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1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当初鸭屎偷来的钱您就不该给李一刀还回去。他不仅不配合咱们,现在还在湖上与咱们的人干上了。”野狐田说。
  “不给他,他就会一直与我们干,我们得不到好处的。再说,不给他,他怎么会将赵嬷嬷再次打败?如果赵嬷嬷再到县城一趟,估计我们都得上前线去。”宁十三说。

  “师父,不用担心。咱们不是有船吗,我们用船拦在湖上,让他们的渔霸无法过来北边,然后再挤压他们在南边的水上地盘,一直将他们逼在微山岛上。如果他们不出岛,岛上东西就会缺乏,毕竟岛上被灭过,如今的人很多都是李一刀从旁边的乡村招募的。这帮人坚持不了多久的。”火头王说。他前期负责湖上工作,宁十三很失望。为了挽回自己的地位,他不得不积极站出来。
  火头王的本意是让宁十三派野狐田去,他在旁边看热闹,等野狐田也搞不定时,他再请缨去搞。那个时候,微山湖也可以下水了,对他来说,他的时代就到了。只要能下水,他的人在湖里就是无敌的。
  宁十三很精明,立即判断了他的意图,笑着说:“既然你想得这么明白,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做吧。不得有失误。”
  火头王没想到师父竟然这样安排,不过也只好接招。
  “好的,师父,我这就去。”
  “宁爷,这样不妥吧?”火头王刚走,皮六就建议说,“如今湖上的力量,李一刀比我们多。火头王这样做,恐怕比较冒险。”
  “冒险也得有人做。如果先不解决渔霸的问题,湖霸的问题,咱们在北边也没有任何意义。如今,我们还没有任何收益,咱的钱基本上是野狐田、鸭屎等人筹集的。钱虽然不少,但是完全不够我们用的。我们要扩展的规模是整个微山,而不是一个湖区。拦住渔霸、湖霸,咱们才能在北边收钱。”宁十三说。
  “这事有没有必要让鸭屎知道?”皮六说,“鸭屎那边一直在做培训,只管地上的事,但几乎不问水上的事。万一水上有变,他那边也会受冲击。毕竟,他那里也有很多渔民。”
  “不用说了,你就让火头王去安排吧。鸭屎那边我的安排是,让他给我筹钱。偷也好,盗也好,抢也好,只要不在微山境内,怎么都好办。其他的事,不用他操心。”宁十三说。
  火头王武装了十条渔船,从湖东欢城一带到湖西高楼一带的水域从东横到东。每隔一段有一条船。火头王的行为惹毛了湖霸和渔霸。湖霸是收保护费的,渔霸是强行低价购鱼的。他们的人无法到北边去。
  李一刀听说后笑着对手下人说:“机会来了。给渔霸、湖霸发家伙。狗子,你带着他们闯过去。将宁十三的破船全部给我沉了。如果有宁十三的嫡系,全给我抓了。”
  狗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仅仅是武装渔霸、湖霸,然后闯过火头王的禁区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过狗子并没有这样干。
  他让自己的手下,很多是新招来的,换上湖霸、渔霸的衣服,武装了一组比火头王的人还要多的多的一支力量。狗子从湖东、湖西两个靠边的地方用六条船强行北渡,刚到北边立即调转船头,将火头王的穿全被逼到了湖中。
  手下人将情况告诉了皮六,皮六立即让备用的船只增援,只可惜来不及了。等船到事发地的时候,火头王的十条船都沉了,兄弟们一个人影都没有了。火头王去了哪儿,没有人知道。
  日期:2018-04-23 22:08:13

  第242章 生死劫
  听说火头王出事了,北部湖区可能不保,鸭屎吓坏了。如果北部湖区出了问题,这就意味着自己那边的渔民就得走了。这是鸭屎比较担心的。鸭屎更担心的事情是,火头王一旦被抓,形势就比较微妙了。李一刀一定会要求更多交换条件。
  鸭屎火速来到楼外楼,宁十三正与大家商议对策。
  “你们看应该怎么办,咱们置办的船,还没开始干正事,竟然全部都沉了。”宁十三担忧地说。

  “必须得行动了。再过一段时间,李一刀的力量更大了,我们就没法遏制了。我们这边的基础相对薄弱。”皮六说。
  “船都没有,如何去微山岛?如今湖上都是李一刀的小船,到处是他们的人。”宁十三反问道。
  “老三怎么办?”野狐田问。
  “是死是活,尽快打听下。我怎么估摸着不是很乐观呢。”宁十三自言自语道。
  这时,李一刀的人来到了楼外楼,把李一刀的亲笔信交给了宁十三。宁十三看后,以手掩面,随后说:“火头王被他们抓了。明天下午给他一万条黄金,他就放人。下午装一条木船上,放入湖里,自然会有人取。如果错过了时间,他们就将火头王活剥了。”

