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2 14:26:11
  第237章 兄弟相争
  鸭屎也就休息了一会儿,随后带着人考察了一番,发现少东西的渔民基本上是与湖北部交界,距离湖很近的几家。这几家不算最有钱的,但是都多少有点积蓄。前段时间,如果不是鸭屎做他们的工作,他们不敢轻易回来。
  鸭屎保证了他们的财产安全,他们才敢回来。回来后,刚置办了渔网,如今家里被盗。除了这两户人家外,旁边还有好几户人家。他们也都存在被盗的可能,所以人心惶惶的。

  “手法我很熟,不是外人。”鸭屎对小宋江说。
  “那怎么办?”小宋江问。
  “看看再说。”鸭屎说。
  当夜,三个贼再次光临了这片地方。他们果然没再去偷过的那两家,而是直接奔向了第三家。鸭屎在他们家门口看到了熟悉的标志,所以早已恭候多时了。
  小宋将一直等鸭屎的收网信息,但是鸭屎就是不发信息。等三个贼拿了东西,走了,鸭屎才说:“给我跟紧了。”
  与鸭屎猜得差不多,的确是野狐田的人干的,然而野狐田身边的主谋是鸡头米。
  “呵呵,老大干不出来这样的事,估计是鸡头米指使的。”鸭屎说。

  “这该怎么办呢?”小宋江说,“要不跟宁爷说声,让宁爷警告下?”
  “不行,”鸭屎摇头说,“万一师父知道我们兄弟们不和,这就不好了。不能说。”
  “他们要是再来怎么办?”小宋江问。
  “你去咱们库上,把这三家少的钱全部补上。告诉他们,钱被追回来了,让他们放心。”鸭屎说。
  “我们账上没有多少钱了。”小宋江说,“这样不能长久啊。”
  “怕什么,我会让他们吐出来的。”鸭屎笑着说。
  鸭屎比较清楚鸡头米的路数,所以亲自去了一趟野狐田、鸡头米位于济宁运河旁的宅院。这里是用老房子改造的,周围用两米厚的围墙加固了起来。
  整个房子很结实,但是到处漏洞百出。窗户开得很大,甚至还有天窗。鸭屎笑着自言自语道:“太投机了。这样的房子可不像是道上人修的。”
  鸡头米在小屋里与手下人开会,旁边屋里野狐田在打呼噜。
  鸭屎飞身上房,从天窗坠下,打开钱库,从中取出了三家所少的钱,一个子也不多,同时一点也不少。拿了钱后,鸭屎笑着沿原路返回了。

  随后的几天,鸡头米手里的兄弟偶尔又光顾了湖西的几乎渔民家。鸭屎都以同样的手段拿回了钱。鸡头米一开始将钱放在屋里的墙壁里,鸭屎拍了拍墙就听到了钱的位置。后来,他干脆将钱放在自己身上,让两个兄弟持枪看守。结果,鸭屎从其他几位兄弟兜里凑够了湖西渔民少的钱。
  折腾了几次后,鸡头米害怕了,找到了野狐田。
  “大哥,我得承认错误。”鸡头米说。
  “啥事啊,你那边不是进展很顺利吗?”野狐田问。
  “最近不是很顺利。”鸡头米将自己暗中算计鸭屎的事情说给了野狐田。
  “混账,”野狐田大怒说,“如果这事让师父知道了,我们都没有好下场。赶紧向鸭屎赔罪。”
  “我们该怎么办呢?”鸡头米一脸愁闷地说。
  “你技不如人,就不要装了。我约个饭局,请他和老七过来吃饭。席间,你就给他道个歉吧。”野狐田说。
  “也只好这样了。”鸡头米说。
  收到野狐田的请帖时,鸭屎正在给自己的人做技巧培训。他教的基本上是师父那学的,老鲶鱼的绝活,他一点都没有教,也没有透露。
  “四爷,要不给推了吧。”小宋江说,“吓唬下他们,省得他们嚣张。”
  “如果是鸡头米的请帖,推就推了,如今是大哥的,不要轻易推,还是去吧。你去准备点礼物。”鸭屎说。
  鸭屎与小宋江从湖上穿过去,来到了野狐田与鸡头米的住处。

  “大哥,鸡头米,你们干得不错啊,我看门口几十号人了。”
  “嗨,你就别绕弯子了,都是新招的,干不了什么大事。马上过年了,过两天就要去师父那了。咱们离得近,先聚聚吧。”野狐田说,“来人,把酒菜端上来。”
  手下人先是端来一个大铜锅,熬制了一天的高汤发出浓香。
  “这可不是微山的货啊?”鸭屎用手扇了下铜锅散发的香味,在鼻子上闻了下。
  “老四你的鼻子真灵,这还真不是微山的货。老六托人从北平弄来的。连羊腿都是草原的羊,在微山现宰的。”野狐田说。
  “大哥,做弟弟的本该先请你的,你怎么请起我来了?你说我不来吧,你还多想。我来了吧,显得我又不礼貌。你这是给我出了难题啊。”鸭屎笑着说。
  “嗨,说那么多屁话有意思吗?喝酒。”野狐田说。

