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7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事情很简单啊,打牌输钱了呗”刘俊峰摊开两手道:“开始他输了几十万的现金,他朋友叫他走,他没干,后来问我们这里能不能抬钱,我们可以,他第一次抬了三十万,没几把就输了”

  “开始就输了几十万?”安邦憋了半天才扭头跟邓锦州问道:“他么的,他什么时候比我的家底都厚了”
  丁建国这帮人的钱,都是第一次大圈走私之后分下来的,大概一人分了三万多左右,丁建国的饭店最近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所以他身有多少钱,安邦心里都是有数的。
  “开始输的几十万,都是这几天他从我们这里赢走的”刘俊峰淡淡的道:“安先生,之前丁建国从我们这里拿走几十万,我们还得像对待帝似的派专车给他送到码头,礼数做的非常周到,对吧?实话,他赢完钱之后就算不回来,我们也不可能去找他,因为开赌场的都是这么做生意的,那他现在人输了钱,我们是不是也得收回来啊,是这个道理吧?”
  刘俊峰这话的一点毛病没有,别管他们给没给丁建国设套了,毕竟他之前赢完钱如果不回来,那这几十万就白给了,那回来后又输了,这事就摆在这里了,我们给你钱你带走了那你输来我们是不是也得逃出来?

  不过,话回来,能开赌场的就绝对没有输钱的道理,因为他们把人在赌的心性给摸的十分透彻,赌徒永远都抱着一个心里状态,我今天赢了明天还能赢,我这把输了下把可能就会捞回来,十赌九输这话流传千百年了,确实是个真理。
  安邦听完这句话,顿时就沉默了,刘俊峰翘着腿端着茶杯轻轻的吹了吹,道:“道理我已经摆出来了,就一句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不对?那位朋友,在输了一百万的时候就有点失去理智了,后来一连压了几把大注,拦都拦不住了,这事你怪谁啊?”
  “对,你的没错”安邦咬了咬牙,硬挺着道:“但是兄弟,六百八十万,呵呵,你我们像有六百八十万的样么”
  “啪,啪”刘俊峰凑了过来,拍着安邦的大腿道:“六百八十万,零头我给你们抹了,收个整数,你就别讲价了行么?我知道,你们最近在香港弄的不错,几百万而已不难吧?”
  “唰”安邦和邓锦州听到对方的话都愣了,刘俊峰点的这一句明摆着是对方已经摸过或者知道他们大圈的底细了,如果大圈现在没有这个身价那可能就会变成三百八,二百八了总之就是他们要的钱,你肯定能拿的出来,而绝对不会把你逼到绝路。
  “我能人么?”安邦问道。
  “啪”刘俊峰冲着后面的马仔打了个响指:“人带过来”
  安邦挺他么惆怅的点了根烟,丁建国这一回可给他是草的挺狠,因为这钱基本是得往出掏了,大圈在澳门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想找关系疏通都没地方找,关键是这事你出去太丢人了,正儿八经赌桌输的钱,你赖着不给的话,这脸都得丢到姥姥家去了。
  “兄弟,这钱别拿的不愿意,你就当是给自己了一课,香港有江湖,澳门也有江湖,哪里水深哪里水浅谁知道啊,是不是?你那朋友还跟我提了下,自己是大圈的人,呵呵·····”刘俊峰晃荡着二郎腿,淡淡的道:“这年月,还能有凭一个名头就把人给吓到的么,我啊还真没碰到过呢”
  安邦顿时尴尬的抽着烟,道:“见笑了,朋友”
  几分钟之后,丁建国被人给带了下来,耷拉着脑袋瞄了眼向缺后低声道:“哥,来了”

  丁建国的状态还算不错,的出来对方并没有刻意难为他,除了精神不太好以外没啥状况,但一张脸肯定是丢没了。
  邓锦州指着他骂道:“你好起来了,是不?六百八十万,摞在一起都能把你给埋死了,草,一天晚就给输了,大哥你心得有多大啊”
  丁建国抿了抿嘴没吭声,安邦皱眉道:“行了,事后放炮有个屁用”
  “丁先生,跟你大哥下,这钱有没有问题?”刘俊峰在旁边问道。

  cGZn永久Wb4r
  丁建国咬牙道:“牌桌输的,愿赌服输”
  “哎,这个态度就对了,他之前抬钱的时候曾经和我们过,钱如果他交不出来的话,那就把一只手留在这里,这真要是留下的话我这六百万一刀一刀的割下来,他身也剩不下什么了,是这么个道理吧?”刘俊峰完,冲着后面的马仔道:“行了,人带回去吧,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可以吧?”
  安邦起身点头道:“行,没问题,不过这钱我们现在拿的有点难,能给宽限几天么?”
  “啊,几天啊,你个时间我听听”
  “三天吧,我亲自过来给你送钱”安邦想了想后道。
  “好,就这么定了······”

  当天,安邦和邓锦州就从澳门回到了香港,几个时的工夫安邦急的满嘴都是泡了,口腔溃疡都冒了出来。
  “邦哥,这钱真给啊?”
  安邦搓着疲惫的脸蛋,叹了口气道:“不给怎么办?让建国把身的零件都给卸到这么?”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丁建国一晚输了这么多明显有毛病,他这是被人给坑了啊,我们这钱拿的多冤枉”邓锦州皱眉道。
  “冤不冤枉这钱也得拿,如果是对方生抢过去的那还好,但这毕竟是建国自己输出去的,咱么去哪理啊”安邦烦躁的挠着脑袋道:“哎,难死我了,魏爷那天天管我要钱,我他么现在哪弄这六百万去,真是要我老命了”
  一个时后,安邦和邓锦州回到酒吧,然后还给魏丹青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商量一下、他俩刚进入扎兰,等在酒吧对面的那辆破面包车里的人就见了。
  黄振文指着安邦和邓锦州的背影道:“少马爷,左边的就是我同乡,另一个是他大哥”
  “哗啦”少马爷拉开车门,迈步就下来了:“过去跟他盘一下”
  几分钟之后,楼办公室,邓锦州和安邦刚推门进来坐下,走廊里呼啦一下涌进来好几个人,直奔着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咣当”办公室的门被人给生硬的推开了,安邦愕然抬头望去,门里挤进来好几个人,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脸色撒白,长相特别文静和秀气的青年人。
  “哗啦啦”这个似文静的青年,却忽然从衣服里掏出一把折叠式的微冲,一拉枪栓就冲着安邦指了过去,在他后面至少还有两把五连发和三把五四也抬了起来。

  安邦着端着微冲的青年发懵,这人着太脸生了!
  “朋友,什么意思啊?”
  少马爷单手拎着微冲走到安邦面前,轻声道:“兄弟,我们挣点钱也不容易,死人的钱我们活人挣这事容易遭报应,你这辛苦钱你们也黑,是不是有点不过去了?而且还不知道屁股后面是不是有丨警丨察和同行在盯着······你你坑我们这些人干啥?”
  “文哥?”屋内的邓锦州见人群里端着五连发的黄振文后,安邦也见了。

  “朋友,这又是枪又是炮的什么意思啊?我们应该没得罪过你什么吧?”安邦皱眉道。
  少马爷侧了下身子,头也不回的道:“振文,你跟他们盘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