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简单,一个商户不能连续少东西,一次性偷窃不能多到引起他们报关。最好别惊动巡捕房。万一惊动了巡捕房,杜老板就得介入。万一杜老板介入,我们的人是占不了便宜的。”鸭屎说。
  “我明白了。我回去就安排。”小宋江说。
  “安排几个熟练的人去吧。新兵蛋子再练练。”鸭屎说。
  “马上除夕了,通天鼠那边怎么安排?”小宋江问。
  “准备两份大礼,一份给通天鼠,另一份让他捎他姐姐。”鸭屎说,“近来,他帮忙最大,不能因为我们帮过他就不表示。既然表示,就要厚礼。”鸭屎说,“绝对不能让他觉得我们还在吃他的情,而不是重视兄弟情。”

  “这些都好说,师父那儿怎么办?”小宋江问。
  “二姐可能不会为师父准备大礼。老三也不需要为师父准备大礼,他的地盘还没开张,整天在师父身边,无所谓。皮六会准备。尽管他也在师父身边,他肯定会准备的,不过他手里没有钱,也会犯难。大哥与鸡头米会有用心思准备。我猜是这样的。”鸭屎说,“我们不要出头,不丢面子就行。我们帮皮六出头,他出头,也相当于我们有面子。”
  年三十下午,鸭屎带着湖西的兄弟们到了望湖楼。除了留守负责安全的人外,其他的兄弟几乎都到了。
  宁十三做了两个局,第一个局在望湖楼,张家人做东,请没有职位的兄弟、学徒等一起吃饭。宁十三、皮六、野狐田、黑蜘蛛、火头王、鸭屎、小时迁、鸡头米、小宋江等人也跟着。更多是宁十三与大家寒暄,其他人只是跟在后面。
  数百人的宴席全部用火锅,便于取暖。这个三十天气比较缓和,地上都化冻了,走起来比较泥泞。
  等下午的饭结束了,宁十三给兄弟们轮流放假。大家可以轮班回家探亲。正月十五之前轮完就可以了。负责保安的兄弟除外,他们的假单独放。皮六一刻都不敢松懈,所以对他们要求也比较严格。
  湖东的场结束后,大家簇拥着宁十三到了楼外楼。张家专门从外地请来了几个不错的师傅,做了很多花样的菜。
  在楼外楼入席的多半是骨干人员,还有就是湖东、湖西、湖北、梁山一带的富豪大亨,以及社会头脸人物。附近几个县的县长都收到了请帖,无一人到场。李一刀等人也收到了请帖,也并没有到场。
  宁十三带了三巡酒之后,弟子们开始给师父祝寿。
  “师父,我和鸡头米初到济宁一带,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孝敬师父。”他们掏出一个玉壶,一看就价值不菲。野狐田说,“这是我托人从河南买来的,和田玉雕的,半透明的,算个古董了。”

  “嗯,”宁十三看了下说,“不错,收起来吧啊。”黑蜘蛛拿起来,交给了底下人。
  鸭屎看了下皮六,皮六看了下鸭屎,鸭屎挤眉暗示他先来。于是皮六站起来说:“我这边负责安保,也没有什么礼物。这段日子里,湖东发生了两次抢劫和一次盗窃,一日之内全部破获,无财物损失。”
  宁十三点头说:“这是很好的礼物,我收了。干得好。”
  “宁爷,还有一份礼物,”皮六拿出一个手册,笑着说,“宁爷过目。”
  宁十三一看,他要的军火都码齐了,吓了跳,赶紧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日期:2018-04-22 22:43:38
  第239章 枪声
  接下来,所有人将目光都聚集在了鸭屎和小宋江的身上。鸭屎站起身,笑着说:“师父,我这边给您精心准备了一份大礼。不过,只能在您耳边说。”
  “呵呵,”宁十三笑着说,“你这个熊孩子,又搞什么鬼?”
  鸭屎走到宁十三身边,附耳低言,说了几句话,宁十三高兴坏了,说道:“果然是大礼。哈哈哈。你入席吧。来来,大家满饮此杯。”
  皮六凑到鸭屎跟前,小声问道:“你把所有的钱都给我买军火了,你给宁爷送的什么礼?”
  “你猜。”鸭屎诡异地笑着说。
  “你又搞到钱了?”皮六问。
  “你真聪明。”鸭屎打了他一拳说,“我已经端了李一刀的一半钱库。”
  “为何是一半?”皮六问,“为何不全端?”
  鸭屎笑着说:“那样他就会困兽斗,对我们没有好处。这样的话他还会为筹钱奔劳,不会轻易攻击我们。”
  “还是你有一套。”皮六笑着说。

  男人们喝酒打趣、划拳,女人们好像很无聊的样子。楼外楼的小姐们早早的散了。月明妃与黑蜘蛛也各自回到了房间里。黑蜘蛛临回去时,对鸭屎诡异地笑了笑。鸭屎还之以更诡异的笑容。
  鸭屎见黑蜘蛛回房了,立即从前门走出去,飞到了黑蜘蛛所在的楼层,从她虚掩的窗户飞到了屋子里。黑蜘蛛关好门窗,刚走到床头,就被鸭屎一个熊抱扔到了床上。
  “点到为止,别让人听到了。”黑蜘蛛喘着粗气说。
  “不会的,他们都喝高了,没人知道的。”鸭屎将黑蜘蛛扔进被窝,钻进去要脱她的衣服。黑蜘蛛立即警觉了起来,将鸭屎推开。
  “不行,咱俩还没成亲,上次咱们犯了错误,这次不能乱来。”黑蜘蛛说,“你可以抱我,但是不可以更进一步。”
  “好,”鸭屎说完继续脱她的衣服。
  “唉,说好的只是抱抱的?”黑蜘蛛反抗道。
  “是啊,我也答应了只是抱抱,但我没说穿着衣服抱啊。”鸭屎借着酒劲儿,用耍流氓的口气说。