  “大哥,四爷不怎么喝酒,还是我陪你吧。”小宋江说。
  “老七,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和你四哥喝酒,你打岔干嘛?你以为还跑了你,待会一定收拾你。”野狐田笑着说。
  “我喝,”鸭屎说,同时他给小宋江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说话。
  酒过五巡,鸡头米站了起来,给鸭屎敬酒:“四爷,祝你事业蒸蒸日上,我先干了。”
  “慢着,”鸭屎装醉道,“你凭什么敬我?咱俩是一块入门的,我们应该一起敬大哥才是。来,大哥,我们一起敬你。”
  野狐田不敢怠慢,赶紧喝了。喝完后,野狐田带着酒劲说:“兄弟,近期有个小误会,我跟你解释下。”
  “大哥,咱们还能有什么误会,都是自家兄弟。”鸭屎笑着说。
  鸡头米立即跪下说:“四爷,我们几个手下,不懂规矩,竟然不知道西北边是四爷的地盘,得罪了四爷。还望四爷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有这事?”鸭屎问小宋江道。
  “四爷,我一直没跟你讲。是这样的,咱们手下也有几个新来的。只培训了手艺,没有培训其他的。他们不知道这里是大爷的地盘。追到了这里,就把东西又拿回去了。”
  鸭屎拍了下桌子,大骂小宋江道:“你胆子不小,不知道这里是大爷的地盘吗?”
  “我知道这里是大哥的地盘,但是几个兄弟不知道啊?”小宋江说。
  “我告诉你,湖西是师父的地盘,这里也是。钱从湖西到了湖北,就如从楼外楼到了望湖楼一样,都在师父兜里。你知道吗?”鸭屎对着小宋江骂道。
  “四爷,我错了。”小宋江说。
  “说,你错哪儿了?”鸭屎问。
  “我不该不管下属,让自家兄弟相残,如果师父知道,一定会重罚。这样祸起萧墙的事情,是不好的征兆。万一被李一刀知道了,他一定会分裂我们,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小宋江说。
  “好了鸭屎,你就别难为七弟了。是我们错在先。”野狐田打圆场说。
  “来人,将他们带过来。”鸡头米叫人将那三个执行任务的兄弟叫到了身边说,“四爷,任你处置。”
  日期:2018-04-22 20:19:40
  第238章 内部较量
  鸭屎走过去,给他们松绑。这三个根本不是新人,都是老人,是鸡头米一直带在身边的。他们当然认识鸭屎。
  鸭屎故意说:“你们都是新来的,估计不是很懂门规。都起来吧,不知者无罪。第一、不能兄弟相残;第二、不能在微山作案;第三、不能绝人后路。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四爷。”三个人齐声道。
  “咱们两边如果不走动,估计兄弟们都生疏了。大哥,你看这样行吗?我把我那三个犯错误的兄弟送到你这里来,你调教下。你把这三个兄弟送我那里,让他们认认门,也协助培训下我那边的人?”鸭屎说。
  “都是兄弟,客气什么,当然没有问题,我明天就安排。”野狐田说。
  “来,咱们兄弟们一起喝一杯。”鸡头米道。

  喝了这一杯后,鸭屎假装喝醉了。
  “四爷,咱们该回去了。”小宋江说。
  “不行,晚上在这歇息,明天早上再走。”野狐田说。鸡头米也拦着不让走。
  “师父明天要见四爷,如果在这里睡着了,师父怪罪起来,岂不是会说两位的不是?我带他回去吧。”小宋江说,“最近,我们身边的两个兄弟窃听机密,被我们当场给打死了。四爷正为这事生气呢。他拍着大腿说,要是好好审审,指不定审出什么主谋呢。唉,死了。四爷正生我的气呢。”
  野狐田自知这样不合适,于是就说:“你路上小心。最近化冻,湖里的冰变薄了,你一定多注意。”
  “好的大哥,六哥,我们走了。”小宋江说。
  鸡头米听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离开野狐田与鸡头米的房子不久,鸭屎就从小宋江肩上下来了。
  “四爷,你没事吧?”小宋江问。
  “没事,我就喝了一杯酒。”鸭屎说。
  他打开衣服,从胸口取出一个布包说:“其他的酒都在这里呢。”我酒量不行,所以一般带着这个,酒都吐这里了,不然就难以应付了。
  “哈哈哈,还是你厉害。”小宋江夸道。
  “这样教训一下,下次他们就不敢了。”鸭屎说,“唉,随着人越来越多,怀义堂的事也会越来越杂。以后,我也得小心为好啊。”
  “是啊,虽然大哥很客气,但是明显感觉他在防着我们。”小宋江说。
  “你说的是对的。我之所以与他们交换,就是看到了他这点。我就让他干脆看个够,彻底看个明白。不过,千万不要让他们的人知道通天鼠的事。他与通天鼠是死敌,万一他知道鼠还活着,那就真的糟糕了。”鸭屎强调说。

  “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小宋江问。
  “先派一组兄弟去上海碰碰运气。如今各地都不景气,上海可能有可乘之机。一定要小心杜老板的人,最好在一般的商户下手,取一杯饮。最好不要看出来,即便是看出来,也不要引起他们的小题大做。”鸭屎说。
  “四爷,”小宋江说,“我的兄弟里的几个人都对上海很熟。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个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