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7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晚,黄振文和陈焕伟被人给黑吃黑后就没有去找邓锦州而是选择偷偷潜回内地,那自然邓锦州这边也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状况,双方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他还以为黄振文他们已经把生意给做成了呢,这边不知道出了事,余连生那边也不知道,刘俊峰他们把货吃掉以后直接就离开香港了,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
  也就是,作为介绍人的两方,一直都被蒙在了鼓里,根本就不知道中途出了岔子。
  晚间,天刚黑的时候,尖沙咀渡轮码头,丁建国跟着几个店老板了去往澳门的渡轮。
  一个半时之后,渡轮抵达了澳门港口,随后他们一行人被一辆中巴车接到了一个酒店。
  在澳门,除了那几间大的赌场外,还有若干个隐藏在别墅或者酒店下的中型赌场,大赌场和赌场之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有赌牌可以正常经营,后者是依附在澳门权贵或者道人下面的非正规场所,但两种赌场的性质都是一样的,你赢了赌场会给你钱,你输了赌场也必须从你口袋里把钱拿出来。
  丁建国被人带来的就是一间藏在四星级酒店下面的赌场,这几天王莽走了之后,丁建国就一直处于闲的蛋疼的状态,被人拉着打了几次牌之后一直都处于赢钱的阶段,所以心思就有点发飘了。
  他不止一次的听人起过澳门的赌场,心里也惦念了许久,只不过之前大圈在打拼的阶段向来都挺忙难以抽出时间,这回闲下来后他禁不住鼓动就来了澳门。
  “建国,你四处哈,这里的赌场都挺正规的,肯定没有出老千和耍鬼的,你放心随便的玩,趁着你这几天手气还在,呵呵,别客气别犹豫,赢个十几二十万的再回香港”介绍丁建国来的人绰号叫大钊,跟他在同一条街开茶餐厅的,认识之后就成为了赌友。
  “哎,行,我四处逛逛,的”丁建国搓着手两眼直放光的打量着赌场的内部。
  这间赌场装饰的比较富丽堂皇,玩法也非常全面,完全让人不出来这是一间非常规经营的场所,丁建国转了一圈之后,就挑了一张空桌坐下了,这桌子玩的是至尊五张,也就是香港最流行的梭哈。
  丁建国的手气确实挺壮,坐下来后一个多时他带来的两万港币已经翻了一番,并且势头依旧很蒙,几乎每隔两三把牌他就会赢一次,用赌桌常用的话来讲,他就是赌运亨通,势不可当了!
  这天晚,丁建国从澳门回到香港的时候,是无比意气风发的,来的时候带了两万的港币回去时已经变成六位数了,这笔意外之财来的让他非常的嗨皮。

  “呵呵,建国赌场挺得意呗?你这一天晚赢的钱,比你开饭店两年都赚的多了,玩的舒服么?”大钊搂着丁建国,语气艳羡的道。
  “玩牌这东西运气是一方面,但主要还是得技巧”丁建国矜持的道。
  “啊?你还有什么技巧,周润发的入门大弟子么?”大钊诧异的问道。
  丁建国斜了着眼睛道:“周润发是什么技术我没领教过,但就拿我今天的状态来,可以跟他试试,我也许能让他知道电影跟现实到底会有多大的差距”
  ●
  赌场和情场一样,一旦让人得意起来,就容易进入忘形的状态,而此时的丁建国明显就有点着像了,也就是俗称的走火入魔。
  “哈哈,对,照着今天这么来,你都快要成澳门的传了·····”
  在这之后的两天,丁建国每天晚都来往于香港和澳门之间,并且一呆就是一夜,而每次他都是略有收入之前的家底已经不知道翻了过少了。
  而同时,在香港被人给坑骗了的黄振文和陈焕伟也终于艰难的辗转着回到了内地,并且两人一回来之后马就发了一封电报出去。
  电报的内容非常简单,就只写了几个字。
  “东西碎了,买主摔的·······”
  这封电报发出去之后,位于祖国西北边陲的某个镇子里,邮递员把电报送到了一户人家的手中。

  手里掐着电报的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穿着一身淡绿色的棉袄,短发梳理的十分干练,长相却非常的文静和秀气,乍一颇有点书生味道,特别是从棉袄里伸出来的那双手白嫩而细腻,但几分钟之后这个文静秀气的男人却干了一件和他模样十分不相符的事。
  黄振文发来的电报被他随手就给撕成几片然后扔了,他大踏步的回到屋内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木头箱子打开后里面赫然露出一把折叠式微冲和两把崭新的五四式手枪,全都揣在了棉袄里后就骑一辆破二八自行车从家里出来了,二十分钟之后到了镇子他来到邮局的电话亭。
  “去深圳,两天内就给我赶过去,速度······”
  这个文静秀气的青年一连打了几个电话,所的基本都是同一个意思,叫人全都汇集到了深圳,电话打完之后他就登了一辆开往火车站的长途汽车,在火车站的售票点打听了一下,却发现今天去往广州那边的火车连站票都没的卖了之后,他就蹲在铁路边守了三个多时,然后爬了一辆开往广州的货运列车。
  从接到黄振文的电报开始,到出门了列车,这个青年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踌躇,办事风格非常的干脆利索,不拖泥带水,这表明他的性子是很急切但人又是特别稳重的,就算如此他的神情也一直都没有多大的变化,仿佛棉袄里面揣着的不过是几个玉米棒子,而不是三把子丨弹丨了膛的枪。

  这天下午,魏丹青和安邦还有丁建国,邓锦州,曹宇了,刘子豪等人在酒吧附近的大排档里吃着饭,但吃饭的时候丁建国的状态明显很不对劲,两眼通红外加心不在焉,眼睛一直瞄着放在桌子的大哥大。
  “有心事啊,建国?”安邦扒拉着米饭,好奇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心事?”丁建国搓着牙花子道。
  “那你眼珠子怎么跟得了狂犬病似的呢,被狗咬了啊?”邓锦州呲牙问道。
  “别闹,这两天没休息好,黑白颠倒着过”丁建国打了个哈欠,抽出烟来大口大口的裹着。

  安邦皱眉瞄了他一眼,扭头跟曹宇道:“像不像抽大烟的状态?”
  安邦曾经不止一次的跟大圈的人提过,你吃喝嫖赌都没事,但千万别沾毒,在掸邦和金三角他去的这三次亲眼见过太多被丨毒丨品给害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家伙了,所以经常叮嘱他们,玩啥都可以过分点着玩意最好别碰,不然他亲自给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
  但安邦显然没有意识到,吃喝嫖赌抽里面,有一件事的危害和后果,也他么挺不简单的。
  曹宇就瞄了一眼,道:“肯定没嗑药,不然他眼睛都是直的,他这状态跟毒不沾边放心吧,你的对他真有可能被疯狗给咬了”
  这时,丁建国面前的大哥大忽然响了,他接起来后冲着这边摆了摆手了声我走了,然后大步流星的接起电话就拦了辆车。

  “这是急着去咬狗了?”邓锦州愕然道。
  魏丹青拍了下安邦的胳膊,声道:“这帮崽,初来这花天酒地的香港,不就被什么给腐蚀了,你的丨毒丨品是一方面但也步光是这一点对人有影响,自己心里有点数啊”
  “没事,当过兵的人心里素质都比一般人强,只要不沾毒,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