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回守神来,冲她笑了笑,说:“离开家乡太久了,第一次回来,感觉变化好大,有些感慨而已。”

  陈静问:“你入伍多少年了?”
  萧剑扬说:“1987年入伍的,快四年了。”
  陈静问:“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家吗?”
  萧剑扬说:“没有,忙着训练呢,哪里有时间回家。”
  陈静有些吃惊:“训练有这么紧张吗,连回家探亲的时间都没有!”
  萧剑扬说:“就有这么紧张……小心!”
  前面公路上突然冲过来一头牛,司机吃了一惊,猛踩脚刹,让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响声,汽车骤然减速,那些坐着的乘客还好,站着的就惨了,都猛然往前仆,陈静也不例外,发出一声惊呼,身不由己,一头撞入萧剑扬怀里。萧剑扬下盘功夫扎实,纹丝不动,也正因为这样才把陈静抱了个满怀……在这一瞬间,他的脑袋嗡了一声,完全就蒙了!天可怜见,长了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跟女孩子有如此暧昧的接触,而且还是一个认识才几个小时的女大学生!女孩子几根发丝钻进他的鼻孔,痒痒的,一股淡雅宜人的发香沁人心脾,让他全身血液都在沸腾,这种感觉来得太强烈了,以至于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跟个木偶似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

  陈静同样两颊发烫,一直红到脖子去,忙不迭的推开萧剑扬站好,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真是不好意思!”
  萧剑扬讷讷的说:“没……没关系,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啊!”
  话还没说完呢,那头牛已经跑到路边了,司机一蹬油门,汽车又飙了起来。这一次轮到萧剑扬失去了平衡,身不由己的往陈静那边一撞,把她抱了个满怀……现在他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司机大佬,你是成心想玩死我的对吧?
  “哟,你们这么亲热呀,认识才几个小时就开始搂搂抱抱了!”
  就在萧剑扬和陈静窘迫万分的时候,苏红吹着口哨叫了起来。
  被她这么一嚷,萧剑扬只想立即跳车逃跑,陈静更是羞涩万分,扬手打人:“你……你胡说些什么啊,我只是站不稳才……”
  苏红笑嘻嘻的说:“才怎么样?你抱他一下,他抱你一下?”
  陈静羞得直跺脚:“你还说!你再说我就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苏红还是笑嘻嘻的:“把我从车上扔下去?就你这点力气?省省吧,让你身边那位帅兵哥来还差不多!”
  如果手里有把小刀的话,陈静会毫不犹豫地给她一刀,让她闭嘴的!

  苏红揉着发红的鼻尖喃喃说:“不就是抱一下嘛,有什么好害羞的……唉哟,曹小强你怎么搞的,胸肌比钢板还硬,我的鼻子都给撞扁了!”
  曹小强憨憨一笑:“你得庆幸自己撞中的是我,不然你额头都得撞破。”
  苏红扬手就捶:“庆幸什么?庆幸你把我的鼻子给撞扁了吗……哎哟,疼死我了!”
  陈静抿着嘴,一个暗笑在她嘴角悄然绽开。我让你笑话我,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

  汽车一路颠簸,来到了凤凰县城。
  凤凰县始建于1913年,然而其历史却十分悠久,自古就是苗人聚居之地。自从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苗汉之间战事不断,生活在湘西这片荒蛮瘴疠之地的苗人也成了中原王朝眼中的心腹大患,彼此之间相互攻伐,打打停停,折腾了两三千年。到了明朝,湘西苗人势力大衰,明朝趁机在凤凰县开辟军屯,大量移民,同时招纳苗人对付那些桀骜不驯的土司,军屯里的移民平时务农,战时全民皆兵,号“凤凰营”。到了清朝,凤凰营再度扩编,成为全国六十二镇之一。持续数百年的苗汉战争和穷山恶水里的毒蛇猛兽将生活在这里的湘西汉子变得异常剽悍,他们几乎是还没有学会走路就先学会放枪,隔着二三十步用驳壳枪连续打灭十二支香对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抗战时期,小小的凤凰县组建了整整两个师,这两个师装备极差,往往一个连才两挺机枪,全师才十来门迫击炮,就这样东挡西杀,顶着日寇的飞机重炮与日寇殊死拼杀,一次次打光,一次次重建。每次师长回县城招兵,千家万户,家里有个半大的男孩都毫不犹豫地送过来,在这些穿着军装草鞋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的子弟兵的身后,是白发苍苍的长辈绝望的目光和倚门少丨妇丨的嚎哭,八年抗战打完,全县家家缟素,多少子弟一去不回,谁也数不清了。骄横的日寇不止一次领教到了这些从穷山恶水里走出来的湘西汉子的厉害,他们白天死守阵地,子丨弹丨打光了就用刺刀捅,用石头砸,晚上组织敢死队赤着膊摸进日军大营,碰到穿上衣的立即挥刀而斩,全师死伤四分之三犹自死战不退,其凶悍坚韧,连武装到牙齿的日军也为之胆寒。侥幸从敢死队的夜袭中捡回一条命的日军在此后几十年的余生中,午夜梦回之际,仍能听到那悄然接近的比狸猫还轻的脚步声,和同僚喉管被割开后鲜血喷涌而出时的沙沙声,然后尖叫着从梦中惊醒,战栗不已。

  日期:2018-06-23 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