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34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夫人小心翼翼地扶着邱芸芸走到客厅沙发处坐下,询问着伤势。
  两人一唱一和的对着,显然没有给我还嘴的机会,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
  我只觉得心口一阵堵得慌,其实我大可以一走了之,可看到熙熙那认定我心亏的模样,实在不想做坏榜样,又不想上前抚慰,只好蹲下身子,叹了口气,小声解释说,“真的不是妈妈推得,我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阿姨,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那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估计阿姨是没钱,想找妈妈碰瓷,要是赔很多,那熙熙的玩具就买不起了。”熙熙认真的看着我,自顾自地推论着说道。
  碰瓷?
  我不禁扶额,他小小年纪是从哪学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眼下这种局面,我始终是没有再做解释,毕竟小孩没必要知道那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
  正当我拉着熙熙的小手准备离开时,早早远离这场硝烟战火胜地的容姨,本应在厨房,却不知去了哪,突然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慌忙地走向沙发边的邱芸芸和齐夫人,想上手又不敢上手,诧异地站一旁,小心问道,“这,这是怎么了?”

  我顿下脚步,寻声看去,只见邱芸芸脸色灰白,有气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眼睛半开半不开地说道,“我头现在嗡嗡作响,是不是真的会有脑震荡啊?”
  瞬时,齐夫人一手揉着邱芸芸的头,一边转向我,仿佛连打我都嫌脏手,只是冷喝了一声,“真是个惹祸精,何秋,别说我齐家容不下你,从现在起,别让我再看到你进我们齐家的大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滚!”
  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平白无故多出这么个戏码,倒是将堵我路邱芸芸给彻底拦截了,虽说不上是衬得我心,倒是合了我的意,临走前,我淡了眼齐夫人,“正好,我巴不得赶紧走。”
  以前,我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做的足够好,齐夫人总有一天会对我另眼相看,因为我始终相信,日久见人心。本想着,万一让她知道熙熙的存在,会有引起什么事端,不管怎么样,能谦和就尽量谦和点。但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更别肖想去刻意讨好她。
  而她,也永远不会被我感动。
  我拉着熙熙快步朝大门走去,刚打开门进到院子没走几步,就被不知何时闪出的容姨拉住。
  容姨眼疾手快地绕到我身前,着急忙慌地说道,“太太,你不能走。老夫人正在气头上,说些气话是难免的,你不能和她一般计较嘛不是。”
  我和容姨相处时间不短,算算也有三年光景,默了会,拂开她的手,斟酌着说,“容姨,很多情况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总之这事你就别管了。”
  说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拉着熙熙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不行,无论如何我今天也不会放你走的。”容姨像是铁了心要拦着我,攥着我手紧紧地,脸上的表情坚定万分。
  我大概猜到应该是齐桓授意的,不然我不认为她会如此做,即便我曾和她有过三年的主仆情意,可相较于权威的齐夫人,她一个领薪水的佣人是万万不敢随意下决定的。
  就在我俩拖拽之时,院子里驶进一辆打眼的兰博基尼,齐桓的主驾。
  紧接着,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
  齐桓从车里下来,定睛看了我和容姨一眼,眉宇间略添了几分薄薄的冷意,缓缓开口道,“你这是要去哪?”

  熙熙屁颠屁颠地朝他跑去,我想拦也拦不住,撒丫地跑到他跟前,欢快地叫着“爸爸!”
  我冷笑地扯了扯嘴角,“认识你二十年,明恋你十年的邱芸芸带着你母亲来了。虽说我们俩的关系现在有点尴尬,但你母亲开口让我滚,我也不好强留在这,怎么说我也是有尊严的人。”
  他看了我一会,抱起熙熙,抿唇不语地上前,走到身前才向容姨问道,“怎么回事?”
  容姨既然一字不差的全盘脱出,仿佛刚刚就在现场亲眼见到一般。

  我不敢置信地盯着容姨,直到她将事情全部说完,都没能回过神来。只是惊叹,她是怎么做到如此清楚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知道了,你先带熙熙在院子里玩。”齐桓有意让容姨抱着熙熙去一旁。
  容姨顺势张开双臂接过熙熙,抱着就走,问都没问我一句,简直视我为无物。
  熙熙也很明事理,任由大人们抱来抱去没有一丝不悦,甚至满心欢喜地说想去玩泥巴。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院子一片繁花似锦,那片足有五百多平的草坪中间是用作休憩的地方,再旁边才是室外泳池。
  我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恍了会神,等反应过来想要追回时,他正握着我手,轻声道,“是有人要走,但不是你。”
  那是一双修长漂亮的手,不比男人的粗狂,也没有女人的娇柔,稳稳地笼住我的手,神情自然而温柔,好似亲密无间的恋人。
  我虽想有意让他做回熙熙父亲的角色,但不代表我就要一同接受他是我丈夫的事实。何况他母亲都发话了,对他一往情深的邱芸芸还在屋内。
  想到这,我脸色不是很好的将手抽离出来,半开玩笑地说,“不进去看看?要知道脑震荡这事,可大可小。”
  “只不过是摔了跤,没什么大不了。”他似笑非笑地说着,极其自然地再次握住我的手,不容拒绝地拉着我向房门走去。
  纵使我如何用力挣脱,也挣不开。他只是不轻不重地拽着我向前,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虽说我和他没有正式离婚,可关系却实在尴尬,此时被他牵着入门,也不知他母亲见到又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我的头隐隐作痛,思忖再三,“我就不进去了。”
  他沉默了会,微抿着唇,“也好!那你先陪熙熙玩,我一会过去找你。”
  见他松手,我顺势将手收回,对着他点了点头,转身朝草坪走去。还没有几步,就听见身后的响起一声,“别乱跑!”
  原本我只是想要避嫌,没做他想,经他这么一提醒,倒是有了心思。可再想想,四条腿怎么可能比的过四个轮子,何况还是这荒郊野外,很难打车的地段。
  我踩着石子,找到树荫下的熙熙,见他正拿着小铲学容姨种花,没想打扰,静静地在他身后看了会。
  熙熙似乎有所察觉,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妈妈,爸爸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就不用走了?”
  我不知道他小小年纪到底懂多少,怕伤了他那颗幼小的心灵,思索着没有作答。
  容姨斩钉截铁地说,“对,不走了,你爸爸怎么舍得你走。”
  熙熙欢呼了一声,乐呵呵地继续埋头玩泥巴。

  我却满心郁郁,闲着没事,到处走走,围着院子转了一圈。
  正巧路过庭院中间时,眼见着邱芸芸从房子里走出来,脸上依稀挂着泪痕。也不知齐桓和她说了什么,把对他一往情深的女子整哭成这样,真是罪孽啊!
  我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她。
  邱芸芸吸了吸鼻子,偷偷地抹掉眼泪,姿态优雅地向我走来,气焰嚣张道,“何秋,你别得意的太早,你迟早有一天会从齐家滚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