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倒是,FBI情报专员又能如何?经验丰富老道的詹姆士还不是栽在鱼小婷手里!”这一说方晟又有了信心。
  “接下来谈谈你的事儿。去年起我逐步跟中纪委几个部门攀上交情,透过某些管道得知,针对一个亿资金来龙去脉的调查很不顺利,赵尧尧处理得很干净,几乎从源头就销毁相关线索,更别提两个跟我国没有建交的小国家,连人家数据中心负责人是谁都搞不清,协助调查更无从谈起,据说中纪委内部开始打退堂鼓,接下来就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中止调查了。”
  “芮芸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转任组织部长后,副厅升正厅只是时间问题,估计会跟吴郁明市长转书记绑定到一起,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至少在晋升的问题于吴两家坐同一条船,不会相互拆台;坏事是吴郁明会始终高你半级,倒是非常麻烦的。”
  方晟提醒道:“别忘了他有污点,而我已经洗白了。”

  “这是唯一的优势,想必吴家也在煞费苦心想办法,”爱妮娅道,“此外詹家那位也遇到不小的麻烦,京都空降的纪委书记不知犯了冲脾气,还是得到某方面授意,猛挖他的经济问题。做到厅级干部怎么可能纯洁得象只猫?詹家被弄得焦头烂额……”
  方晟长长思考,脑中突然冒出个想法:“从中组部下发红头文件明确要求延缓厅级以上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的提拔,到京都空降到地方的干部越来越多,是否隐含着某种趋势……”
  爱妮娅面露赞许之色:“对,我正准备说这个问题。表面上陈常委、燕常委对你十分赏识,但只是个案,我怀疑——事实上很有可能,最高层已形成打压传统势力新生代子弟崛起的共识,詹家遭到狙击、陈景荣接任红河都是大棋局下的必然选择,接下来估计还有更多措施。”
  “恐怕只剩下你、姜姝这些人才算他们真正信任的接班梯队了。”
  “还有两年就要换届,最高层博弈已经拉开序幕,顶层设计是相当重要的环节,你我都是棋子,身不由己,”爱妮娅罕见地意兴阑珊,“地位越高越知自己渺小,现在真怀念在怡冠的时光,怀念我俩蹲在护堤林里守着金盏菊赌气的场面,都说回忆意味着衰老,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方晟知道詹姆士事件令爱妮娅心力交瘁,饱受折磨,遂笑道:“这可不象爱妮娅的风格,大山里出来的女人应该勇往直前,无所顾忌啊。”

  “只有在你面前才有机会偶尔暴露软弱,我毕竟不是铁打的,”说到这里她站起身,“说了这么多,该回去了,有消息设法跟我联系。”
  方晟一愣:“回去?我还以为今晚……”
  爱妮娅摆摆手:“女人不是男人,情绪决定身体,以后……以后再说吧,现在真不是时候,再见。”
  说罢没等方晟相送就快步离开。
  回省城途中,方晟终于接到徐璃的电话。
  徐璃远比方晟想象的要坚强得多,并未哭哭啼啼,也没有怒气冲天,只淡淡说:“早有预感冯家要使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换个环境也好,免得总跟姜姝格格不入。”
  “今晚一块儿喝酒?”方晟问。
  “没时间啊,刚上任就接手一大堆事,这会儿正在加班呢,初来乍到小心点儿,”她顿了顿道,“房子买好了,设计图已交给装修公司,我准备买只双人浴缸……”
  方晟失笑道:“好哇,结果是每次洗澡时就忍不住那个,不用买床了。”
  “那不行,浴缸里一次,床上一次!”她轻笑道。

  说说笑笑一阵,方晟心情好转不少,抵达省城后回方池宗家看望二老,顺便说了转任组织部长的事,方池宗也有好消息,说昨天局领导找他谈话,调到工会任副主席,算是正科级实职!
  见父亲容光焕发的模样,方晟暗暗感叹乌纱帽的神奇力量。之前他已听方华透露建设局傅局长的意思,即将退休前让父亲过把官瘾也蛮不错。遂笑着连连祝贺,正好方华一家三口过来,故意闹着要请客,方池宗高兴得红光满面,爽快地说请,一定请!
  最后敲定等方晟周日下午从京都回来,晚上全家热闹一下。方池宗特意补充说最好让尧尧带楚楚一起参加,方晟耸耸肩没说什么。
  简单在家吃过晚饭,方晟方华兄弟俩肩并肩坐在沙发上聊了会儿,聪聪吵着回家做作业,均告辞而去。
  方晟将车停在小区,打了辆车来到姜姝家。她象预料到他会来的似的,穿着清新可人的睡袍迎出来,端来一杯香气扑鼻的巧克力热饮。
  “那个人找你哭鼻子吗?”她诡笑着问。
  “哪个?”方晟装糊涂。
  她闪电般揪住他的鼻子,捏得他呼吸停顿,叫道:“谋杀亲夫啊!”
  “亲夫……”姜姝恼道,“我倒恨不得杀了他,当然他也想杀了我,这样才能理直气壮新的婚姻。两家父母都是那种死不开窍的理工思维,以为两人结婚跟物理电路一样,只要人为连到一块儿就能崩出火花;还以为日久生情,时间久了关系越来越亲密,哼!”
  “我猜他也有秘密同丨居丨的情人吧?”
  “当然有,婚前谈的女朋友压根没断过,后来又发展了几个,我都懒得问名字,”她无所谓道,“有回他带小情人参加圈子里聚会,被燕慎撞了个正,叫到旁边狠狠教训一通。燕慎是老师出身口才可想而知,站后院绿化带旁边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教训完晚宴也结束了,哈哈哈哈……”
  脑补燕慎大义凛然痛斥她老公的模样,方晟不觉好笑,道:“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单单骂是没用的,某种意义讲他也是受害者啊。”
  “受个鬼,私生子都两岁了!”姜姝悻悻道。
  “呃……双方父母知道吗?”

  姜姝摇摇头欲言又止。
  晚上十点多钟,两人手机同时接到市委办短信通知:明天上午十一点全体常委到会议室集中,迎接中组部、省委组织部送李景荣同志履新!
  倘若领导们知道其中两位常委正搂抱在被窝里,恐怕得大跌眼镜。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亲密无间到这个程度,连许玉贤都会非常不安。
  欢爱过后,姜姝突然提起小贝和楚楚的情况,又问小宝在公开场合是否叫他“爸爸”,方晟奇道今儿个精神不错啊,是不是歇会儿来第二轮?姜姝连连摇头,说明天不开常委会的话还可以,舒舒服服睡一上午,否则呵欠连天象什么话?
  对了,陈景荣知道你跟燕常委的关系?方晟问。
  姜姝说在京都圈子里陈景荣属于外围的外围,都知道他是大嘴巴,浅薄平庸,很多秘密刻意瞒着他,当然不知道。
  我有种预感,这家伙到银山后会有麻烦。
  他自己的麻烦?还有你我的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