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2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后方晟想跟徐璃通电话,可哪里有空档?许玉贤拉着韩青打牌,加上罗世宽、方晟四个人打对家,玩了两局吃晚饭,市委常委全体出席,席间自然觥筹交错、打不完的酒官司,大家都喝得非常尽兴。
  步出酒店大厅,姜姝磨磨蹭蹭想跟方晟一起回城,不料韩青眼尖一眼看到她,热情地要稍她一程,姜姝不便拂了组织部领导好意,别别扭扭坐上了车。
  目送韩青的车离开,方晟才悄悄问许玉贤徐璃的去向,许玉贤诧异地说你居然不知道?省正府副秘书长!
  啊!方晟怔了一怔,感觉这两天听到人事消息都出乎意料,定定神说怎么去那儿?正府办可不象组织部,成天忙得连轴转连完整喝一杯茶的闲暇都没有。
  也许……有人就希望她忙,忙得没时间休息最好。许玉贤含蓄地说。
  该死的冯卫军!
  方晟暗暗咒骂,赶紧岔开话题问许玉贤听说谁去管委会?

  许玉贤不经意说京都空降吧,中直机关出来的,没准是好事。他转而微笑道这次调整很突然,不过结果很好,官至厅级也没必要老呆在红河管那些具体事务,组织部是最适当的位置……明天到我办公室好好聊一聊。
  喝了酒不能开车,方晟便到市委宿舍楼凑合一晚,进房间后泡了杯茶准备理理思绪,赵尧尧打来电话,说后天也就是周五带楚楚回京都陪小贝,你也过去吧,有事情要商量。
  方晟正想跟通过赵尧尧向鱼小婷转达FBI的信息,一口答应。
  隔了会儿打电话给徐璃,手机关机,这个调整唯有她蒙在鼓里,一时不能接受也在情理之中。
  等到晚上十一点四十左右,他才拨通樊红雨的手机,对面传来疲惫无力的声音:
  “还没睡?刚洗完澡……”
  “以前朱正阳当区委书记可不象你这样忙法,是不是独揽大权,顺便把区长的活儿也干了?”
  “他那是甩手掌柜,我不跟他斤斤计较而已,”樊红雨没好气道,“新任区长从外市调过来的,情况不熟悉两眼一抹黑,我得多担当点,要不然辖内出了问题特别是江业新城,区委书记照样跑不掉。”
  “嗯,江业新城就是你的事,要帮我消除隐患,”方晟转入正题,“上次所说的新红农场那件事有没有进展?”
  “很难,事关国家安全是极为敏感的重罪,从劳改农场到监狱管理局以至于省司法厅都非常慎重,不敢轻易应允,答复是过阵子试试看,没多大把握。”
  “目前卡在哪个环节?”
  她叹了口气:“听说是这个罪名所有环节都很犹豫,宋远冬虽在宋家帮助下晋升常务副省长,对宋仁槿亲自打电话关照的事非常重视,但还是乌纱帽要紧,不会明目张胆叫手下违反原则……”
  “我很理解,可这件事是一个承诺,那个人如今生死未卜,我想……”
  “好吧,回头再催催宋仁槿……听说徐璃荣升省正府副秘书长,你接了她的位置?”

  “平级调动而已。”
  “有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她带着笑意问。
  明明很隐秘的事,为什么好像每个人都知道的样子?方晟郁闷地说:“工作需要!认识李景荣吗?他到管委会接我的工作。”
  “啊,是他呀……”

  “你俩认识?”
  “不熟,”樊红雨道,“好像在审计署吧,换届后逢人就吹是陈常委侄子,好高骛远、夸夸其谈,不象干正事的人。他到红河,嘿嘿嘿,你等着物色人过去收拾烂摊子吧。”
  方晟苦笑:“原来他早已恶名在外,今晚我该愁得睡不着觉了。”
  “过两年我到红河接替他怎么样?跟你一样解决副厅问题顺便进常委,没准到时离你更近呢……”
  樊红雨难得流露出亲昵撒娇的语气,方晟听得心中一荡,喜道:“好啊好啊,我敢打赌姓陈的顶多撑两年!这事儿你可得给宋家施压,早做准备。”
  “现在不能动,要等到陈景荣开始出岔子的时候,不然陈常委有多难堪啊,两任传统家族子弟干得风生水起,新生势力反而不堪重用,是不是很有讽刺意味?”

  “嗯……下周聚一下吧,好久没见了。”
  她似在沉吟,然后说:“下周一早上联系,如你所说其实我比以前闲了不少,经常见面是有可能的,前提你吃得消的话……”
  方晟大笑:“好好好,等到有一天我败在你手下再说。”
  第二天早上先来到组织部,徐璃办公室已收拾得干干净净,办公室主任说昨天上午省委组织部找她谈话后,随即回来办理相关手续,把私人物品打了个包,只跟许玉贤说了一下旋即离开。

  好一个干脆利落的女人,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上午与许玉贤谈了两个小时,主要是许玉贤说,方晟听,内容大都关于徐璃任内遗留的种种矛盾,还有急待解决的问题。徐璃原则性很强,但凡规章制度里明确的各项指标都确保在标准值之内,而且严厉控制副职和调研员、助理、享受相应级别办事员等职数,并有逐步收紧之势,令大批伸长脖子、苦熬资历的干部们晋升无望。
  以市财政局为例,三年前有五名副局长、两名局长助理、三名副处级调研员,还有一名享受副处待遇的工会主席,此外办公室主任也是党组成员,副处级。再加上总会计师、专职副书记、纪检组长,一个财政局副处级领导竟达15人!
  徐璃上任后采取副职只减不增和兼职原则,大力压缩臃肿庞大的领导干部队伍,到她昨天离开银山,市财政局副处级领导只剩下9人,其中工会主席退二线后由办公室主任兼任、总会计师下基层后由局长助理兼任,副处级调研员退休后不再增补。

  三年内徐璃在全市范围内清理掉八十多名调研员,减去一百多名副职,至于各单位申请中层干部享受领导班子待遇等报告基本不批,弄得基层和市直机关都怨声载道,指责组织部过于严苛。
  站在许玉贤的角度其实心态很矛盾。一方面他乐见徐璃牢牢控制领导干部职数管理,避免由此带来的扯皮、效率低下和人浮于事现象;另一方面他也明白官场之所以吸引大批精英,关键在于不停的流动和晋升,倘若上升通道受阻,长时间在碌碌无为有何乐趣?
  所以他希望方晟调整徐璃一刀切的生硬政策,既讲原则,也要有一定灵活性,该提拔照顾的还得松松口子,体现人文关怀。
  但方晟有方晟的想法,抱定主意不会完全附合许玉贤,只说要花几个月时间下基层密集调研,摸清摸透银山官场生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