  黑蜘蛛试图反抗,早被鸭屎压在了身下没法动弹。黑蜘蛛的衣服已经被脱光,鸭屎也脱了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地和黑蜘蛛贴在了一起。
  黑蜘蛛感受到一股极暖和的空气将自己包围了起来。鸭屎的身体像被火炭烧过一般。黑蜘蛛想挣扎,但是无力挣扎。
  鸭屎双手在她身上回移动,黑蜘蛛浑身发痒,不时娇喘一下。
  “好了,你也差不多了,快下来。”黑蜘蛛扭着鸭屎的耳朵说。
  “让我再趴一会儿。”鸭屎说。虽然这么说,但一直在摸索方向。黑蜘蛛双腿并拢,就是不叉开,鸭屎累得浑身汗淋淋的,只好作罢。
  “哈哈,”黑蜘蛛捂着嘴,红着脸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鸭屎气喘吁吁地问。
  “笑你笨啊。”黑蜘蛛说,“没有我帮忙,你根本找不到地方。”
  “为何上次就找到了呢?”鸭屎笑着问道。
  “羞死了。”黑蜘蛛捂着脸,脸已经红透了脖子。
  “那我就再来一次试试,”鸭屎翻身又要上来,黑蜘蛛打了个滚,滚到了墙角。鸭屎整个身体扑了上去,将黑蜘蛛顶在墙上。
  黑蜘蛛依旧双腿并拢,直着身子在那里笑。鸭屎在她大腿上乱撞,始终不得要领。
  “差不多了,不准再碰我,知道吗?”黑蜘蛛转过脸,捂着胸部说,“你再碰我,我就告诉师父了。”
  “我还是去求师父把你许配给我吧。这样一天到晚想死了,可怎么办啊。”鸭屎抱怨道。
  黑蜘蛛穿上上衣,有点不高兴地说:“你还真是个孩子,不像个男人。”
  “我怎么不像男人了,”鸭屎露出自己的胸肌,右手摸了下下巴细细的胡须问:“还不够男人?”
  “屁,”黑蜘蛛冷笑道,“男人不是外表的成熟,而是内心的成熟。刚才你别怪我拒绝你,万一我从了你,我怀了孕怎么办?你一咬牙一闭眼就过去了,我呢?我要承担多少压力和白眼?你活着也罢了,如果你年后死了,你让我怎么办?”
  黑蜘蛛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鸭屎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对低下了头,酒也醒了几分。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乱来了。”鸭屎将黑蜘蛛搂在怀里,一点一点把黑蜘蛛流出的泪水吻干。
  “我不怪你抱我,也不怪你脱我衣服,但是我害怕,害怕我们再做错了事,对我们谁都不好。你还可以抱我,但是你要确定你扛得住。如果扛不住,以后就不要碰我了。”黑蜘蛛说。
  “我扛起得住,”鸭屎笑着说,“不信,我再扛下你看看。”鸭屎说完就去脱黑蜘蛛刚穿上的上衣。
  黑蜘蛛照手背给了他一巴掌说:“滚蛋。”
  黑蜘蛛迅速穿好衣服,走下了床,坐到了窗户边上。鸭屎进来的那扇窗户尽管关上了,但是没关好,被风吹开了一条缝,从窗户缝细依然看可以看到外面。夜色漆黑,但执勤人身边的灯光仍然清晰可见。
  “那几个人喝多了?怎么都趟那里了。”黑蜘蛛笑着说。
  “哪里?”鸭屎一边穿衣服,一边慵懒地问道。
  “楼前不是安排他们值班的不喝酒吗?”黑蜘蛛笑着说,“赶紧抬进屋子里,别冻死了。”
  鸭屎束着腰走到窗户前,打开了窗户。一颗子丨弹丨朝他这里打了过来。看见亮光,鸭屎就抱着黑蜘蛛躲到了窗户旁的墙上。
  “屋里有枪吗?”鸭屎问。
  “有。”
  “拿给我。”鸭屎说。
  黑蜘蛛将一把双筒猎丨枪丨递给了鸭屎。上好子丨弹丨,鸭屎熄灭灯,慢慢打开了窗户的,看到外面的场景后吓了一跳。
  门口守卫全部被杀,狗被毒死。楼外楼的前面全部暴露出去了。鸭屎伸过头向下看,顿时傻了。很多人沿着墙壁在往上爬。
  “鸭屎小指头放入口中,发出几声尖利口哨声。”楼上热闹的猜拳声戛然而止。随后,皮六的人从楼上向下射击。
  “他们都是哪儿来的人?”黑蜘蛛小声问。
  “不知道,”鸭屎说,“估计是李一刀的人。不过,不让人过年,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随后,楼外楼的后面、左边、右边埋伏的人一起开火。尽管楼外楼的墙壁是加固过的,但也难以忍受这样的打击,墙上被打满了子丨弹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