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夹起一个送进嘴里大嚼,有些含糊的说:“那是,我们的军营可偏僻得很,想买点零食,难!”又端起茶来呷了一口,这熟悉的味道如一股温泉顺着口腔涌入,遍及四肢百骸,只觉得全身都凉习习的,骨头都轻了几两。在军营里他也没少喝茶,而且喝的还是几百块钱一斤的高档货,但还从来没有哪一种茶能带给他这样惬意的感觉。
  郁璇抿了一口茶,夹起一块小核桃饼,却没有立即送进嘴里:“对了,你到底在哪里当兵呀?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回家看一看!”
  萧剑扬说:“我啊,在云南那边服役,训练很紧张,直到今年才挣到一个假期呢。”

  郁璇很不满:“就算没有假期回家,至少也应该给我写封信吧?快四年了,一封信都没给我写过,是不是早就把我给忘了?”那语气,那叫一个幽怨、委屈……
  萧剑扬不大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训练真的是太紧张了,我整个人都累傻了……”
  郁璇气恼的说:“我看你真的是累傻了!”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对,她赶紧把核桃饼送进嘴里,边嚼边调整心态……几年不见了,一见面就发脾气可不是什么好事。
  快四年了,当初那个因为高考考不上而蹲在村口失声痛哭的乡下丫头已经出落得风姿绰约,言谈举止都十分优雅,令萧剑扬刮目相看。他脱口说:“郁璇,你越来越美丽了。”
  郁璇脸又倏地红了,嘴角含笑,但脸却绷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以前是个丑小鸭喽?”
  萧剑扬连忙说:“不不不,以前你也很漂亮,但没有现在这么漂亮,你越来越像个大城市里出来的姑娘了。”

  郁璇笑骂:“口是心非!”只是一句夸奖,她心里的那点不快便飞到了九宵云乐,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她问起了萧剑扬在部队服役的情况————这当然问不出什么东西来,部队纪律严着呢,严令禁止泄露关于部队的一切信息,萧剑扬可不想进军法处!所以他也只能像在火车上蒙陈静那样把自己是侦察兵那套鬼话搬出来忽悠郁璇,而郁璇对此深信不移,笑着说:“萧伯伯是侦察兵,你也是侦察兵,你们这一家怎么净出侦察兵?”

  萧剑扬不无骄傲的说:“这只能说我们品种优良。”
  郁璇笑骂:“才夸你一句就臭屁起来了是吧?”
  萧剑扬说:“不是臭屁,是事实!”
  郁璇也说起了她在大学的趣事,让萧剑扬倍感新鲜,两个人有说有笑,一聊就是大半个小时。
  “你什么时候退役?”眼看最后一块核桃饼也吃光了,郁璇忽然问。
  萧剑扬愣了一下:“退役?什么意思?”
  郁璇瞪大眼睛叫:“什么意思?你当兵都快四年了吧,怎么算都到要退役的时候了吧?”
  萧剑扬心里苦笑。退役?他两个月前才刚刚进入战略值班,真正成为一名军人呢,退役,开什么玩笑!他说:“我还不想退役。”
  郁璇不解:“为什么?在军队里那么苦,又当了四年,完全够资格安排工作了,为什么还不退役?”
  萧剑扬摇头说:“郁璇,你别问了,有些事情我不能说,反正我得再过好几年,甚至十年才能退役。”
  郁璇脱口叫:“可是……我等不了那么久!”
  萧剑扬又愣了:“等不了那么久?什么意思?”
  郁璇脸红成了个大苹果,不敢看萧剑扬,垂下头玩弄着衣角,吱吱吾吾的:“四……四年前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
  萧剑扬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吓了我一跳……放心吧,我不是刘光棍,那钱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我不会催你,更不会逼你拿自己抵债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套!?”

  郁璇黯然,随即又笑了起来,说:“跟你开玩笑的呢,一万块钱就想把我买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萧剑扬也笑:“是啊,你可是我们县的女状元,哪能这么轻易把自己卖了……”
  丝毫没有留意到郁璇隐藏在笑靥下的失望。
  在战场上的他是一名最出色的尖兵,毫芒留意,再细微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是在情场上的他智商却掉到了平均水平以下,当然,他本人是不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的,等到他想明白的时候,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气氛变得尴尬,萧剑扬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几次改变话题也没能改变气氛。他束手无策,有点坐不下去了,喝完茶之后起身告辞。

  郁璇起身送他,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问:“你有多少天假期?”
  萧剑扬说:“就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就要回伍了。”
  郁璇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她没再说什么,萧剑扬也是有话说不出,只能告辞,一溜小跑的离开。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头都没回,郁璇气得几乎把门槛给跺断了!
  来到县城,萧剑扬直奔电话亭,按着老爸给他留的电话拨了过去。
  十来秒钟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让萧剑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栗:“是小剑吗?”
  果然是父子连心,仅仅是看了区号,萧凯华就猜到是儿子给他打电话了。
  萧剑扬手微微颤抖,拿起话筒,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平静下来,说:“爸,是我,我回家了。”
  萧凯华问:“退伍回来了?”
  萧剑扬说:“不是,是放假了,有七天假。你现在在哪里?”

  萧凯华说:“还在上海这边呢。”
  萧剑扬说:“我这就去看你!”
  萧凯华说:“不用了,你几年没回家,回来一趟不容易,就留在家里多玩两天,我这就请假回去。”
  萧剑扬有些诧异:“请假!?没放假吗?”
  萧凯华有些无奈:“保安呢,哪有那么容易放假的?不过留在厂里的保安很多,我应该能请到假的……不说了,我去请假,到晚上你再给我来电话,如果我没有请到假,你再过来。”
  萧剑扬说:“好!”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父子俩都带着太过鲜明的军人特质,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就算几年没见了,在电话里也没有太多的话讲,几句话就解决了。萧剑扬挂了电话,掏钱付账,然后直奔邮政储蓄所,将汇单上那笔钱取出来,打算置办一些年货。七天假期刚好够他在家里呆到年初一,当然得置办年货,跟老爸一起好好过个新年啦。
  拿着两张百元大钞刚走出储蓄所,身后便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解放军同志!”很清脆,珠圆玉润的,真好听。他回过头,只见陈静正从后面快步走过来,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是那种落水者看到一根浮木的惊喜。

  萧剑扬心莫名的怦怦乱跳,笑问:“陈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静拍着胸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是你啊……看到你真的太好了,否则的话我该打电话向丨警丨察求助了!”
  萧剑扬吓了一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陈静白皙的脸颊飘起两朵红云,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一个小时前出来买东西,结果迷路了,找不到回旅馆的路了……”
  萧剑扬眼都大了:“找不到回旅馆的路了!?”
  陈静越发的不好意思了:“我走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发现自己迷路了,转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旅馆,都快急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