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诡秘术——最真实的民间诡异奇闻,胆小勿入》
第8节

作者: 秒僧十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疯了,你疯了……”红衣女人落地即飘起,惊恐的看了我娘一眼,身子急退,穿过大门,越过围墙,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日期:2018-09-13 10:52:29
  “娘,你赢了!”

  一见红衣女人被娘给打跑,我幸喜若狂的跑了过去,刚想去抱她的时候,忽然发觉不对劲,娘的嘴角全都是血丝,脸如金纸,身子摇摇欲坠。
  “玉娘,咋的啦?”我爹也发现了娘不对劲,三两步跑过来,一把扶住了我娘。
  我娘把头靠在我爹肩上,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嘴角居然又渗出了血水,我挥舞着小手想帮娘擦掉,被娘抓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很凉,好像没了温度。
  娘爱怜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扭头看向我爹,“狗娃他爹,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对不起,我不是要故意瞒你的……真对不起,这么多年来跟着你,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小女人,把狗娃带大,可该来的还是来了……对不起,来不及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为了狗娃,也为了你……”
  娘说着虚弱的推开爹,挣扎着就要往里屋跑,爹一把又扶住了她。
  这是我第一次见我爹哭,他泣不成声,“玉娘,你说啥,我听不懂,听不懂啊……别说对不起,对不起的是我,我是个男人,却保护不了你跟狗娃,我真该死!”
  爹说着用手使劲扇自己的耳光,很重,才记下,脸就肿的老高。

  看到这样子,我害怕得不行,哭着大喊,“娘,你别吓我,别吓我啊……”
  娘抓住了爹的手,“狗娃他爹,你别这样子,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就像当初我来到这嫁给你一样……狗娃还小,今后就要靠你照顾了,听话,别吓着孩子……”
  娘说着用手摸上爹的脸,眼睛里流出泪,却偏偏还在笑。
  泪眼模糊中我第一次觉得我娘真的好美,比仙女还要美!
  爹掺扶着娘走进里屋,不一会又掺着她走了出来,他还在哭,眼睛却一直不敢去看我娘。
  日期:2018-09-13 11:05:32
  我想冲过去抱娘,却不敢,之能是看着他们两个从我身边慢慢走了过去,迈过门槛,在门口站住了。
  夜风中娘一头长发迎风飞舞,身上的衣裙也被吹得猎猎作响。她咬破了中指,把指尖的血滴上那柄短刀,然后用短刀在空中虚画。
  娘画的是什么我没看懂,但她肯定是在划一道符咒。是的,那是一道符,娘没有画在纸上,而是画在她身前的空间上。

  我那时候来不及新奇,一心只知道害怕,娘一道符画完尖声大喊:“天道有序,阴阳有常,今日女鬼扰乱人间次序,天字玄门弟子何在?玄门继室弟子陈玉娘恳请玄门师兄弟妹速来增援!去!”
  随着娘那个“去”字一落,那道凭空画就的符就化作了一道金光,朝天上飞去。飞到半空中的时候,我竟然看到那道符闪现出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来:玄门有难!
  日期:2018-09-13 11:51:34
  娘做完这一切,虚弱的朝我招手,“狗娃,过来,让娘好好看看你……”

  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娘会死,哭着懵懵懂懂的走了过去。
  娘的手比之前更凉,几乎就跟那个红衣女人的手一样。
  她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脸,在笑,在流泪,“狗娃,记得,要听爹的话……”
  我使劲的点头,哭着喊她。

  娘又说,“狗娃他爹,孩子交给你了。记住,那女鬼被我用玄门罡气所伤,至少个把月才能复原,我刚才已千里示警,若是有玄门弟子在附近,肯定会有人赶来。那女鬼……那女鬼还会来的……不管……不管咋样,狗娃都不能有事!狗娃他爹,答应我……”
  我爹点头,“玉娘,我答应你,那女鬼若想带走狗娃,除非我先死!”
  “狗娃……”我娘喊了句,一只手无力地从我脸上滑下,不动了。
  我惊骇的抬头,就看到爹一把抱住了我娘,痛哭失声,“玉娘……”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娘已经死了。
  ……

  日期:2018-09-13 16:04:06
  后来,我才知道,我娘死的那晚,村东头的老李头也死了,就是之前我爹带我去问过关于月牙洞事情的老李叔。
  据第一个发现老李头死亡尸体的村民说,在他死亡的现场发现一行很细小的脚印,那脚印应该是个小孩留下的。
  老李头致命的伤口在咽喉,不知是什么利器,反正弯弯的,伤口就是个月牙形状。这让我莫名的想到了红衣女鬼牵着的那个小女孩,还有那晚她手中的那把弯刀。
  村民报了警,丨警丨察又来了,捣鼓了一整天,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撤兵走了。

  我爹葬了我娘,整个人变得痴痴呆呆的,一有空就抱着个酒坛看着我娘坟地的方向猛灌酒,喝醉了就拉着我的手哭,说娘咋就走了,他直到娘死也不知道娘是哪里人,怎么会那些东西。
  我自然也不知道,拼命的摇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约二十来天,刚好到了每年的七月半,中元节。
  这一天,爹起了个大早,没像往常一样发呆,大清早的去了镇上,我一个人在家吃过早餐在院子里玩,忽的看到一个陌生人走进了院子。
  是个男人,年级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很年轻,却穿得不伦不类的,大热天的穿着个长衫,背上还背着个黑色的袋子。
  对了,他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之前引来天火焚烧二叔父子阴尸的林师公!

  日期:2018-09-13 16:32:11
  “你是谁?”我问。
  他笑了笑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摸了一下我的脑袋,说,“小朋友,你叫啥名字,这是不是陈玉娘家?”
  他怎么知道娘的名字?

  我看着他,说,“我叫狗娃,我娘……我娘她已经死了……”
  说到我娘,我眼眶红了,哽咽着哭出声来。
  年轻人皱紧了眉头,“是就对了,哭啥?你娘到死也没忘记捍卫玄门尊严,也算死得其所了……”
  这什么话啊?我才不管什么玄门尊严不尊严的,若是我娘能够活过来,我宁愿那晚死的是我。
  我哭了会,问那年轻人,“大哥哥,你是来干啥的?”
  年轻人说,“是你娘让我来的,你爹呢?”
  我娘让他来的?
  我一时没弄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傻傻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爹去镇上了,中午应该就能回来。”

  年轻人叫莫三,我爹一回来他就说明了来意,我爹又是敬烟又是端水,还让我捉了家中的唯一一只老母鸡宰了,说用来炖汤。
  日期:2018-09-13 16:47:10
  爹跟莫三一边喝酒一边说话,莫师傅,你来了就好了,你来了我心里就有底了……玉娘死前曾告诉我,她重伤了那个红衣女鬼,估计个把月那女鬼恢复元气还会卷土重来,你顾念同门之宜赶过来施以援手,我肖天宝没齿难忘。你若是能帮我家狗娃度过这一劫,就算我肖天宝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你。
  平常话不多的爹拉着莫三说个不停,莫三摆了摆手,说肖大哥你这样就太客气了,我看你家狗娃不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