻找着最佳位置把磁性水雷和丨炸丨弹装上去。林鸥确实很能干,上了洞庭湖号补给舰之后,埋头苦干一夜,成功侵入这家西方石油公司的局域网,成功地拿到了整个海上石油钻采平台的工程设计图纸、进度以及运输补给情况,为蝰蛇提供了第一手宝贵的资料。正因为掌握了这么多资料,蝰蛇才敢放胆将整个中队一分为二,一支搞来一艘渔船冒充渔民搞海上碰瓷,然后劫持了希望号,引126海上特工团第一营的主力部队前去救援,另一路则由他亲自带领,从鱼雷发射管里爬出来直扑油田!他把时间掐得很准,阮友泉带人出发的时候他所率领的突击小队也已经进入油田了,潜伏五分钟,确定越南人还没有察觉到他们已经渗透进来之后马上动手安装丨炸丨弹。阮友泉就算中途发现中计而折返,也得花上大半个小时,因此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搞破坏。

  萧剑扬游到那艘缓缓移动的半潜船船底,摸索了好一会儿,把龙骨结构大体摸清楚了,再结合在潜艇上反复看了几千遍的图纸,终于找出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位置,把手里的磁性水雷吸了上去,然后调时间。磁性水雷在二战时期就大量应用了,交战双方的蛙人经常背着沉重的磁性水雷潜入戒备森严的军港,炸沉敌方的战舰或者商船,干得最出色的就是意大利的蛙人,一个小小的蛙人中队取得的战绩居然可以跟整个海军舰队媲美,着实让英国海军吃尽了苦头。即便到了现在,磁性水雷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只要有那个条件,都必须定期给军舰、潜艇消磁。很显然,这些民用船只并没有这样的防水雷意识,所以它们要倒大霉了,吸附式水雷没费什么劲就吸了上去,只要时间一到,磁性引信激活,马上爆炸!

  海狼和曹小强也各自选好位置,将水雷吸附上去。那艘工程船也是一样的待遇,被装了三四枚水雷。三名爆破手则潜入五十米深处,将一个个二十公斤重的定时丨炸丨弹固定在事先选定的位置。要炸沉这两艘工程船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用有限的丨炸丨药摧毁这个海上平台。上头有令,既要确保让这个海上平台无法使用,又不能真的将它炸沉,最好从表面看上去是完好无损的……唉,要求太高了,大家都挺为难。不过这难不住那三个以搞破坏为己任的爆破手,没看到他们正乐在其中么?

  海狼突然冲萧剑扬打了一个手势,萧剑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好家伙,一名越军蛙人跟奶牛入水似的从十几米高的甲板上跳下来,弄得水花四溅!看来越军并不是笨蛋,他们已经意识到油田可能已经遭到中国蛙人的渗透,过来阻止中国蛙人搞破坏了。
  可惜,晚了!
  萧剑扬冲曹小强比划一个“隐蔽”的手势,整个人往半潜船的龙骨后面一钻,藏了起来,曹小强和海狼也是一样。
  越军蛙人不断跳下来,关心则乱,关系着越南前途命运的万安油田可能正常遭到破坏,他们是真的急了,几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所学过的战术配合,忘记了一大堆人下饺子似的跳下来只会让情况变得混乱,激起的水花和水泡会挡住彼此的视线,给对手提供绝好的掩护和发起突袭的机会……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再快点!在敌军蛙人破坏油田之前将他们挖出来消灭掉!
  向这些军人致敬,虽然彼此由于立场不同,必须拔刀相向,但他们的忠诚和勇敢还是值得钦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