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9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熏肉飘香中,新年的钟声响了,鞭炮声响彻山村,在小孩子的欢呼声中,烟花尖啸着窜上高空,化作五彩缤纷的烟火,将山村妆点的如梦如幻。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家家户户都围坐在餐桌旁,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享用着或丰盛或简单的年夜饭。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坐到一起,享受家庭的温馨,这才是过年的真正意义。相比之下,萧剑扬家这个年就过得有些冷清了,萧凯华是家中独子,从小父母双亡,萧剑扬又是独子,所以,打从回到老家之后,每年过年,都是父子俩一起过,现在仍然是。

  萧剑扬放了两串鞭炮,然后回到饭桌前,往杯里斟满酒,举杯说:“来,爸,新年快乐!”
  萧凯华举杯:“新年快乐。”一口喝掉大半杯酒,看看餐桌上空出来的那些座位,有些怅然:“唉,今年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吃年夜饭,好冷清啊。”
  萧剑扬深有同感:“是啊,以前不觉得,现在看看,真是太冷清了。要不……爸,要不你再找一个吧,我长大了,不会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
  萧凯华哂笑:“头发都要白了,还找什么?倒是你,什么时候找一个回来?”
  萧剑扬说:“我?还有得等呢,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退役。”
  萧凯华叹气:“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儿媳妇忙进忙出的给我准备年夜饭,孙子坐在我的膝盖上缠着要我给他讲故事?”
  萧剑扬没有说话,继续喝酒。
  酒是美酒,只是看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家,美酒喝进嘴里,竟变得有点苦涩了。
  除夕就在这么一种喜庆又冷清的气氛中过去了。大年初一,踏着遍地鞭炮爆炸后留下的纸屑,孩子们开始挨家挨户的要压岁钱,到处都是“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的欢呼声。能讨到一毛两毛他们就很满足了,如果能要到三五毛钱,那简直就是意外之喜。萧剑扬的家也没少被拜访,萧凯华捏着一沓小小的红包,每次有孩子上门就一人发一个,领到红包的孩子笑得别提有多甜了。
  中午的时候,按照山村的古老习俗,由村长主持,大家在晒谷场摆下了流水宴,桌子一张接着一张接成长龙,人则两边坐下,菜一桶桶的抬上来,一盆盆的盛好端上,然后村中的老者上座,大家给老人敬酒,然后开吃。能歌善舞的苗族少女唱着山歌,跳起了优美的舞蹈,那舞姿就像一只只彩蝶在翩翩起舞,让人目不暇接。如果哪个小伙子看上了如个姑娘,可以直接去找她,前提是要有一副很好的歌喉并且熟悉苗家山歌,如果没有这样的本事,希望你有很好的酒量,因为对歌对输了是要罚酒的!苗族人酿的酒浓郁醇厚,喝着并不霸道,但喝上两碗人就该趴下了,所以既不会唱山歌又不会喝酒的最好不要在这个节日丢人现眼,被对得哑口无言或者被当场灌趴下可是很没面子的。

  有好几位苗族妹子冲萧剑扬暗送秋波,其中两个胆子最大的在端着酒过来唱歌祝酒的时候甚至偷偷把写着自己联系方式的纸条塞到他的手里。可惜,这小子纯粹就是块木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年初二,各家各户在准备走亲戚或者杀鸡杀鸭准备招待亲戚的时候,萧剑扬开始收拾行李。
  萧凯华在一边看着,皱着眉头问:“假期结束了?”
  萧剑扬说:“是啊,要回伍了。”
  萧凯华叹气:“你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拿了一大包熏肉过来递给萧剑扬:“带上,想家的时候吃一点。”

  萧剑扬没有推辞,收下了。
  萧凯华又把那把他九死一生从凶狠狡猾的越军特工手中夺过来的卡巴1217递过去:“这把刀陪伴了我好多年,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也能给你带来好运气。”
  这次萧剑扬没有收:“爸,这不行,这是你的战利品!”
  萧凯华说:“我老了,留着它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你带上吧。”
  萧剑扬再三推辞,但萧凯华态度很坚决,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
  由于有老朋友要来,萧凯华没能亲自把儿子送到县城,只是找了辆到县城运砖头的卡车,让司机捎萧剑扬一程。他把萧剑扬送到村口,等司机发动车子了,他伸手替萧剑扬整理了一下衣领,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既然你选择了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就要好好干,不要担心家里,知道吗?”

  萧剑扬用力点头:“知道了。”
  萧凯华的声音变得严厉:“还有,记住,你是军人,军营从来就不是供人享福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不管敌人有多强大,你都绝对不能后退!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像个男子汉,绝对不能给你穿的那套军装,还有头顶的国旗丢脸,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你!”
  萧剑扬心头凛然,一个立正,敬礼:“明白!”
  萧凯华自然而然的还礼,说:“士兵,去吧!”
  萧剑扬转身上了车,这辆破破烂烂的破车一路油屁的驶出村口,驶入山间公路,朝县城驶去。司机是个大胖子,扭头看了看仍然站在村口目送儿子远去,瘦削的身躯挺得如同标枪一标的萧凯华,故作惊奇:“你们真的是亲生父子吗?我怎么看着你们一点都不像?”
  萧剑扬没好气的问:“我们不像父子,像什么?”
  司机说:“一个像连长,一个像列兵!”

  萧剑扬耸耸肩,别说,这个死胖子的比喻还真够贴切的。
  公路两边的景物飞快的倒退,家乡的一切以惊人的速度从自己眼前剥离,那散布在群山之中的村落,鞭炮声不绝,告诉所有人,现在还是新年。萧剑扬不无依恋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充满了不舍和无奈。他舍不得在大过年的就离开家乡,但是军令如山,再怎么舍不得也不行。
  都说铁血柔情,其实是一道单选题,既然选择了铁血,就必须割断柔情,包括亲情、友情,甚至包括爱情。
  这辆破车开到县城车站,萧剑扬下车,掏五块钱来递给司机,司机连连摆手,表示不要,开车就走了。萧剑扬正要追上去,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想都没想就一肘击了回去,后面那家伙挡住,叫:“好小子,过年过傻了是吧,见面就打!”
  萧剑扬转身一看,只见曹小强背着大包小包,站在他的身后,笑嘻嘻的看着他。他一巴掌拍在这小子肩上:“好小子,你也来得这么准时啊?”
  曹小强说:“那是,按时回伍,中队长一再强调的,谁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对了,你带了些什么东西回部队?”
  萧剑扬说:“十来斤熏肉,你呢?”
  曹小强拍了拍鼓囊囊的包袱:“我的就多了,熏肉、熏鱼、腊肠、牛肉干一应俱全,都可以喂饱一支军队啦。”
  萧剑扬说:“真不赖,就让中队那些家伙尝尝我们家乡的风味吧……走,买票去!”
  这两个家伙买了票,坐着汽车又是一路颠簸的前往吉首。车还在半路上颠着,BB机突然响了,萧剑扬和曹小强对视一眼,掏出BB机一看,上面有条信息,是蝰蛇发来的:
  立即到吉首市武警大队报到!

  放下BB机,曹小强抱怨:“我说,老大是不是在我们身上安装了什么监视器,我们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呀?要不怎么我们刚出发信息就过来了?”
  萧剑扬皱着眉头说:“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中队长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人,如果不是有急事,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发信息过来的!”
  曹小强耸耸肩,说:“鬼知道!我算是看透了,那家伙就一肚子坏水,一天到晚啥都不干,就想着怎么折腾我们!”
  萧剑扬没说话,眉头却越拧越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