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35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是冤枉,莫大的冤枉。要知道得意和我八竿子打不着,她究竟是从哪看出我得意的,是眼睛里掺屎了嘛?
  我轻笑着,“邱小姐,你在齐桓那受气没地撒,找我来了?我就这么好欺负?我告诉你邱芸芸,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邱芸芸像是被我戳中要害,愤恨很地盯着我,偌大的胸口起伏不定,“何秋,你别以为有着一纸婚书,齐桓就非你不可。在他上面还有齐夫人顶着,你信不信,她迟早会把你赶出去。”
  此时,我没有再说话,因为她的话确实让我无力反驳。
  当然不仅仅于此。

  齐桓正从大门出来,就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正一步步走来。
  我自是没那么好心会去提醒她。
  邱芸芸见我没说话,更是气焰加深,朱唇红的分外妖娆,“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就凭那个见不得光的野种,就想着再进齐家的门?我警告你,何秋,识相的就赶紧带着他走,否则下一次,我不会是将他拐走这么简单。”
  我仍是未语,始终看着她身后的人步步逼近。相信这个距离足够齐桓听清,若他仍是听不清,那我只好承认他是耳背。
  “还有,齐夫人答应我,永远不会认可你这个儿媳妇。相信你离开的日子会很快到来,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休想称心如意的过活,我不会让你好过得。”她直到将话全部说完才冷笑着转身。
  可她那一副精彩的表情,我却无缘看见,因为她此时正背着我,正面对着五公分外的齐桓。
  邱芸芸赫然倒退两步,之前的伶牙俐齿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嗫嚅和无措,“阿…阿桓哥,你…都听到了?”
  “你觉得,我该听到什么?”齐桓脸黑得堪比包公,冷冷地反问道。

  “那个…是她,是何秋,她看到你过来,故意说些难听的话刺激我,我才…才说了些玩笑话。”她忽然哆嗦着,反手指向我,脸却始终背对着我。
  我没有半分惊讶,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她一个人表演。
  齐桓沉默了半晌,紧抿得嘴角微动,缓缓开口道,“我以为刚才已经说的足够清楚,可你还是没听懂。是你的智商有问题,还是我表达方式有问题?”
  “我…阿桓哥,她现在带着别人的野种进门,可你…”
  齐桓大为恼怒,似乎野种这二字深深地刺激到他,看着邱芸芸的眼神里有着冷冷的绝情,“我再说一遍,熙熙是我齐桓的儿子。我,也永远不会和阿秋离婚,至于你说阿秋会被我母亲赶出齐家的事,也绝对不会发生。”
  “为什么?”邱芸芸像是头一次听他说出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伯母不会同意的,你向来都听伯母的话,却为了她一次次的忤逆伯母,到底是为什么?”
  “若不是你在我母亲面前煽风点火,我又怎么会逆了她的意。”齐桓似在刻意压制着怒意,声音却能冻人三尺。
  “我邱芸芸自懂事起,一直是想什么有什么。只有你,齐桓,一次又一次的让我碰壁。我真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何秋。”邱芸芸霎时侧过身子,再次指着我,嘴唇似被咬的泛白,眼里含泪,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的意思是当年我就不该答应你父亲,让你来齐氏上班。既然如此,那你明天就别来了。”
  齐桓的这一番话,冰冷刺骨,让邱芸芸愣住的同时,脸色惨白一片。
  她骤然转过眼,怨愤的看着我这个终极目标。

  仿佛她所有的伤心和失落,不满和怨恨,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出现而造成的。
  我心里其实没什么感觉,只是在想,齐桓好像真的动怒了。很久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火,还以为他脾气见好,搞半天是目标没有出现。
  不过见她如此难过,也算是为她那日差点拐走熙熙还了一报,起码比我亲自煽她耳光要狠太多。始终在她心里,齐桓的心才是她真正想要的,求而不得,才是最深的惩罚。
  免得殃及池鱼,再说他俩的念白已经说完,剩下的也只有哭戏,实在太过乏味。我对此没什么大的兴趣,挪了挪步子准备离开。
  不知是邱芸芸的哭声太过感天动地,还是我看戏看的太过入迷。正巧在我即将拐角的时候,瞥见房门口子处齐夫人岿然不动的身影,沉默地望着我。
  我顿下脚步,定定的迎着目光看去,直觉那眼神过于冷冽,犹如万千箭矢穿心破膛到令人窒息。
  当即一怔。

  兴许是我反应过大,另外两人也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趁着他们没注意我时,赶着步子溜了。
  身后隐约间不时传来话语声,具体是什么,我已懒得再听。左右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索性打死装作聪耳不闻,一心陪着熙熙玩泥巴。
  才玩了没多会,身旁忽然多出一个欣长的身影。我蹲着身子,侧头瞟了齐桓一眼,确认没有多余的人,又向后看了看,确定道,“他们人呢?没多聊会?”
  他眼中有着几分无奈,温声道,“他们走了。”顿了会,又说道,”邱芸芸从小被家里宠着,口无遮拦,你别把她的话放心上。”
  我蹲的脚有些微麻,不得不站起身,抬眸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他,平静道,“我没放心上,我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
  他眼神暗了暗,默了会说,“我和妈聊过,让她日后别再干涉我俩的事。虽然她没答应,但也不会太难为你。”
  即便他如此说,算是勉强抚慰伤了自尊的我,可我的心情依旧阴霾。若真如他说的也就罢了,可齐夫人和邱芸芸整整坚持了七年有余,岂是他简单一句话便能打发的。为了熙熙,看来我得费点心思,想个万全且一劳永逸的办法才行。
  齐桓见熙熙玩的一身脏兮兮的,便让容姨领着他进屋。
  我见状,连忙赶上去,却被齐桓一把拉住。我回眸瞟了他一眼,他便悄然将手放开,和我并肩走。
  两人一路无话,直到进门前,他才忽然沉声道,“我的婚姻不需要外人来评价,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他们。如今,我们已经有了熙熙,相信你也清楚父爱对他的重要性。所以,阿秋,不要再存着出走的念头。”
  我沉默良久,跟着他进屋,陷入沙发里沉思。
  住进别墅后,我曾有过片刻的想法,试着为熙熙努力忘记从前,不去记着过去,重新接受齐桓,不期待惊天动地的爱情,只求平淡的一生。可再次面对所有与往事相关的人,我再也做不到淡定的面对一切。
  起码横亘在两人之间最大的阻碍,也是他永远无法撇清的人--齐夫人,随时能将我从齐家摘除,甚至将我从熙熙的生命里摘除。
  熙熙现在是我生活的全部,他很懂事也很可爱,会有时调皮,但总归是孩子的天真,无伤大雅。是他给我带来了新的希望,让我觉得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不管日后会怎样,我受到任何伤害都好,唯独不能失去他。

  日期:2018-09-19 07: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