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玉贤表态支持。他很清楚方晟和徐璃有相似之处,徐璃心高气傲,冷面待人;方晟虽态度谦和,笑模笑样不轻易得罪人,其实内心也很骄傲,是一旦打定主意就很难改变的主儿。
  谈话结束,方晟立即叫上小司赶赴红河,途中说我已调到市委上班,安全问题恐怕不复存在,过阵子会把你安排妥当。小司淡然说了一个字,“好”。
  此时管委会阴云密布,从干部到职工都惶惶不安,如末日来临。见方晟出现全部安静下来,目光中饱含期待。还没来得及安抚大家,手机响起,居然是爱妮娅打来的,直截了当问:

  “在哪儿?”
  “红河管委会……”
  “等会儿,我马上到!”
  方晟心里一颤。
  自从爱妮娅被白翎嘴里的“有关部门”监控后,为避免麻烦两人完全中断联系,连短信、QQ都不敢说话。眼下虽说情况有所松动,但FBI情报专员的出现又增添新变数,面对面接触的确是最安全方式。
  看看手表,爱妮娅从机场或车站过来还得一个小时左右,方晟趁机将四位副主任叫到办公室简单了解情况,得知管委会还不知道继任者是谁。大家担心的是,之前由于方晟在银山市委的强势地位,得以协调、解决、处理大量事务,开发区蒸蒸日上一派繁荣局面。方晟离开后,新主任虽是副厅级却没进常委班子,份量大不一样,以罗世宽为首正府各部门会打击报复、穿小鞋,还有清理圈地遗留的后遗症,以及幕后隐藏的势力卷土重来,想想都胆战心寒。

  方晟透露新主任是京都空降干部,然后故作轻松说人家不远万里来红河不是度假,而要切切实实干一番事业,同志们要切实消除猜忌心理,踏踏实实、齐心协力做好本职工作。
  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觉跟在方常委——现在是方部长后面实在,好像天大的事都有方部长担着,以后大概……
  鲁荣说出大家的心声,安如玉微微低头眼圈泛红。
  方晟笑道每个领导风格不同,我刚开始来的时候大家也不适应是不是?经过磨合就行了,别杞人忧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再说了我又没出远门,还在银山工作,以后大家实在想得紧不妨召集起来一块儿吃饭。
  连哄带劝了二十多分钟才把几位打发走,没过几分钟安如玉又转身进来,没开口眼泪便扑簇簇直往下落,哽咽道:
  “我想离开红河,没有你的包容和耐心,我无论如何都呆不下去,请方部长答应我好不好?”
  方晟想了会儿,道:“我的确在帮你考虑出路,但需要时间。我前脚刚走,你后脚也跑了,便让人联想到一年前市纪委的碴儿。在此之前务必要安心工作,别得罪新领导,明白吗?”
  安如玉破涕为笑,擦干眼泪出去。一分钟后居思危进来,期期艾艾好一会儿,鼓足勇气说:
  “当初我是追随方部长来红河的,如今……我并非不信任新领导,但众所周知我是您的秘书,党政办又是管委会权力中枢,与其被人家赶下台,不如主动让位更光棍些……”
  居思危说得合情合理,方晟道:“好,我会放在心上。”
  接待了一拨又一拨人,等到爱妮娅推门进来时已说得口干舌燥。

  “都已宣布新岗位了,还赖在这儿干嘛?”她悠悠然关上门,坐到他对面。
  方晟赶紧拿自己的杯子为她泡茶,解释道:“新主任还没上任,我过来安抚下人心,顺便办理移交手续。发生什么事了?”
  小事不可能让堂堂省纪委书记奔波数百公里前来见面。
  爱妮娅脸色一整:“先说下前期处理情况。越越被赵尧尧带到香港,和楚楚一起生活;Phoebe已从美国转移到德国,我二姐全家在那边照料;手续方面,我大姐生的二胎顶替了Phoebe,做了一整套入户手续……”
  “你**很多心,尧尧也……也深明大义……”方晟叹道。
  “但詹姆士被灭口的后遗症还是出现了!日前FBI整理去年春节监视我国到访代表团材料时发现詹姆士没按规定上报数据,并报告特制相机被盗。当然在FBI看来只是小事,倘若詹姆士亲自到场说明的话,然而调查人员很快发现他失踪了,最后露面地点竟是香港!”
  方晟道:“昨天我去京都,白翎也说了相同的情况,并说FBI派了三位情报专员到香港暗访,现在最重要的是鱼小婷安全问题!香港不能久留,我觉得应该让她赶紧回内地,躲到……哪怕你老家黑潭山,那里山脉绵延千里,藏个十年八载都没事儿。尧尧周五回京都,我打算通过她传递这个信息。”

  “这正是我专程来的原因!”爱妮娅正色道,“之前白翎一直想抓捕鱼小婷,为何突然主动透露FBI前往香港欲对鱼小婷不利的消息?想一想背后的逻辑!”
  方晟闻言大震,呆呆坐在位置上,良久哑声道:“你……你怀疑白翎请君入瓮?”
  “如果我推想不错,此时香港边界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鱼小婷上钩!”
  “想不到……白翎心机如此深沉,居然利用我下套?”方晟简直难以置信。
  爱妮娅一笑:“你身边女人哪个天真单纯?不深沉,能撇开十处独自立下一等功荣升反恐中心副主任?以白翎的性格,不恨周小容,不恨徐璃、姜姝,将来即便知道Phoebe的存在也不会恨我,唯独鱼小婷不行,明白吗?这辈子她算跟鱼小婷较上劲了,甚至要亲手把她送进大牢!”

  方晟全身冰凉,大脑已失去思维能力,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猜,以鱼小婷的机警和赵尧尧的细致,早该把能想到的线索全部抹平,香港有世界第一流的清道夫,只要舍得花钱没什么办不到,”爱妮娅道,“当下形势一动不如一静,我甚至怀疑反恐中心已联系机场、海关以及相关国家高度警备,鱼小婷静静蛰伏在香港反而最安全——FBI手段再高明,能在数千万人口的密集地区挖出鱼小婷?”
  “听你这么一分析,倒让我放下心来,真是关心则乱啊。”方晟敲敲脑门道。
  爱妮娅也流露苦恼之色:“情况是愈发混乱了,FBI查不到詹姆士下落必定不会善作罢休;白翎于公于私都想抓捕鱼小婷;詹姆士和鱼小婷的秘密涉及到我;而我的背后恰恰是你……”
  “你和鱼小婷生养都大出我的意料,原本你俩从心理上极为抗拒,不打算要孩子的,”方晟坦率说,“但女儿已降临于世,我们就得对她们负责,哪怕付出再大代价也在所不惜!”
  两人默然对视良久,爱妮娅轻掠碎发,道:

  “周五遇到赵尧尧可以如实转述这些情况,也告诉她我的推测,到底选择哪套方案完全取决于鱼小婷,作为一名优秀情报人员,她深黯对手们的套路,也有自己的逻辑判断,我们这些外行的想法在她眼里说不定很可笑。”
  日期:2018-06-0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