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2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牵无挂的人可能会飞的更高,但他的结局注定不会幸福,不能与人分享的成就,即便再伟大,也是衣锦夜行。
  或许有境界高深之辈不在乎这一点,但很明显,萧晋就是无可救药的俗人一个,他在乎的太多太多,所以心甘情愿将自己的风筝线分成几缕,一一交到他想守护的人手中。
  雄心壮志?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爱人才是。用一句俗烂至极的话来说:爱可以给人力量;此时此刻的萧晋就感觉自己可以赤手空拳上山打老虎了,母老虎都不在话下!
  回到病房,苏巧沁不在,谭小钺像个木偶似的站在门边靠里的位置,上官清心则捧着个手机在噼里啪啦的打字,脸上的笑容十分猥琐,真是白瞎了那张出尘脱俗的脸。
  “我是不是快要恭喜你去楚女会不用花钱了?”来到梁翠翠的病床边,萧晋一边为她把脉,一边讥讽道。

  上官清心像是根本没听出来话音似的,头都不抬的说:“我现在去楚女会也不用花钱啊!雨娇姐给了我一张钻石会员卡,据她说那卡从楚女会开业以来总共也只送出去五张,持卡人在那儿的一切花销都可以直接报账,一分钱都不用花。”
  萧晋的眼睛立马就冒出了星星,腆着脸凑过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晃了晃,问:“清心,你看这是什么?”
  上官清心打眼一瞅,伸手就要去夺。“《神气药经》,快给我!”
  萧晋把册子藏在身后,另一只手掌摊开,嬉笑道:“拿卡来换。”
  上官清心立马就怒了:“萧晋!你可是已经答应要把它送给我的,男子汉大丈夫,你要出尔反尔吗?”
  萧晋厚着脸皮耸耸肩:“为了楚女会的小姐姐们,你就是骂我娘娘腔我都认了。”
  上官清心顿时满头黑线:“好歹也是杏林山的八大长老之一,你要点脸成吗?”
  “为了楚女会的小姐姐们,我……”
  “你就不要脸了,是不是?”上官清心无语的摇摇头,“真不知道那些小姐姐要是知道了有个男人这么惦记她们,是会高兴还是郁闷。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就是把卡给你,你也用不了。因为雨娇姐没有跟你开玩笑,萧晋与狗不得入内!就算什么时候不得已让狗进去,萧晋也不能进!

  楚女会上到经理、下到保安,全都得到了非常明确的指令:要是哪个小姐姐敢接待你,就会被卖到东南亚最肮脏的窑子里去,绝不宽宥!
  所以,你要是真喜欢那些小姐姐,就别跑去害人家了,做人还是要积点阴德的。”
  “啊?要不要这么狠啊?”萧晋瞬间就成了霜打的茄子,蔫蔫儿的把册子丢到上官清心的怀里,郁闷道,“男人在外面打拼积攒下的压力不能发泄到家人身上,总得找个地方疏解吧?!娇姐姐混了那么久的江湖,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呢?”
  上官清心迫不及待的打开小册子,一边看一边撇嘴道:“你可拉倒吧!身边的女人都快凑两桌麻将了,你还缺发泄的地方?
  以我这几天对雨娇姐的了解,要是你只有她一个,她百分百不会拦着你去楚女会,反正那里面严禁情se交易,不用担心你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至于那些小姐姐迎来送往的逢场作戏,以你的双商肯定也不会当真,正好弥补她放不下面子伺候你的缺憾。”
  萧晋闻言眨了眨眼,深深地看着她说:“你的眼睛倒是挺毒,这才几天就已经这么了解她了么?”
  上官清心嘴角一翘,得意道:“女人和女人在一起,只要她们之间不牵扯到男人,是很容易放下防备的,尤其是在喝酒的时候。
  相对于雨娇姐而言,我是个外地人,治好了翠翠之后就会离开,下次再见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像个熟悉的陌生人,有些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最适合跟这种人倾诉了。”
  萧晋心中一动:“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上官清心瞥了他一眼,摇头:“抱歉!虽然我还不算雨娇姐的朋友,但也得对得起她的信任,那些话她不跟你说,就代表你还不能知道,等你可以的时候,她自然会跟你讲的。”
  “靠!”

  郁闷的挥了下手,萧晋重新来到病床前坐下,看着梁翠翠苍白的脸问:“明天一早可就要动身出发去夷州了,翠翠今晚能醒来吗?”
  上官清心沉默片刻,放下册子叹了口气,说:“我可能没办法跟你去了。”
  萧晋一惊:“怎么了?她出什么问题了吗?我刚刚给她把脉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呀!”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上官清心说,“翠翠的身体确实已经好转,按照常理,她本应该在今早我施完针之后就醒来的,可是她没有。

  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有些缺乏营养的健康人在沉睡,除了心理方面的问题,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萧晋蹙紧了眉:“你是说,翠翠她可能是因为落水时受到的精神刺激太大,以至于潜意识还认为自己处在危险之中,所以控制着大脑不肯放开身体的自保机制?”
  上官清心点头:“很有可能是这样。”
  “那怎么办?”
  “只能等,等她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感受到安全的时候,自然就会醒来。我建议你把她心爱的人叫来,每天跟她说说话,再听听平日里喜欢听的音乐什么的,应该会有帮助。”
  萧晋一呆,沉默不语。因为梁翠翠心爱的人正是他,而他却马上就要离开,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甚至不知道回不回得来。

  “巧沁呢?”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问道。
  “回家给你收拾行李去了,你明天就要走,估计她也想今晚跟你好好温存一下。”上官清心回答道。
  萧晋闭眼再次沉默片刻,说:“那你也回酒店吧!这里有我和小钺陪着就好。”
  “成!”上官清心很干脆的起身离开,“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病房的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安静下来,萧晋怔怔望着梁翠翠的脸,脑海里像是幻灯片一样播放着两人相识以来的每一张画面。
  时而是拿着绣花绷子躲在教室外怯怯偷听的羞涩少女;时而是为了上学而主动担负重任的勇敢姑娘;时而又是情窦初开之后那个小心翼翼追求自己幸福的执拗女孩儿……
  梁翠翠从来都没有做过一件错事,包括因为崇拜和感恩而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她有权利追求她想要的所有东西,理应得到这世间一切的爱护,任何不幸都不应该降落在她的头上。

  然而,这个美好的犹如山中精灵一般的孩子却正在因为肮脏的罪恶而承受着莫大的恐惧,可她心爱的人却无能为力。
  喜欢这个孩子吗?萧晋扪心自问,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但这种喜欢更多的是欣赏和怜爱,确实没有掺杂多少男女之情,只是偶尔在她试图勾引、笨拙的展露自己稚嫩的风情时,他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迷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