  “啊,真被他抓了啊?”黑蜘蛛极为吃惊地说。
  “师父,我觉得李一刀是个聪明人,他不至于伤害老三。”野狐田说。
  “不一定,”宁十三说摇摇头说,“如果他的格局是微山,可能不伤害,换点利益。如今,他的格局是守卫微山岛周边,杀掉火头王方便他立威,所以是有可能的。”
  “妈的,咱们现在地盘比他多,但都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不如他呢。如今他又变得这么凶狠。当初在楼外楼,就该立即杀了他。”野狐田说。
  “行了,你也少说几句。大家都说说该怎么办。”宁十三说。
  “师父,钱得准备。”鸭屎说,“万一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钱还是得花。”
  “鸭屎啊,你说得轻松,你知道吗?咱们所有的钱加起来也不足五百金条。我们去哪儿弄一万金条?”宁十三苦笑着说,“这分明是要杀火头王。”
  “师父,要不这事交给我吧。”鸭屎说,“我来试试。”
  “你自己小心,不可以再给我搭进去任何人。”宁十三说。
  刚散会黑蜘蛛就跑了过来说:“谁让你逞能了?你怎么救啊?如今天还是冷的,你又不能下水,你怎么去微山岛?”

  鸭屎将她拉到无人的角落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将老三活着带回来。”
  “不行,我不放心你,我也得去。”黑蜘蛛说。
  鸭屎搂住她,在她耳边说:“你好好照顾师父,我绝对不会有事。如果你在去的话,师父又怀疑我们,对我们没有好处。”
  鸭屎与小宋江仅仅用了一百条黄金就搞定了所有的事情。仅仅最上面的两箱子是真黄金,其他的都是假的。他用特殊的捆绑法,将非黄金的箱子绑在了船上。他们验货的时候,只能验前两箱,其他的让他们搞不了。他们不会浪费时间,所以很可能就不验了。

  这是鸭屎的策略。万一他们验货,鸭屎就与他们开战。他另外还安排了两条小渔船躲避在芦苇塘里,上面都有持枪的兄弟。
  听说宁十三准备用钱换人,李一刀一开始不信,后来转念一想,也没有不可能。李一刀一直猜测,宁十三掠夺了湖东很多钱,所以一万金条对他来说难,但是未必不可能。既然一万金条,这就是巨富。谁有了这个钱,谁就敢称老大。
  火头王浑身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他本人双眼迷离,半死不活的。从他浑身的血色可以看出,他一定经受了严刑拷打。
  他被绑在木柱子上,放在一条船的船头上。

  李一刀的人在远处看着,同样鸭屎带着人也在很远的地方看着。
  运钱的船到了湖中,运载火头王的船也走了过来。双方验货。鸭屎专门派了一个跟过火头王的兄弟去验明正身。
  李一刀的两个兄弟果然查看了两个箱子后,实在是打不开下面的箱子,眼看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于是他们就放水了。他们站起身,告诉李一刀,金子是真的。李一刀挥动旗子,意思是同意交换。
  双方的人互换船只。鸭屎等人的船很快就划到了载有火头王的船旁。他们一起将火头王从木桩上解了下来。
  “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你身上怎么流了那么多血。”鸭屎问。
  “鸭屎,千万别解我身上的绳子,直接带我去见师父。”火头王说。说完话,他就陷入了昏迷,他们满脸是血,呼吸微弱。
  到了楼外楼后,火头王再次醒来,他对宁十三说了一句话:“师父,杀李一刀。”说完后就死了。
  “给他换件衣服,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吧。”宁十三说。
  鸭屎用剪刀为他剪开了衣服。这时他尖叫了一声:“啊,怎么会这样?”
  宁十三立即转头过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火头王脖子以下的皮全部被剥掉了。剥皮的人手法精湛,剥掉之后,人还是活着的。火头王是痛苦而死的,他连呻*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到火头王的被剥皮的身体,鸭屎想到了自己的义父被黄胡子剥皮的情况,顿时浑身发软,两眼发黑,栽倒在地上。野狐田将他扶起了,让他靠在了椅子上。
  “一定是黄胡子干的。”鸭屎恢复平静后恶狠狠地说。

  “不是,”宁十三摇摇头说,“黄胡子是残疾人,做不了这么精细的活儿。”
  “那是谁?”鸭屎问。
  “黄飞虎。”宁十三说。
  “这个狗日的,去年打赵嬷嬷,如果不是我帮忙,他早就死了。这个狗娘养的东西,竟然这么狠毒。”皮六说。
  “先把火头王放入棺材里,放到地下室里,不要发丧。等我拿到李一刀,用他的血祭火头王。”宁十三咬着牙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