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7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多时后,丁建国跟着大钊又去了那间赌场,他现在已经明显进入一把不玩就手痒的状态了,安邦肯定没有意识到,当一个人的赌瘾来后,其勾引人的程度,并不亚于丨毒丨品的危害,就比如现在的丁建国,谁要是拦着他的话,那绝对都有跟你拼命的架势。
  连续几天的牌运,完全把他内心深处的渴望和贪婪给勾了出来。
  但是今天晚,丁建国的运气似乎一去不复返了,从坐到牌桌开始他的钱就跟他有仇似的,呈现出了直线下降的趋势,没到半夜几天来赢的已经缩水一半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点要急眼了,夹着烟的手一直哆嗦个不停,呼吸浓重,胸膛起伏不定。

  ‘/首v发~
  后半夜的时候,大钊走过来拉着丁建国道:“建国,走了跟我回去吧,你今天的运气不行,歇会吧明天再来”
  “再玩两把,我捞捞的”丁建国烦躁的道。
  他这一再玩两把,就直接干到了清晨,并且把所有的钱全都给输了一干二净。
  “呼······”丁建国瞪着通红的眼珠子,茫然的着桌面空了的筹码,仅仅一天晚就把几天来赢的钱全都输了回去,这就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丁建国舔了舔嘴唇,咬牙抬头问荷官:“听,你们这里可以抬钱是么?给我来两万!”
  “先生,您有什么抵押物品么?”荷官礼貌的问道。
  “啪”丁建国把手拍在桌子,掷地有声的道:“你问我要值钱的东西我肯定没有,但事后我要是还不起钱,这手我自己剁下来”
  “呵呵,那行,您稍等·····”
  四周的赌徒见丁建国此时的状态后,没有一丁点嘲讽或者怜悯的心态,反倒是觉得很平常,因为在澳门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人跟丁建国如出一辙。
  这就是赌博的魅力和魔性!
  一天之后的晚,安邦都没有见丁建国再出现,就跟曹宇和邓锦州他们打听了一下,然后发现谁也不知道他人在哪,就连饭店里的服务员和厨师都不知道,打他的手提电话也一直都关机。
  “锦州,你过来”安邦把邓锦州给叫过来后,皱眉问道:“我问你,平时你跟丁建国他们都有什么消遣的方式?一般都去哪打发时间什么的?”
  “哥,我这都回家探亲一个多月了,许久没有和他们玩耍了······”

  “草,滚吧,问你等于白问”安邦搓着疲惫的脸蛋子,想不通丁建国这人一天一夜没有影子这是能去了哪。
  安邦正在琢磨着丁建国到底跑哪去了的时候,一个突兀的电话打了进来,没想到的是电话刚一接通对方就点出了丁建国的名字。
  “请问,您是安先生么?丁建国是你的朋友吧?”话筒中的人话十分有礼貌,语调缓慢尾声拉着长音,典型的粤式普通话。
  “啊?对,你是······”
  电话中的人道:“我是澳门永利赌场的工作人员,您的朋友丁建国在我们这里玩牌输了一些钱,最后没有能力付账,于是他告诉了我们打这个电话号码,呵呵,我给您打电话的意思是希望安先生过来把丁先生给接回去,顺便再把他的欠账给付清了,澳门永利赌场,从香港过来后下了渡轮码头有专车可以直接到我们这里”
  安邦握着大哥大愣了半晌,才有点明白了:“丁建国打牌,欠了你们钱?”

  “对,现金输了一些之后,又押了几笔账,一共欠了我们六百八十万四万”
  “唰”安邦顿时懵逼了,懵了半天还不可置信的问道:“多少?六百八十万,你们开什么玩笑呢,你就是把他给剁了卖掉也不值这个价啊”
  “呵呵,白纸黑字的写着呢,我们都是信誉赌场不会诓骗客人的,但他要是还不起的话,我们还真就得给他剁了拿去卖钱,毕竟能少损失就少损失点呗,对吧?”
  安邦深吸了口气,皱眉道:“他人呢?”
  “哥,是我”电话里传来丁建国颓丧和嘶哑的动静后,就被对方又把电话给接了过来:“记住了安先生,六百八十万,澳门永利酒店”

  电话随后挂断,略微有些呆愣的坐在椅子许久都没回过神来,丁建国赌钱输了六百八十万,这是什么概念呢,这些钱来买扎兰酒吧都能买两个了。
  “草,这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堕落了呢”安邦起身推开门,招呼着楼下的邓锦州道:“给我出去一趟”
  半个时后,尖沙咀渡轮码头,安邦和邓锦州了船直奔澳门。
  “哥,你是不是听错了?丁建国哪来的那么钱啊,六百八十万啊他知道这些钱长什么样么?是不是被骗了啊?”
  “快三十岁的人了,有没有常识和辨别力?对方他白纸黑字的画押了,那我估计应该是玩的输红了眼,陷进去了,要么就是被人给设了套,但这他么的能怪谁啊,不还是得怪他自己么,他不跑到澳门去玩那还能被人给抬着过去啊”

  安邦在这一点是很理智的,他首先想到的是丁建国自己的泥足深陷其次才想是不是对方设了套。
  因为,丁建国这种曾经受过训的军人在克制力比常人都得强了不少,打个比方,你让一般人趴在地守着一个目标可能一个时两时就挺不住了,但你要是让丁建国他们来守,告诉两天不能动,他们就是有屁也得憋回去,这就是意志。
  丁建国输钱的事,哪怕就算是套的话,那也是他自己的原因大过于对方。
  一个时后,渡轮抵达码头,澳门的赌场酒店在港口都有专车,车贴着酒店的名字,专门把香港来澳门的人接往各个赌场,服务非常贴心到位。

  安邦找了一圈之后,就见永利酒店的牌子,跟邓锦州车后离开了码头。
  安邦和邓锦州离开之后,扎兰酒吧对面的马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里,几双眼睛盯着酒吧的门口。
  “是这对么?”副驾驶着,脸蛋清秀的青年靠着车门问道。
  “对,就是这里,平时他们都在这呆着”
  青年点头道:“文你和焕伟一起进去,找你们那个同村带着他去跟那个什么邦哥谈一下,问问丢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少马爷,用什么口气问啊?”黄振文问道。
  少马爷皱眉道:“用我交你什么语气啊?人家都他么的把你的饭碗给砸了,你还得要和他以礼相待么?”
  “你要这么,那我就明白了”黄振文和陈焕伟从车座子底下抽出两把五连发然后裹在衣服里面,拉开面包车门就奔着扎兰酒吧进去了。
  但是,邓锦州和安邦刚去澳门,他俩在酒吧里搜了一圈,又跟侍应生打听了一下也没找到人就又回来了。
  “人不在,出去了,是晚点能回来”
  少马爷嗯了一声道:“那就等等的,守着吧”

  澳门永利酒店,安邦和邓锦州来了之后,就被带到茶餐厅里,等了十几分钟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就走了过来,并且一见面就主动伸手笑道:“你好,你好,香港来的安先生是吧?我是永利酒店的酒里,刘俊峰,你们叫我阿峰就行了”
  安邦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道:“对,我姓安,我兄弟······”
  “没事,没事,人在面房间里呢,刚刚吃过午饭”刘俊峰伸手示意他们坐下后,招呼服务员道:“先来一壶茶会,哎,安先生你们吃过饭了么?没吃的话,大家一起吃吃?”
  “不了,我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我兄弟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