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6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吱呀”房门打开,黄连青穿着蕾丝的睡衣散着头发,风情万种的靠在门框。
  “哪呢,张国荣?”
  安邦直接一把推开她冲进房内,脚尖一勾就把门给关了。
  “混蛋,你想干什么?”黄连青一连往后退了几步,安邦直接一把就给她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

  “别掩饰了,我知道你刚才在暗示我呢,这个套路我懂”安邦抱着黄连青一下就扑到了床,翻身就压在她身:“你我像不像张国荣?”
  “我他么你好像是黑山老妖,给我下去”
  “行了,别控制了,眼睛闭·······先从亲嘴走起吧”
  隔天清晨,当尘世间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落到屋中的时候,一对沉睡的男女相拥着同时醒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眼睫毛差点触碰在一起,半天之后黄连青娇羞的翻身就从床爬了起来,穿睡衣就进了卫生间,然后“啪”的一下坐在马桶,捂着脸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让这个混蛋给占了便宜,太便宜他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这么快就被他给套路呢?姑娘,好的矜持呢?”

  “我的主动权,以后得怎么体现啊?”
  外面,安邦深沉的靠在窗口点了根烟,惆怅的道:“在国内,你拉个手亲个嘴,姑娘都得粘你不放······这把,我算是完了,我是个意志力挺坚定的人啊”
  “嘎吱”几分钟之后,黄连青推开卫生间的门,低着脑袋走了出来,窗口安邦回头着玲珑剔透的女子,刚刚挺坚定的意志瞬间就被瓦解掉了。
  着如狼似虎淌着哈喇子走过来的安邦,黄连青抓着衣服惊慌的道:“你要干什么?”

  “我这二十多年的老司机算是彻底废在你这了,来吧,没有任何控制的必要了”安邦直接把人给扛起来,抱着就给扔到了卧室的床。
  “不要!”
  “呵呵,又和我反话了是不?我懂,我懂,暗示我对不?”
  “我暗示你个扑街啊,老娘要起来班了”

  一个时后,黄连青熟悉打扮完,着蜷缩在床的安邦,皱眉问道:“你还不起来?”
  “不了,睡会,睡完我自己走”安邦裹着被子迷糊的挥了挥手。
  “咣当”黄连青关门走了,安邦“唰”的一下就从床蹦了起来,哼着曲来到客厅拿起电话拨了出去:“魏爷,我去城寨和炳爷谈点事,过两天回去,你在家里着点哈”
  “啊?城寨不是莽子过去了么?”

  “······”安邦沉默了半晌后道:“他办事不太牢靠,我不放心,得亲自过去一趟,行了,就这样吧,回见,回见”
  安邦完就挂了电话,魏丹青掐着大哥大非常无语的着面前的王莽和老虎道:“听见了吧,撒谎的时候都不把条理给整清楚了,我就问你们服不服?”
  王莽咬牙切齿的道:“肯定的,我哥这状态肯定把他黄奶奶给玷污了,魏爷,你都是堂堂七尺男儿,为啥就我哥能祸祸到女人,我们这些人还都没有着落呢,我就想问问你差在哪了?”
  老虎扫了他一眼,道:“就差在选择的不同了,你哥的是黄姐,你的是林青霞,你的难度不”

  王莽抻着脖子道:“那他么不还是因为我在现实里,一个女人都不认识么?我要但凡认识个姑娘,我至于朝林青霞下手么?”
  魏丹青无语的摆着手道:“行了,男女问题就别在这研究了,来,下走私的事,我跟你安邦最后不把自己给弄的瘦脱相了,他是不会王者归来的”
  晚间,黄连青下班回家,刚用钥匙打开房门,站在门口的安邦熟练的把她又给扛了起来。
  黄连青惊呼中带着一点哭腔的道:“你有完没完啊,就是耕地,不是也得有休息的时候么?”
  “没事,我是属牦牛的······”
  两天后,沉迷在温柔乡里的安邦被魏丹青和王莽十八道催命金牌给召了回去。
  这天大圈的队伍将要再次启程前往洛杉矶,准备接第二批走私货物回来,王莽带队整装待发,唯独安邦还流连在黄连青的床。
  安邦来到九龙港口的时候,两条腿都拉跨子了,走路时明显有点跑偏,就跟脚下踩着一朵云彩似的飘飘忽忽的。
  “邦啊,你这还没登基当皇呢,就过起了留恋后宫的生活,合适么?”魏丹青背着手语重心长的教育着。
  安邦挠了挠鼻子道:“不是,那个什么魏爷,我这两天一直在外面跑事来的,跟炳爷见了一面谈了点事,然后又·····”
  “呵呵,编,继续编”老虎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炳爷回乡探亲去了,你跟他谈啥了啊”
  王莽斜了着眼睛,突然一惊一乍的指着安邦道:“哎,哥,你嘴怎么有东西呢?”
  “哎,不对,我早洗脸了啊”安邦下意识的就抹了一把嘴巴子。
  大圈的人顿时全都笑了,徐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你们玩的挺开啊,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了啊”
  “草,你们套路我”安邦捂着脸,无言以对。
  临近中午的时候,货轮离开九龙城港口,前往洛杉矶,王莽带队登船他们返回酒吧后,魏爷感叹着道:“可惜时间晚了点,如果我们能早走两次货的话,九龙城的改造操作起来,就能容易多了,现在算算还是差了一点”
  “差钱啊?”安邦皱眉问道。
  “需要往公司注入一笔资金,到时候审验资质才能过去,我们的公司现在就是个空壳子,没有雄厚的资金垫底的话,生意是很难接下来的”
  “这方面我不太懂,魏爷你就怎么操作就得了”
  “你还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嘛?”魏丹青诧异的着他道。
  “知道这两天我为什么一直没找你回来么,你自己心里怎么就一点数都没有呢?”魏丹青痛心疾首的指着安邦道:“十八般武艺白练了啊”
  “啊,合着我这是卖身去了呗?”安邦顿悟了,一连三天魏丹青都没有找他回来,原因就出在这了。
  “对,就是这么个事,跟你黄奶奶一声,借用一笔资金周转一个半月,事后连本带利我们都给她还回去·····”
  这时,酒吧门前一辆出租车停下,一个多月前回乡探亲的邓锦州回来了,但这次他回来却不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后面还跟着两个低着脑袋,脸刻印着沧桑和内敛的男子。
  这两人起来似乎介于二十七八岁到三十五岁之间,应该算是年轻人,但你从他们的身不到一点朝气蓬勃和青春的气息,反倒是给人一股死气沉沉的感觉。
  对,就是身充满了那种带着腐朽味道的死气!
  跟着邓锦州的两人不光身充满了一股死气斑斑的味道,打扮一就是那种土老帽的类型,脚下蹬着千层底的黑色布鞋,鞋还粘着一堆泥点子,裤子是那种粗麻布的,身是青色的工厂服,肩膀扛着一个蛇皮袋子,这就是典型的八十年代中期内地乡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形象。
  下车之后,他们着灯红酒绿的酒吧还有点拘谨,两手拉着衣角双腿并拢,目光略微有些呆滞的仰着脑袋,了半天后才跟邓锦州往里面走。
  “文哥,你们先做,我去跟邦哥讲一下,随便做,叫东西喝别客气哈”邓锦州指了指大厅里一张空桌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