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7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安邦在丁建国的饭店中了毒之后,吃饭的人一天就没有几桌,生意处于接连亏损的状态,所以这些天一到晚就跟人凑在一起打牌,但他的手气向来都不错,几乎每天晚都有点收入。
  “建国,在我们这里你也就是打闹而已,赢不到什么大钱的,要不我们去澳门一趟?带你,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赌牌······”
  从酒吧里出来后,邓锦州请黄振文和陈焕伟在附近的大排档里吃了顿饭,三个人点了四个菜外加一盆米饭,吃完之后就领着他俩去了大圈租住的房子,王莽带队去接货后,这房子就空了下来只剩下邓锦州一个人。
  “文哥,你俩住隔壁那个房间就行了,床都是空着的他们至少得一两月才能回来,先在这里住几天吧”邓锦州推开一扇房门道。
  “呵呵,谢谢锦州兄弟了,这次出完货,文哥肯定不会忘了你好处的”黄振文拱手道。
  邓锦州伸手摆了一下,皱眉道:“文哥,都是同乡我就不和你什么客气的话了,这钱我邦哥要收那我能拿,但他不收我肯定一分钱都不会碰,我帮你是出于同村的情谊,真不是为了钱才帮的,明白么?”
  黄振文愣了愣,随即点头道:“明白,明白,谢了锦州兄弟”
  “行,你们早点睡吧,明天等邦哥给咱们来信”
  午夜时分,黄振文和陈焕伟还一点困意都没有,眼睛从楼望着香港夜市的繁华,这个时间段在内地到处基本已经一片漆黑了,而他俩明显还没有习惯香港繁华的夜景。

  “文哥,你锦州介绍的这个大哥靠谱么?俺们这些货是不能见光,但碰见懂行的人想收的话,可不便宜啊,万一他们起了黑心,俺们咋办?这里是香港俺们都人生地不熟的啊”
  黄振文掐着一根大前门,微皱着眉头轻声道:“这个安邦从面相不像是什么奸诈的人,俺们挣这点死人钱也不容易,他下的去手么?”
  “呵呵,钱财爹妈兄弟都容易反目,更何况俺们和他又不认识,这里还是人家的地盘,他黑也有道理黑啊”
  黄振文默默的抽着烟,面无表情的道:“人下菜碟,那我肯定得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走眼了”
  所以,人不可以面取人,几个时之前从内地刚来香港的黄振文和陈焕伟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典型的老农形象,但几个时之后,你再他俩身已经没有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气质,反倒是平添了一种阴森跋扈的血腥气。
  在内地刨坑界,一直都流窜着一支神秘的盗墓团队,他们这伙人的人数构成大概七八个人左右,其神秘度在于近十年间他们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十来座古墓,经手了几十件不能露面的老物件,这期间此盗墓团队曾经遭遇过警方的缉捕,同行贪婪的目光,还有买家的黑手,但到最后无一例外都是同一个结果,这个盗墓团队依旧活跃于刨坑界,而从未听闻过他们有曾失手的时候。
  他们的组织结构非常的严密,平日里没有活干的时候这些人都会散落在全国各地,从事着各行各业的生计,而一旦有新的目标出现,这伙团队的人将会先后在几天之内汇聚一处,得手之后又会立即消失,在各自散开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彼此之间根本不会有任何的联系,一点不夸张的讲哪怕就是在路面对面的擦肩而过,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交流,组织纪律的严密堪称到了变态的程度。
  这也是十年间,此团队从无失手的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他们团队中有一个心思缜密办事极其稳妥的领头羊,外人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只对他称呼一声少马爷,据他曾经师传民国初年江湖赫赫有名的大盗马三眼,一个连海滩青帮三大亨都尊称马三爷的跋扈人物。
  察哈被捕之后,就被押解到了缅甸的仰光,然后被关押在了重犯监狱中,这几天中一直无人为察哈的被抓进行辩护和申诉,仿佛这位曾经名震东南亚丨毒丨品市场的丨毒丨品大亨已经到了日落西山的地步。

  但就在察哈要被提起公诉审判的前期,一个来自美国的律师团突然出现在了仰光,并且宣布接手察哈的案件,这个律师团队的领导者据是一名年轻的亚裔女性,为什么是据呢,是因为律师团从接触察哈开始,这个亚裔女性就从来都没有露过面,一直都身居幕后,甚至连察哈她都没有去见一面。
  这天,仰光某家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来自美国的律师团全部汇集于房间内,一共六个人开始详细诉着察哈丨毒丨品案。
  “瑟琳娜,泰国那边已经把察哈的贩毒证据整理完毕了,其中有两个证人的证词比较关键,他们分别是于三年前,五年前为察哈先生运送丨毒丨品时被捕的,但被捕之后把所有的事都揽在了自己的身,由于那时泰国关于丨毒丨品方面的法律还没有死刑,所以两个人都被判了无期”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律师,今天刚刚从泰国那边赶回来,他负责的就是泰方证据归拢:“察哈被捕之后,这两个人全都翻供了转做污点证人,同时指控是察哈验证指派他们运送丨毒丨品的,交换条件就是无期改判有期徒刑······证人正在来仰光的途中,明天可以抵达”

  “越南的状况好一点,他们只搜集到了察哈曾经在越南境内种植大麻和鸦片的证据”
  “缅甸警方有些难办,察哈的人之前曾经在缅甸和金三角的交界处和警方交过火,打死过四名丨警丨察,其中还有一名是副局长”
  “中方那边也有点困难······”
  察哈被捕之后,并不能代表马就可以给他定罪,毕竟他是在金三角这个三不管又没有政府执行力的地方种植和生产丨毒丨品的,想要给察哈定罪的话主要得从金三角周边搜集证据才行。
  正因为察哈是个大毒枭,但同时他被关注的程度也比较高,国际不少新闻媒体的眼睛都注视在了仰光,你想给察哈定罪,首要一点就是把确凿的证据摆出来,这不是他有罪就能有罪的。

  名叫瑟琳娜的亚裔女子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一,两个污点证人的家庭状况我需要了解,如果了解不了,那就从非正常途径让他们闭嘴,第二点,我得知道察哈在自己的地盘里被人袭击,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隔天,安邦和余连生给黄振文和陈焕伟联系了下交货的时间地点后,两人谁都没有露面,因为他们不从中间拿钱就没有去的必要了,如果去了那就是中间人的角色,出了问题的话他们是要担责任的,不去的话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这种钱安邦和余连生谁都不会在乎,他们完全就是给人面子而已,所以两人联系完之后就把这事给抛在脑后了,根本都没当回事。
  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家旅店里,时间是中午过后,黄振文和陈焕伟打了辆车后拎着一个蛇皮袋子去了那家旅店,按照对方提供的房间号找了过去,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年岁都将近四十左右,穿着打扮得体,气质比较成熟稳重,典型的属于那种不差钱和有些身份地位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