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33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本是不愿意理会这些的,但是不理会并不代表我一直会忍让下去,看着邱云云那般气急的模样,不知为何我竟突然想笑。
  许是我笑的太过忘形,邱芸芸拨弄着大波浪的动作忽地停住,上一秒还是讽刺的目光,这一秒已满是疑惑,先检查了下她身上的衣着,再直直地盯着我,声音里有一丝尴尬的冷,“你笑什么?”
  说时,还不住地摸着她那张俏脸。
  熙熙也没闲着,一脸好奇地看着我,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妈,是有什么好笑的笑话吗?”
  笑话,可不就是个笑话嘛!
  我和齐桓分居了四年,四年时间,她居然没有一点进展,还好意思拽着齐夫人登堂入室,她就这么心急惬意地要做二奶。
  “熙熙乖,一会妈妈再告诉你。”我没有理会邱芸芸,摸了摸熙熙的头,柔声道。
  熙熙很听话,站在我身旁没有做声。
  齐夫人站在一旁仔细地打量着熙熙,定了半晌,许是察觉出什么,忽然开口道:“这孩子是谁的?”

  熙熙眉宇间和齐桓很像,当然也遗传些了我的优良基因,所以和齐桓并不是十分相似。
  可我害怕齐夫人会瞧出什么,更担心她在得知真相后会想尽办法拆散我和熙熙,下意识地将熙熙护在身后,脱口而出,“不是齐桓的,是我和别人的孩子。”
  齐夫人听后,偶尔看向熙熙的眼神,隐约有几分愤愤不平。
  当年若不是她惹出的那门退婚案,如今怕是早已孙儿孙女齐聚一堂,可万事都有因果,她自己做的孽,理所应当自己承受。现在我只不过是顺着她当年的话说下去而已,她却用这种眼神看熙熙,到底是想摆脸谁看。
  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我没想和她计较。虽然我对她有些怨恨,可她毕竟是熙熙的亲生奶奶,既然她没说什么难听的话,我自然也不想失了礼数,说出什么不体面的话。
  邱芸芸倒是没有放过机会,趁热打铁地在一旁煽风点火,“伯母,你忘了,当年你孙子早被她打掉了,这个估计就是当年她和外面那个野男人生的。”

  我这个人向来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人,想到上次她差一点弄丢熙熙,内心的无名之火更是止不住的往上涨。我赶紧捂住熙熙的耳朵,不想让他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而妨碍他的心理成长,刻意地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没有和她争执。
  再说一直和他们耗着也不是回事,万一齐桓来了,怕是更走不了。算了,忍就忍吧!
  我寻思着没有说话,低下头拉着熙熙绕过她,向前走了一步。
  见我想走,邱芸芸倏地退了一步,闪到我面前,睨了眼熙熙,眼神凌厉起来,“想走也行,你把话说清楚,说你以后不会再缠着阿桓哥,我就放你走,否则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绕了这么大圈子,总算说到点子上,只怕这才是她的中心思想吧。
  可她想听,我未必想说。

  齐桓怎么说也是熙熙的亲生父亲,不是说不联系就能不联系的。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心中的怒意,冷笑了声,“请问邱小姐,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让我说这句话?”
  邱芸芸似乎大感意外,没想到我会顶回去,愣了一下,瞬间满血复活地摆出那张讥讽的脸,“齐家家大业大,也难怪你想借用你这个野种进齐家,也不知你从哪找的种子,竟然和齐桓有些相似。别让我说准了,你一定是骗齐桓说这个是他的孩子,让他给你抚养费,趁机想要大赚一笔。”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颠倒黑白,到底是什么给她的勇气,让她能这么确定的说出“事实”。

  “我们何家虽说不上是宜城的什么名门望族,但也什么都不缺。至于抚养费,你真的想多了,别说他不是齐家的孙子,就算他是,我也绝对养得起。”我毫不示弱地迎着她的目光,连着语气都硬冷了许多。
  “那你来这干什么,你和他都离婚四年了,早不是这里的女主人了,现在不要脸的带着孩子等上门,还说不是贪念齐家的财产?”邱芸芸神色微变的上前一步。
  我隐约看到她眼角处闪过一道狡黠的光,不明她突然上前是什么意思,只是有所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可她似乎像是确定什么,步步逼近。
  “你想怎么说都行,但现在麻烦你让开,我要出去。”我实在退无可退,拉着熙熙一直走到了厨房门边。
  “说到底,还不是不愿放手,何秋,收起你那张虚伪的脸。”邱芸芸看了我一会,蓦地垂眸瞥向我脚下。

  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有所防备的推开她,“我是什么样的人,不需要邱小姐你来提醒。至于我和齐桓,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邱芸芸眼色一变,忽然同时抬起手推了我一把,“怎么会与我无关,我认识阿桓哥二十年,喜欢了十年,你竟然...啊.....”
  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并没有使劲,只见她猛地向后退,整个人顺势向后栽倒,右腿一滑,后脑勺倏地着地,就这么直直地倒在地上,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当即愣住,有些失神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手上的刮痕,那是一条长长的,用指甲划出的伤口,血渍完全地暴露在伤口之上。
  但绝不是我干的。
  我大感惊讶,她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这么多事,在倒下地的时候还将她的手同时划伤。但讶异完后,我想了想自己的处境,显然不会好过。
  因为齐夫人正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眼前五十多岁却仍保养极好的齐夫人,若不是知道她的真实年龄,我会认为她只是四十不到。
  还没等我开口,齐夫人急急地走上前,扶起躺在地上正用受伤的手轻揉后脑的邱芸芸,关切地问道:“芸芸,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要有什么脑震荡就麻烦了。”
  脑震荡?
  不过想想也是情有可原,像她这种在家被一直宠着长大的千金小姐,身体肯定比我这皮糙肉厚的土豪千金要金贵,在她们看来邱芸芸就算得个普通的头疼脑热都是大病。
  此时此景,我这个“罪魁祸首”,怕是再则难逃了。
  熙熙眼巴巴地仰头看着我,轻轻扯了扯我的裤边,嫩白的小脸上有着十分羡慕又茫然的表情,“妈妈,你这么威武神力啊?轻轻一推就能把阿姨推到,真是太太太厉害了。”
  我万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身为母亲的我竟然在儿子面前做了个错误的示范,要知道这么狗血的一幕,我也是十分无奈地不想看到,只好解释说,“不是妈妈推得。”
  熙熙好像不太认同地耸了耸肩。
  齐夫人一把按住邱芸芸那只受伤的手,惊讶万分,侧过头,冷冷地看着我,仿佛是在说我是个蛇蝎心肠的坏女人,蹙着眉头,“还说不是你推得,手都被你划破了,她有多爱护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你别告诉我,这是她自己干的?”
  “伯母,别为我动怒,气多伤身,我坐会就没事了。”邱芸芸阴谋得逞地对着我奸笑了下,只是一瞬,可我还是看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