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丽人》
第10节

作者: 见子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盛林很快就赶来了,他连忙吩咐叶飞燕和蔡文慧送周小妹去镇医院。随后他又交代其她员工注意安全,好好工作,谁感到不舒服可以请假休息。
  其实周小妹是极度的营养不够和长时间的紧张工作,而导致身子支持不住才晕倒的。医生给她输液后,脸色开始好转,有了血色。
  周小妹刚满十八岁就出来找工作,进厂快半年了。她母亲早逝,父亲是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家伙,到广东来了这么久也不找事做,整天到处东逛西混的。每到周小妹发工资的时候,他就象幽灵一样出现在厂门口。她有一半的工资要交给他,还有一半要寄回家供弟弟上学。
  周小妹只有在说起弟弟时脸上才有喜色,她说弟弟非常活泼可爱,学习成绩相当好。她就是为了弟弟能继续念书才出来打工的。
  为了省钱,周小妹吃的是厂里最便宜的饭菜。每次去外面看见那些新鲜的水果,她都舍不得买。

  为了挣钱,她伏在工位上忙得手指酸痛了还拼命的干。
  因为她是计件的,多劳多得。
  对她来说,多一分钱就多一份希望。
  输完液,周小妹苏醒过来了。
  她慢慢地睁开双眼,艰难地说:“我——要——去——上——班——”
  叶飞燕听后心酸得眼泪“哗哗”地直往下淌,一个上班上得晕了过去的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
  “我——要——去——上——班——”
  看来在她的心目中,上班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
  其实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有哪个又不是把工作看得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呢?
  车间里很快又恢复了原状,李盛林背着手在各个工位转来转去,看着打工妹忙碌的身影,他心里也很难过。
  日期:2018-06-23 17:55:23
  这些打工妹确实很可怜,她们为锦丰制衣厂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绝不比别厂的人少,然而得来的却是三个月的薪水还分文未领。
  李盛林转完车间后,便踱到了停车区。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但他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双手靠在方向盘上思索着什么?
  李盛林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此人是他聘请来的厂长韦诗杰,这个人对制衣厂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李盛林的动静。
  车子终于发动了。保安见是老板要出去,双腿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电动闸门缓缓地打开了。
  李盛林将车窗的玻璃徐徐按下,冲保安点了点头。

  保安小跑着来到李盛林的车窗前,弯下腰诚惶诚恐地问道:“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李盛林一时又觉得无话可讲,于是摆了下手说:“哦,你辛苦了。”
  保安连连摇头说:“不辛苦,不辛苦。老板,您走好。”
  李盛林一踩油门开出了厂门口,很快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
  韦诗杰望着李盛林远去的车影,脸色更加阴沉。
  他早就在计算着,厂里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工业区的厂房租金也欠了好几个月,各处赊欠的原料款也一单接一单的搁着,这些款项加起来已有五百多万元。而厂里的所有设备不过是一些缝纫机、整烫机,加上原辅料,办公用具,统计起来也不过两百来万元,这可是严重的资不抵债。
  说李盛林在外面收不到货款,他根本就不信。

  他认为李盛林是在找借口拖延时间,稳住大家的心情,到时候员工的工资不发,厂房的租金不交,赊欠的原料款不结,待仓库内的货送得差不多了就溜之大吉。
  他还认为李盛林这一走,可能就不会回来了。
  他在厂房里边转边看,脑子里在盘算着如何捞一笔。
  日期:2018-06-23 19:39:47
  当然,他想捞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工资,还想以此来发一笔横财。但要怎样才能将厂里的东西顺利地弄出去?这让他很费心思,再说他也不敢肯定李盛林是不是真的走人了?到时候他若又回来了,那可咋办?

  韦诗杰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法子。
  叶飞燕来接周小妹出院的时候,她是很高兴的。因为很快就能拿到工资了,她非常迫切地想回到厂里去,觉得那里才有家的温馨。
  回到宿舍里,众姐妹们围着她嘘寒问暖,令她很感动。
  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保安室的门口边,有一个人在慌慌张张地等着她。
  当保安告诉周小妹时,周小妹还以为是父亲又来要钱,不想去见他。保安连忙说不是她父亲,周小妹这才怀着疑惑的心情朝厂门口走去。
  到了厂门口,周小妹却发现并不认识那个人,可来人一见到她立即迎了上来,紧张地说:“你爸爸在外面偷东西被捉住了,现已关进了派出所,他很希望你去看看他。”
  来人没有说太多的话就走开了,留下周小妹呆呆地立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眼泪竟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
  她曾经恨过爸爸,恨他不顾家,恨他不关心自己和弟弟。

  在无数个夜晚里,她痛哭着为什么死的是妈妈,怎么不把爸爸死掉。
  周小妹的爸爸被抓的消息很快在宿舍里传开了。
  “周小妹,这样的爸爸没有也罢,抓了就抓了,别为他哭伤了身子。”
  “周小妹,不去看他,就让他在派出所里蹲着。”
  “周小妹,别理他,就当他死了。”
  ……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愤怒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宿舍。

  周小妹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悲伤地说:“以前我是恨他快点去死,可一听说他被抓了,我又很害怕,怕他会真的死去。”
  叶飞燕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着说:“周小妹,你的心情我很理解,这就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这亲情是怎么斩也斩不断的。你如果想去看看你爸爸的话,我陪你一起去派出所,好吗?”
  日期:2018-06-23 20:54:46
  周小妹停止了哭泣,依靠在叶飞燕的肩膀上。
  她太虚了,不仅身子虚,心里更虚。
  她是多么的想有一个依靠,一个能令她心里充实起来的依靠。

  叶飞燕搀扶着周小妹很快就到了当地的派出所。
  派出所的民警知道她俩的来意后,摇了一下头后严厉地说:“此人不仅仅盗窃,还有另外的重大作案嫌疑,刚刚被押走了。”
  周小妹如炸雷轰顶,“啊”的一声张大着嘴巴,转头看着叶飞燕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叶飞燕知道周小妹的心里本来就有负担,非常担心她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连忙牵着她的手离开了派出所。
  在回厂的路上,周小妹一边哭泣,一边喃喃地说着:“这可怎么办呀?这可怎么办呀?……”
  叶飞燕没有说话,她只是扶着她慢慢地走着。

  她没有说话并不表示她不想说,她只是觉得周小妹此时的心情很乱,说什么她也未必听得进去。
  毕竟她才十八岁,这个年龄是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痛苦的。
  在路旁的小店里,叶飞燕买了两瓶可乐。
  凉爽的可乐下肚后,周小妹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些。她突然担心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